|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章熱鬧

第一百五十章熱鬧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5 14:08  字數:3654

雖然正月里,千金堂里也恢復了正常營業,只不過較往日少了些,正好騰出功夫來。

劉普成早已經將工匠找好了,今日齊悅過來,便一起說了怎麼打通怎麼歸置。

看到根據自己那潦草的圖紙這些人就能想的這樣周全,齊悅又高興又敬佩,便放心的交給工匠們去辦,自己則將精力放在拿手的地方。

「我們千金堂呢主要是針對跌打損傷之症,這些癥狀多數是因為突髮狀況造成的,伴有大出血肢體斷裂,處理這種癥狀就是俗稱的重症創傷…」

齊悅站在講台上,用一根木棍進行講解。

牆上已經掛起來白板,木炭條也都削好了。

「…負責急救的人員接到通知趕到現場,首先要做的是排除致命致傷因素…不同的傷者有不同的移動方式,這一點至關重」

「.a果心跳停止,應該立刻就地進行心臟復甦和人工呼吸·.·創傷出血包紮止血…臟器脫落…」

「大家大致了解了一些,從今天起我將逐一詳細講解怎麼判定傷情以及每種傷情怎麼處理,首先我們要學的是生命體征觀測」

「..好,現在誰有什麼問題?」

屋子裡立刻舉起許多手。

「師傅,師父,瞳孔要是看不到怎麼辦?」

「師父,師父,您說的判斷但不診斷是什麼意思?」

鵲枝也在其高的,一旁的阿好看不慣伸手拉她。

「你幹嘛也問,有什麼回去再問嘛,讓他們先問。」她說道。

跟在齊悅身邊,阿好漸漸的又恢復了以往敢說愛笑的性子。

鵲枝知道阿好在少夫人身邊的地位,便嘻嘻笑著放下手。

「回去少夫人也怪累了,我不好意思去打擾她嘛。」她笑道。

這邊齊悅已經被問問題的弟子們圍住了。

鵲枝看著熱鬧的場面眉眼帶笑的吐口氣。

「跟少夫人出來真好,在家可沒這麼熱鬧過。」她說道。

「家裡也很熱鬧啊。」阿好說道,也看著那邊。

「家裡那種熱鬧啊..」鵲枝拉長聲調重複一句。

二人對視一眼,都明白其笑了。

「別說話,他們問的時候也聽著,會的加深一下,不會的正好不用再問了。」站在前邊的阿如回頭沖她們做個噓聲說道。

鵲枝和阿好吐吐舌頭忙不再說話了,專心的聽前面的問答。

阿好說的沒錯,家裡也很熱鬮,此時就在黃姨娘的院子里,響起了孩子的哭聲。

「袁媽媽,袁媽媽,你快放手你快放手,你嚇到燕兒了¨」常春蘭死死的拉住一個婦人的胳膊,流淚哀求道。

那婦人四十多歲,穿的灰藍衫,挽著元寶鬢,面白皮嫩,乍一看比常春蘭還年輕富貴。

「二少奶奶這話說的可誇張了,誰能嚇到小姐?小姐這樣子¨」她嗤聲笑道,一面伸手去扯燕兒臉上蒙的面巾,「¨嚇到別人還差不多¨」

燕兒越發哭的厲害死死的用手按著自己的嘴臉,只怕面巾被掀開。

「袁媽媽,你就看在我要死的人了讓姑娘多陪我一天再回去吧。」黃姨娘從屋內追出來扶著門喊道。

「姨奶奶,這話說的,外嫁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哪有想回來就回來想住著娘家就住娘家的道理?」袁媽媽笑道,鬆開了燕兒的胳膊,帶著幾分嫌惡拍了拍衣裳,「更何況¨」

她看著扶著門喘氣的黃姨娘。

「你是一個姨娘,我們少奶奶是定西候府的大小姐哪有陪你的道理?」她帶著幾分輕蔑笑道「罷了,二少奶奶身子尊貴我不好請,還是去跟侯夫人說一聲吧。」

她說罷轉身就走了。

常春蘭抱著哇哇哭的燕兒安撫看著那媽媽走了出去,忙起身追。

「袁媽媽,袁媽媽求求你¨」她這邊去追,燕兒陡然離開了娘哭聲更大,也在後面追。

常春蘭左右為難回身抱住孩子,只覺渾身無力跪地亦是放聲大哭。

這邊的熱鬧驚動了其他人。

二小姐三小姐聞訊而來看著這邊跪在地上哭的母女,那邊幾乎暈倒在門邊的黃姨娘,驚慌失措,喊著丫頭們將黃姨娘攙扶到床上,趕著人去請大夫。

「…是要接大姐你回去?」二小姐聽了旁邊丫頭的敘述,跟三小姐對視一眼,這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婆家來接,鬧著不回去還真說不過。

「大姐別擔心,姨娘我們會照看著。」二小姐輕聲說道,「這幾日你也看到了,姨娘身子好多了,只要靜心的好好養著。」

常春蘭抱著燕兒流淚不止。

「是啊大姐,你放心吧。」三小姐也跟著說道。

「不是,不是。」常春蘭再忍不住搖頭哭道,「他們¨他們要把我的燕兒送廟裡去…」

二小姐和三小姐大吃一驚,都看向躲在常春蘭懷裡的燕兒,但又都飛快的移開視線。

「怎麼突然¨突然要這樣了?」二小姐遲疑一下問道。

燕兒剛出生時就鬧過,聽說那時候是要將孩子溺斃的,但常春蘭硬是以死相逼,再加上那時候丈夫劉成陽力護妻女,才留的這孩子。

她不由再次看向那孩子。

因為飲食不便,這孩子長得瘦瘦小小,黃黃的稀疏的頭髮扎著,神態如同小鼠一般驚恐,此時死死的貼在常春蘭懷裡大哭,越發顯得令人生厭。

為了這個孩子,常春蘭時時刻刻在劉家抬不起頭,連個僕婦都敢大聲訓斥她。

都是為了這個孩子值得嗎?

要是當初溺斃了的話,今日也不會如此境地?

年少夫妻之情漸漸淡去,曾經著力相護她的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