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九章籌備

第一百四十九章籌備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4 08:37  字數:3842

對於買下兩邊的商鋪,劉普成說的很保守,其實動作很快剛過了正月初十,來說談妥了。

站在定西侯府少夫人的客廳里,胡三忍不住一邊說話一邊四下亂

屋子裡好暖和啊¨

香味也好聞,不想自己去那些城裡的大戶人家熏的香那麼沖·…

這麼多好看的丫頭們…

當然,還是阿如姐姐最好看¨

這個男人也好男人!.

胡三收起胡思亂想立正身子。

常雲成端著茶杯冷著臉看著這個賊眉鼠眼的男人。

「…說¨說因為東西多…收拾出來¨出來就得¨就得什麼時候了?」胡三越說越結巴,在常雲成的注視下冷汗直冒。

總覺的那邊坐著的男人手裡端的不是茶杯而是一把刀,隨時都能砍向自己的刀。

齊悅看出胡三的緊張,看了常雲成一眼,自己會客這男人也坐在這裡做什麼?

「你不是去母親那裡嗎?」她說道。

「現在還太早,母親在念經。」常雲成淡淡說道。

齊悅哦了聲。

「那你去裡面看會書。」她便說道。

這個臭女人!常雲成臉拉的很長。

「倒茶。」他將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說道。

這陡然的一聲讓屋子裡的人都嚇了一跳,胡三更是差點就跪地上。

哎呀這個臭男人!

齊悅瞪眼看他。

「給世子爺倒茶。」她說道,站起身來·「你跟我來這邊說。」

胡三遲疑一刻,天地君親師,師父為大,他頂著身後涼颼颼的視線跟著齊悅邁進了隔間。

常雲成吃了三壺茶之後,終於聽到那邊的男人說出告辭的話。

「師父,圖紙我拿去讓師父看看,不過我想也不用看,您說怎麼來就怎麼來好了。」

時時刻刻不忘拍馬屁,常雲成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目光落在桌子上擺著一串葫蘆上,小小的葫蘆雕出仙女花草等等圖案,塗上漆,再用紅繩串起來看上去精巧。

這種大街上一串三然送得出手!虧那臭女人還拿在手裡稀罕的什麼似的!沒見過世面的,要是看到清河王家裡的葫蘆還不嚇死她啊。

「阿如你和他一起去吧。」齊悅說道,「我再趕幾個圖紙。」

阿如應聲是。

「師父,你別太累了,慢慢收拾布置就是了」胡三忙說道。

阿如瞪了眼。

「走吧,怎麼話那麼多。」她低聲說道,伸手推了胡三一下。

「是·是,我不會說話,阿如姐姐多教教我..」胡三立刻說道。

這個順桿爬的諂媚小人!

胡三被常雲成看的連施禮都忘了,貼著牆角溜出去了。

常雲成終於覺得屋子裡清凈了,他吐了一口氣起身去凈房,走到半路又回來將那串葫蘆抓在手裡,這才大步進去了。

那邊談的很快,當天錢就付清了,房契地契也一鼓作氣全部辦好了。

因為正月不宜動土,興奮的齊悅便只能先打制各種器具。

「這東西是什麼啊?」常雲成看著手裡紙上的畫問道。

隔著炕桌·齊悅還在寫寫畫畫。

「哪個?」她聽見了探頭看,「哦,那是矯形外科用的鋸鑿銼。」

「什麼外科?」常雲成沒聽懂問道。

「矯形啦·就是骨科,治療骨頭傷的¨的¨專科。」齊悅說道。

「比如打仗的時候被砍斷腿,砸碎骨頭的那些傷?」常雲成問道。

齊悅點點頭。

「你可以治好?」常雲成忍不住坐正了身子,問道。

「那不一定,我又不是神仙,什麼都能治好,能治好的才會治好,不能治好的·就不能強求了。」齊悅說道·她咬著筆想了想,「不過戰場上骨科倒是次要·最關鍵是要止血防感染,屬於戰地急救¨哎呀¨」

她說到這裡擺擺手。

「你別總是跟我說話·我得快些畫完。」她說道,低下頭接著寫畫,「那些專科啊急救啊以後再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當下最要緊的是一先把器材備好,二就是培訓技能,沒有器材沒有人,我就是說破天,也只是聽個熱鬧而已。」

常雲成皺了皺眉,還是咽回去要說的話,接著低頭翻看齊悅畫好的那些。

兩盞燈照耀著二人,屋內很安靜,只有寫畫的和翻動紙張的沙沙聲。

「世子爺,少夫人,宵夜。」阿如進來說道,一面捧上兩碗甜羹。

「謝謝。」齊悅笑著伸手接過。

這聲謝謝讓阿如忍不住看了常雲成一眼。

她已經習慣了少夫人這樣說話,世子爺不會覺得

「嗯,知道就好。」常雲成接過話說道,自己也端起湯碗。

「誰謝你啊,自作多情。」齊悅瞪他一眼笑道。

「我吩咐讓熬得。」常雲成亦是瞪眼說道。

阿如看他們二人的樣子,不由抿嘴一笑,拿起托盤要退下。

「哦對了。」齊悅住她,「三少爺的宵夜廚房沒斷吧?」

常雲成拉著臉往嘴裡倒湯。

「沒有,按照少夫人你寫的那幾樣插花著做呢。」阿如笑道。

齊悅這才放心的點點頭。

吃完宵夜,常雲成看看滴漏,伸手蓋在桌子的紙上。

齊悅正拿起筆要寫,嚇了一跳。

「幹嗎?」她說道。

「睡覺了。」常雲成說道。

「你去睡吧,一晚上賴在我這裡,早該去睡了。」齊悅說道·用手撥他的手。

常雲成背著小手一碰,忍不住伸手握住。

齊悅騰地臉紅了,慌張的收回來。

「白天你也沒事,晚上別瞎忙了。」常雲成忍住再次伸手的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