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六章熱鬧

第一百四十六章熱鬧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3 14:27  字數:3118

加更,今明兩日我都加更,實在是不好意思,最近情節慢我寫快點,過度不可避免。

二小姐和三小姐不再看著小女孩,確切的說刻意的忽略她。

「..你去了倒是不失禮了,但母親知道會怎麼看你。」二小姐說道,「母親那麼不喜她,你卻往她身邊湊,這不是給母親添堵嗎?」

常春蘭嘆口氣坐下來,身後的小女孩緊緊的站在她身後,低著頭,無聲無息。

「夫家不喜,我這樣的都日子艱難,更別提她這樣連個娘家也沒的人…以前不覺得,現在我覺得她真是挺可憐的,二妹三妹,」她嘆息說道,「咱們都是女人,還是多體諒她一些吧。」

三小姐帶著幾分贊同點頭。

二小姐搖搖頭。

「大姐夫怎麼沒來?」她換個話題問道。

這個問出來,常春蘭的面上浮現幾分惶惶。

「他¨他有事就不來了。」她低頭說道。

二小姐問出這個話就有點後悔,大姐夫劉成陽性子木訥,對於愛好風雅的定西侯來說實在是不合眼,因此也不喜歡,再加上原本清貴的劉家走了霉運,老太爺得罪了皇帝被削了官職,這也連累的子孫仕途暗淡,劉成陽乾脆到現在還是童生連個秀才也沒考上,更是輕易不肯來岳丈家了。

「不如去看看三哥吧。」二小姐忙又說道。

「要縣試了,二弟學問好這次一定能含笑說道。

「是啊,原本學問就好,如今又為了姨娘,他這次也是拼了。」三小姐說道,嘆息一聲,「累的都病了。」

姨娘二字讓大小姐二小姐沉默一下,氣氛微微尷尬。

三小姐察覺自己的話題也不好,有些尷尬的一笑。

「都是我不好,大過年的見了你們,不僅沒高興,還弄得大家都唉聲嘆氣的。」大小姐說道,一面再次嘆氣,「怪不得父親不喜歡我,我真是晦氣的人。」

屋子裡的氣氛更悶了,內里黃姨娘的咳嗽聲傳來,常春蘭忙起身進去了,小女孩自然也跟著進去了。

二小姐和三小姐對視一眼,苦笑一下。

「大姐怎麼把¨也帶來了?」二小姐壓低聲音指了指內室。

三小姐知道她說的什麼往內室那邊看了眼,便飛快的收回視線,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吉利的東西,沖二小姐搖搖頭。

相比於這邊的沉悶氣氛,千金堂里一片歡騰。

「謝謝師父。」一個弟子從齊悅手裡接過紅包,躬身施禮大聲說道。

「新年好。」齊悅笑道,再次拿起一個遞給另外一個,「大吉大利。」

「謝謝師父。」那弟子高興又有些害羞的施禮說道。

劉普成在一旁含笑看著,忽見齊悅笑著走過來。

「怎麼?我也有啊?」他笑道。

齊悅沖他一仲手。

「老師,您是我長輩啊紅包呢。」她笑道。

劉普成哈哈笑了,果真從袖子里掏出一個放在齊悅手裡。

「新年好,大吉大利。」他學著齊悅說道。

齊悅恭敬的行禮拜謝。

「好了好了紅包發過了,現在檢查作業。」齊悅又說道,一面沖亂鬨哄說笑的弟子們拍拍手。

弟子們立刻都拿出自己縫合練習的皮子。

「哎呀我忘了帶了。」鵲枝說道。

「你守著我,什麼時候我都能看。」齊悅笑道,一面接過擠開眾人第一個站過來的胡三遞來的皮子。

「那,我現在在這裡縫合一下好了,回去少夫人還忙嘛,就不要你再費心了。」鵲枝笑吟吟的說道。

齊悅沒料到她如此好學也沒見她怎麼來練習竟然還敢現場縫合,帶著幾分好奇笑著點點頭。

鵲枝便看向那些弟子。

「哥哥們哪個借我一張皮子和針線啊。」她說道。

這一聲哥哥喊的一半弟子酥了身子,慌裡慌張的搶著給她拿東西。

阿好在一旁撇撇嘴。

「她是故意的。」她低聲對阿如說道。

阿如瞭然一笑。

「她就是愛出風頭倒也沒別的。」她低聲說道。

果然這邊鵲枝現場縫合,贏得了其他弟子的一片驚嘆,就連齊悅也很滿意的誇讚她,鵲枝笑的小得意滿滿。

「阿如姐,你的縫合術練的更好吧。」胡三撇撇嘴,又忙堆起笑對阿如說道。

阿如白了他一眼。

「不好。」她簡單答道。

胡三訕訕笑。

「那阿如別的都是最好的,反正…」他又說道。

阿好在一旁看著他眼睛亮亮。

「反正阿如姐姐是最好的。」她接過話說道。

「對對。」胡三遇到知音點頭如同雞啄米。

阿好被他逗得掩嘴笑,笑的阿如微微紅臉。

「你走遠點。」她瞪眼低聲喝道。

胡三笑著連聲應是果然忙忙的跑開了。

「阿如姐姐,他真聽你的話。」阿好笑的更厲害了,抱著阿如的胳膊低聲說道。

阿如臉更紅了,瞪了阿好一眼。

這邊齊悅檢查完弟子們的練習,狠狠的誇讚了一番,千金堂里的氣氛更加歡慶。

「還有個好消息。」待熱鬧過去,劉普成請齊悅吃茶歇息,一面說道。

齊悅眼睛一亮,也不說話伸手指了指兩邊。

劉普成便笑著點頭。

齊悅便哇哦一聲跳起來歡呼。

「多少錢?」她忙問道。

「正在談,可能要比常價高一些¨」劉普成說道。

「沒問題沒問題。」齊悅笑道「你們講好價格了跟我說。」

劉普成點點頭。

這個消息讓齊悅坐不住了。

「那我先回去了,」她說道,急忙忙的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