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五章庶姐

第一百四十五章庶姐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2 13:07  字數:2848

因為知道今日大小姐回來,二小姐和三小姐吃過飯便向謝這邊來了,結果來了說大小姐已經叩過頭了,夫人讓去黃姨娘那裡了。

看樣子這時辰也就是在外邊叩個頭的事。

二小姐嘆口氣。

「走吧,那我們也過去吧。」她說道。

「父親肯定沒見吧。」三小姐也嘆氣說道,「大姐真夠可憐的¨」

天上下起雪,姐妹兩個共撐著一把傘,僕婦丫頭遠遠的跟著。

「也許將來我們還不如她呢。」二小姐淡淡說道。

至少大小姐的生母與謝氏關係還不錯,而她們兩個的生母則恰恰是謝氏的眼/>

「姐姐多慮了,父親對我們還是好的,大姐主要是¨是¨」三小姐忙分辨,不知道是要說服二小姐還是要說服自己,「長的委實讓父親不喜一些,父親的脾氣咱們又不是不知道。」

「真是可笑,女人也就罷了,自己的孩子也講究相貌,大姐長得丑了些,父親就厭惡,再丑也是他的血肉啊,上次祖母過世,竟然還辦出不讓她來拜祭的事¨這樣豈不是斷了大姐在娘家的生路,黃姨娘以死相逼,又幸虧母親說了話」二小姐說道,將手的絞著,說到這裡她又嘆了口氣,「¨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母親很敬重,甚至不怕讓周姨娘不喜我¨我不過是想為自己將來的日子掙個舒心罷了¨」

提到這件事,三小姐也是嘆了口氣。

「上次不是因為,大姐那個孩子…孩子的事嘛,不吉利¨」她遲疑一刻還是又說道。

二小姐明白她的心情,她始終不願意相信父親竟然是這樣的無情,畢竟父親是她們的依靠,嘆了口氣,不願意再繼續這個話題。

「對了,三哥病了你知道了吧?」她說道。

三小姐點點頭。

「我早上親自去了,燒已經退了。」她答道說著又笑了下,「只是沒想到,大嫂她竟然還為了三哥出頭。」

「做做樣子又不打緊,誰不會啊。」二小姐卻帶著幾分不屑說道,「與她又沒什麼損失。」

「我覺得大嫂這人也許還是真的不錯¨」三小姐遲疑一下說道。

二小姐嗤聲笑了。

「她只怕自身都難保,你還指望將來她是咱們的依仗啊?」她笑道,「看著吧,新人就要進門了¨」

三小姐噓了聲,看向前方。

有二人並肩走來,亦是共撐著一把傘男的黑金大斗篷,女的大紅斗篷,一黑一紅再加上滿天灑下的雪白,看上去格外的悅目。

「大哥,大嫂。」姐妹二人側身兩邊,躬身施禮問好。

「去母親那了?」常雲成看著她們頷首回禮,一面問道。

「是,母親說這幾日應酬累了,歇著呢沒敢多留。」二小姐含笑說道,自始至終沒有看齊悅一眼也沒有和她說話。

三小姐倒是看了齊悅一眼,但遲疑一刻還是沒有說話。

「大姐回來了,在黃姨娘那裡我們過去看看。」二小姐接著對常雲成說道。

常雲成有些意外。

「大姐回來了?」他皺眉,「在父親那裡嗎?怎麼沒人叫我過去?」

「許是父親念大哥這幾日應酬多,想要大哥多歇歇,橫豎吃飯的時候自會見了。」二小姐笑道。

他們兄妹說的熱鬧,被忽略的齊悅沒有絲毫的不滿,安靜的聽著。

「我們去母親那裡。」常雲成說道,看了眼齊悅,見她把兜帽又摘下來了皺了皺眉。

「我們先告退了。」二位小姐忙說道讓常雲成和齊悅先行才邁步。

「既然家來了親戚,那我們就不用出門了吧?」齊悅問道。

與完全不認識的人說笑座談本就考驗齊悅的耐性而且關鍵是真的沒什麼共同語言,更無奈的是不管到哪裡都有人把她當神醫看待這個要診脈,那個要問葯,偏偏這兩樣,齊悅一個也不會,解釋也解釋不清,也不敢胡亂應付,最終還是常雲成解圍。

「她只會刀斧砍傷之類的診治,縫製傷口啊剖腹啊,要是有這個傷情了,儘管來問她。」他說道。

定西侯府的這些親朋好友自然是一般非富即貴的門庭,像知府公子那般倒霉遇上皮外傷的沒有幾個,頓時沒人再問了,不過卻有了另外的話。

「怎麼只會這些…」

「..可不是只有那些下賤人才會遇到這樣的血肉傷」

「..哈哈哈這可怨不得齊少夫人,誰讓她本就是那樣下賤出身呢…」

這些話多在婦人嫉妒艷羨恨人有笑人無心態為主。

「你可人緣真好,一個個都在為你打抱不平呢,覺得你好,我不好,」齊悅笑道,「我這朵爛秧子花長在你這超級牛糞上真是太可惜了真是太打擊人了…」

知道我多好了吧,別動不動的說和離

常雲成微微帶著幾分小得意,旋即又回過神。

「你才臭牛糞呢!」他抬手一巴掌拍在齊悅臀上,說道。

齊悅被他這突然的一及拍的位置嚇了跳了三跳。

「小混蛋。」她回頭罵道,青天白日知道他也不敢胡亂。

常雲成拍完了也愣了下,臉色不由微紅一下。

這個,他原本是要抬腳踢的,在邊軍習慣了,對付那些混人就是這樣抬腳踢屁股,他好歹臨時腳換了手…

跟女人是不能動手動腳的,尤其是還是那種地方

那種地方手感真好…

常雲成不由喉頭咕隆一下。

「我這個當弟妹的說什麼也要在家大姐,要出門你自己去吧。」齊悅瞪他一眼·沒有再追究這非禮的事,加快腳步前行。

常雲成回頭看了眼,跟隨的丫頭僕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