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三章新年

第一百四十三章新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1 01:44  字數:3732

齊悅在古代過的第一個新年到來了,忙過頭三天的各種祭祀家年等對於齊悅來說複雜的儀式後,就可以輕鬆一些了。

初請世子夫婦過去玩,也算是嬸娘招待晚輩,從西府二夫人家出來天已經黑透了,四處懸掛的都是大紅的燈籠彩條,閃閃亮亮相應煞是好看。

「下雪了。」齊悅看著天空紛紛揚揚而下的雪片抬起頭說道。

「戴上帽子吧。」阿如說道,一面接過小丫頭撐開的傘。

「不用,不冷。」齊悅說道,一面抬手感受雪片落在臉上化成水滴。

那邊,也快要過年了吧,不對,她來的時候就要過年了,算起來已經過去大半年了。

家裡少了一個人,爸爸媽媽這個年過的很寂寞吧.

雪片被傘擋住了,同時有人將帽子給她戴上。

「吃了酒,小心風寒。」常雲成說道,「你自己還是大夫呢,都不知道。」

齊悅撇撇嘴。

「哪有那麼容易感冒。」她說道,但沒有摘下帽子。

感冒?是她稱呼風寒的詞吧?

常雲成沒說話,但看著這女人沒想以前那樣故意和自己對著干,嘴邊忍不住一絲笑。

「大哥對大嫂真體貼。」送出來的常英蘭笑道。

哪有!

齊悅回頭看她一眼乾笑一下。

「那我就放心了。」常英蘭笑道,「大嫂·等正月你閑了教我做兩道拿手菜好不好?」

「好啊,學學這個也不錯。」齊悅笑道,一面打量她,這女孩子好像開始說親事了,一面湊近她壓低聲音,「俗話說抓住男人胃就抓住男人的心了,將來做好吃的給你相公,他一定很高興。」

這種話題對於小姑娘來說是很羞人的,尤其是如今家裡都知道她在說親事·過年走親訪友各種宴席也正是商討兒女婚事的大好時候,常英蘭這些日子已經被二夫人以及媽媽們提耳囑咐訓導好些事體,此時聽到齊悅也來說,頓時紅臉跺腳。

「大嫂,你也打趣我。」她搖著齊悅的胳膊,又哼了聲,看著旁邊明顯側耳聽她們說話的常雲成,「那大哥一定常吃你做的飯菜嘍。」

齊悅哈哈笑了,抬手戳她額頭。

「好了,快回去吧·我過幾日來玩。」她笑道。

東西二府的夾道上也掛滿了燈籠,前後的僕婦都提著燈,與的常雲成和齊悅保持一定距離。

「你會做什麼好吃的?別教壞了妹妹。」常雲成忽的說道。

齊悅撇了他一眼。

「瞧不起人啊。」她說道。

常雲成點點頭。

「看你在街上什麼都吃的那麼饞,就知道沒吃過什麼好東西,還會做?才怪呢。」他說道。

「哦,將我軍¨」齊悅看著他笑道,一面伸手點了點,「今天我就小露一手,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廚神。」

常雲成笑了,一臉不屑。

回到家先去定西侯和謝氏那裡問安·定西侯心裡有鬼能避免見齊悅就避免見,而謝氏則是根本不想見,於是夫妻二人難得統一口徑說歇了下了。

「¨吃得太飽了·做些清淡的,我想想啊¨」齊悅一邊往回走,一邊說道。

常雲成在後跟著不自覺的露出笑,又忙收起來,綳著臉一副渾不在意的神情。

「..家裡有蘿卜腌菜什麼的吧?」齊悅對阿如說道。

「有。」阿如笑道,「什麼都有,年貨齊齊的。」

「那我給我準備一些腌酸蘿卜,半隻鴨子·一些菌菇。」齊悅便板著手指說道。

旁邊的僕婦忙應聲去了。

「你等著吧。」齊悅沖常雲成晃晃頭說道

說罷便也向廚房去了。

看著齊悅帶著丫頭悠然而去·常雲成綳了一路的臉終於放鬆下來。

「倒知道我愛吃鴨子¨」他自言自語一句,終於忍不住笑散開了。

秋香幫著常雲成換上家常的衣服·看他進去洗漱了,才忙拉著鵲

「世子爺怎麼這麼高興?」她好奇的問道。

「少夫人給世子爺做宵夜去了。」鵲枝低聲笑道。

秋香恍然·掩著嘴笑。

「怪不得呢,這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呢,上一次世子爺特意給少夫人做了宵夜,這一次,少夫人主動給世子爺做宵夜,阿彌陀佛.」她合手念佛,一臉欣慰,「總算是好了,可千萬別再鬧了。」

鵲枝點點頭,一面飛針走線。

「你做什麼呢?日夜不離手的。」秋香好奇的問道,看著鵲枝手裡的針線以及膝上的一塊皮子…

做鞋嗎?這也不像啊。

「這個啊,是縫合術。」鵲枝帶著幾分小得意說道,「這個剪開,就好像人的皮膚被劃破了,我呢要把它縫起來,這樣傷口就能快速止血以及癒合。」

秋香聽的很是驚訝。

「就是¨就是¨阿好肚子上的那樣嗎?」她壓低聲音說道。鵲枝點點頭。

「哇,那很厲害啊。」秋香一臉驚嘆的說道,看著鵲枝,「你也學會啦?我以為只有阿如姐姐會呢。」

鵲枝手利索的完成一個br/>

阿如姐姐會?當然不是,她也會,不僅會,還要是做得最好的那一個,等著瞧吧。

齊悅在這邊廚房很快就將切好了蘿卜香菇,剁了鴨肉,焯水,開始熬炖。

「半路不要掀蓋子哦。」齊悅囑咐廚房的僕婦說道,「開了之後改小火就好了,到時候了我會讓人來取。」

廚房的僕婦忙應聲。

齊悅這才帶著阿如走出來。

「還沒炖好就聞著很香了,世子爺一定很喜歡。」阿如高興的說道。

「那當然·我的手藝,還真沒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