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一章後算

第一百四十一章後算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20 07:52  字數:3778

名門醫女141_名門醫女全文免費閱讀_第一百四十一章後算謝家的人看著常雲成一行人遠去了才迴轉。

大舅母一臉的欣慰急忙忙的要去看孫子,想到孫子又帶著幾分不滿。

「老夫人也是的,竟然這樣了都不見見月娘,更別說說兩句好聽話。」她低聲憤憤說道,目光看向不遠處老夫人的院子,那裡丫頭侍立安靜如常,「人家夫妻兩個和和睦睦的,她們母女到底是怎麼想的…就是再看不上人家,就為了咱們浩哥兒也得拉下臉啊,但凡拿出對待安老大夫那一星半點的態度,我就知足了,可她倒好,別說感謝了,還生生的打臉,我們浩哥兒在她眼裡算什麼啊…」

「母親,別說了,祖母她,自有考慮..」兆哥媳婦忙低聲說道,對於謝老太太,她倒沒有大舅母這般憤憤,反而覺得老太太有些…可憐….

這種被厭惡的人施恩的滋味是最難受的吧。

「這次我可不管她的考慮了,我如今只為我的浩哥兒考慮,那月娘我可是要大張旗鼓的感謝,等過了這幾天,浩哥兒安穩了,我好好的騰出心思安排,有這麼個親戚大夫,那個安大夫還算什麼啊。」大舅母哼聲說道,想起在安大夫家受的委屈,心裡恨得要死,「還有,那些大夫們都好好的給了診費了嗎?咱們家不缺錢,都要給的足足的,面上也要給足了,就是要讓世人知道,咱們謝家,知恩圖報謙遜有禮..」

與其說是給那些大夫面子,其實心裡要的是給安家難看罷了。

兆哥媳婦還不知道自己這個婆婆的心思,不由抿嘴一笑低下頭應聲是。

大老爺邁進謝老太太的屋子,謝老太太躺在卧榻上似是睡著了,大老爺看了一眼一旁丫頭,丫頭忙沖他做個沒睡的眼神。

「走了?」謝老太太閉著眼問道。

大老爺忙應聲是,躊躇一刻。

「母親,你看這謝禮的事…」他低聲問道。

謝老太太睜開眼坐起來,笑了笑。

「你那媳婦又在背後嚼念我呢吧?」她說道。

「這婦人好生無禮,母親放心,我一定好好的教訓她…」大老爺尷尬的說道一面施禮。

「行了,我懶得理她。」謝老太太吐了口氣說道,沉默一刻,「我不會送她謝禮的。」

大老爺一驚。

「咱們浩哥兒又不是她治好的。」謝老太太說道。

大老爺不由抬起頭,神色尷尬。

「她自己不也說了?是那些大夫的功勞,要說她的功勞,也就是說些話哄住了那些大夫們。」謝老太太緩緩說道。

大老爺微微有些失態,這..這..

「是。」他低頭應聲。

在大舅母刻意的安排下,那些大夫們都得了豐厚的診費,並且還有謝府管家親自上門答謝,這引起了很多關注,參與救治的大夫們雖然自持身份不會刻意去宣揚自己的功勞,但是其下的弟子們他們管不住啊。

弟子們驕縱真是讓人很頭疼的事啊….

很快這幾家大夫治好了連安老大夫都治不好的人的事便傳開了。

漸漸的關於這幾家大夫的事情是越傳越多,甚至到最後都傳說這幾個大夫曾經路遇仙人,得到了某某一項神技,日常只是深藏不露,其實是高人不露像,要不然那安老大夫不敢也不能救的孩子,他們怎麼就敢救而且還治好了呢…

事情越傳越廣,以至於那些曾經在這幾家醫館看過病的病人都開始跟著吹噓,好像自己能被這幾個大夫看病是幾世修來的福氣,在這裡看過病,也就是度了仙氣一般。

「你們不知道…我當初啊…」茶館裡,一個老頭說的口沫四濺,身邊為了一群聽得興緻勃勃的閑人,「咳的都快死了..扶著牆都站不穩,去找安大夫看,怎麼看都看不好,後來沒辦法來到徐大夫這裡,結果,一副葯就吃好了,真是神醫啊..」

四周人紛紛眼帶欽佩點頭。

「果然是神醫啊…」

旁邊一桌的幾個人聽下去了,忍不住拍桌子。

「這個老不羞的..哪裡就咳的要死了?不過是多吃了幾斤酒傷了嗓子,在咱們鋪子根本就不是看病,不捨得出錢,在櫃檯那裡瞎混,磨著撿葯夥計給他配一副能止咳的葯,誰敢給他配啊,最後還是跑到那什麼徐大夫那裡花了不到一文錢撈了幾把葯,就是不吃藥過幾天也就好了,這也成了神技了?」一個年輕弟子憤憤說道。

另個一伸手拉住他。

「算了,稍安勿躁,別惹事了,回去吧。」年長些的弟子說道。

幾人又看了眼這些依舊在說的熱鬧的人群,黑著臉起身走了。

如此這般的事便越傳越多,越傳越神,那幾個大夫的名頭便迅速的揚起來。

「他們揚不揚名咱們不在乎,關鍵是,他們揚名,竟然踩著咱們家的頭..」安小大夫面色鐵青說道,「父親,你沒聽見街上都是怎麼傳的,只要捧那幾個人一次,就必定踩咱們一次,這簡直欺人太甚了!」

安老大夫穩穩的坐在書桌前,翻看著手裡的一本書,神情淡然。

「本事不是捧出來的,同樣,也是踩不下去的,不用理會。」他說道。

「父親,這次都是那個定西侯府的少夫人故意的。」安小大夫沉默一刻,再次說道,「是她給這些大夫當眾宣揚,治好了謝家的孩子,狠狠的打咱們的臉,自來治病只是治病,她怎麼會如此鼓動大夫同行相敵?這簡直太過分了!」

安老大夫放下書。

「哦?」他帶著幾分好奇,「那位齊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