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九章度過

第一百三十九章度過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16:36  字數:3337

晨光照進屋子的時候,齊悅和大夫們正在輪班吃飯。

「你傻啊,你在這裡守著做什麼?」齊悅一邊忙忙的吃飯,一面對坐在對面的常雲成說道。

她嘴裡喊著飯,說這話往外掉飯粒。

常雲成放下筷子看著她皺眉。

「什麼樣子!咽下去再說話。」他低聲喝道。

齊悅撇撇嘴咽了下去。

「你別在這裡添亂了啊,快去找個地方歇歇,陪你外祖母說話也成。」她說道。

常雲成將一個湯碗遞過來,似乎沒聽到她的話。

齊悅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去接。

「我吃好了。」她放下筷子說道。

「怎麼能吃這麼快?」常雲成皺眉。

以前工作忙吃的泡麵都是沒泡好的,那才叫吃得快呢。

齊悅笑了笑說沒事,忙走出這邊的屋子,臨出門時又停下腳。

「你別在這裡了啊。」她再一次說道。

常雲成扭頭看她。

「你這是關心我?」他問道。

「我當然關心你。」齊悅立刻答道,哼了聲,「我還指望我治不好被你外祖母家人圍攻,你把我從這裡扛出去呢。」

說罷掀帘子急匆匆的走了。

「這臭女人¨」常雲成低聲說道,不過這一次沒有黑臉,反而是露出笑,一開始只是微微彎了彎嘴角,卻發現這笑怎麼也收不住,笑似乎從心底釀出來·擋不住的四溢,最終他只能借著往嘴裡大口大口的吃飯才能避免咧著嘴笑。

這邊的大夫們也都只是簡單的吃了口就過來了。

有凝神思索的,有提筆寫藥方的,更多的是站在齊悅身邊。

「針對這種病症,最關鍵是止血,減顱壓,免水腫。」齊悅說道,一面翻看這一天一夜所做的記錄,「我只能給你們指出這個方向·但是具體怎麼用藥,就靠你們了。」

認得病症卻不會用藥,真是奇怪的事,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個事的時候,大夫們點點頭繼續會診研究用藥。

「少夫人,少夫人。」門外傳來熟悉的女聲。

齊悅頓時面露喜色。

「阿如。」她忙喊道。

「少夫人我先消毒換衣服。」阿如在門外說道,聽得腳步聲向一旁去了。

太好了,總算有個幫手來了,齊悅舒了口氣,握了握拳頭。

天色再次黑下來的時候·院子里的火把又啪啪的燃燒起來了,屋子裡的人依舊忙碌著。

「三十六度三」阿如再一次報告體溫,一面在記錄下。

「心率次,無雜音¨」齊悅收起聽診器,再一次俯身對著嬰兒做人工呼吸。

查看了所有數據,齊悅給這邊的大夫們進行了病情彙報商討,聽完她的分析,大夫又進行瞭望聞問切,然後重新調整藥方。

「加減天麻鉤藤生地黃精…」其道,看向其他人·「諸位覺得可用否?」

眾人思索片刻,多數點頭。

「好,煎藥。」這個大夫便提筆寫藥方。

謝老太太已經被好說歹說請到屋子裡了·但是是這邊的屋子,而不是自己的屋子。

「來了個丫頭?來送藥箱的?」她問道。

兆哥忙點頭。

「那是她的…助手。」常雲成解釋道。

助手?是什麼意思?

屋子裡的人不解。

「已經帶徒弟了啊。」最終還是大老爺見多識廣,給大家解釋了,一面點頭,「這麼年輕就能帶弟子了,可見果然厲害啊。」

「厲不厲害的,也得等治好了才說。」二老爺說道,帶著幾分討好看向謝老太太。

謝老太太瞪了他一眼。

「就憑她敢這樣堂而皇之的接下·她就很厲害了。」她慢慢說道。

二老爺拍馬屁拍在馬蹄上·尷尬的咳了聲往一旁站了站。

「她一向膽子大。」常雲成微微一笑說道。

屋子裡的人都看向他,大家都是人精·還看不出這常雲成對自己媳婦的滿意,那就真成傻子了。

真是奇怪·不是明明很討厭這個乞丐媳婦嗎?

謝老太太自然也明白,看了眼常雲成,神情複雜,要說什麼最終沒有說。

「你母親還在安家呢?」她轉頭問兆哥。

兆哥點點頭。

「去請了,母親就是不肯回來¨」他說道,無奈又感動,「安大夫說了,讓她在那裡吧也好心安,他們會照顧好的。」

謝老太太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屋子裡重新陷入安靜,所有人的視線都不自覺的看向外邊,豎起耳朵,期待聽到那原本無望的好消息。

一夜似乎一眨眼就過去了。

燃燒了一夜的火把在晨光里顯得黯然了很多。

靠在廊柱上打瞌睡的丫頭一不小心碰了下頭。

「媽媽別打我,我不敢了。」她閉著眼就下意識的抱頭說道。

睜開眼才發現面前沒人。

小丫頭有一種逃過一劫的喜悅,咧嘴笑,一面蹭了蹭鼻子站好。

就在這時屋子裡傳出一聲喊。

「少夫人,體溫升了!體溫升了!」

阿如喊出這句話,眼淚都快出來了。

「真的,我看看。」齊悅從那邊奔過來,從顫鈄的阿如手裡接過體溫計。

值守的三個大夫搖搖頭,其手探那嬰兒的身子。

這不是一樣能看出那個什麼體溫嗎?只是用來做這個的?那麼精緻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寶石水晶做的¨

再仔細的摸出這嬰兒漸漸回暖的身子,幾個大夫也忍不住吐了口氣·都覺得心跳加速,真的¨真的做到了嗎?

真的可以嗎?真的可以治好安老大夫說的不可救治的病症嗎?

那些輪休的大夫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