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八章蠱惑

第一百三十八章蠱惑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0  字數:3072

看著屋子裡低聲交談紛紛搖頭的大夫,齊悅一咬牙做個了決定。

「安大夫說不可救治,所以不來看了。」她大聲說道。

此話一出,滿屋子的大夫嘩然。

常雲成面色也有些意外,看了齊悅一眼,要說什麼又最終沒說,只是穩穩的站在一旁。

「什麼?安老大夫說不能治了!」

「天啊,那我們來做什麼!」

「他老人家都說治不得,我們怎麼治的!」

大夫們一個個神情激動。

怪不得呢,這謝府家門突然請了他們這些大夫來,這善寧府稍微有點地位的高門大戶哪個不是只肯守著安家的大門,請不到老的,小的也爭搶¨

原來是人家都說不治了.

所有大夫的臉色頓時都黯然下去,那麼他們還在這裡丟人現眼做什

齊悅看著他們,對他們的心思一眼明了。

「而且,安大夫還說,熬不到晚上。」她說道。

當然,這話不是安老大夫說的,而是安小大夫說道,說的也是熬不過今晚,但他們都姓安,不到和不過意思也有些相似,她打個馬虎眼也不為過。

大夫們更是搖頭嘆氣。

「但是,你們可以看到,這個嬰兒·現在怎麼樣。」齊悅伸手指身後大聲說道。

大夫們一愣,順著她的視線看去。

那個被木板以及枕頭擺出奇怪姿勢的嬰兒,雖然緊閉雙眼,呼吸急促,但的確真真切切的活著¨

那意思就是¨

眾人不自覺的看向齊悅。

「意思就是,安大夫說的不一定就是真的,就是定論。」齊悅深吸一口氣,微微抬頭說道,「我們醫者·本就是要謹守本心,不是別人說什麼就聽什麼,誰也不可能什麼病症都會治,亦然誰也不可能只守著自己會治的永不接手不會治的,會還是不會,能還不是不能,對於我們來說,應該是不存在的界限,我們要考慮的只是怎麼治,有位前輩曾說過·這世上原本就沒有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這治病也是一樣,試想古時人知道病的最初,不是也都不會不懂嗎?但是還是有神農氏嘗百草去試了,所以才有了今天我們的醫術經驗方葯,如果,當初有人說那個病不可治,人人就認同而不再嘗試,那麼今天我們又怎麼會傳承到這麼多的醫術?」

她一口氣說完·看著屋子裡已經聽得有些呆住的大夫們,又微微一笑。

「再簡單點說,」齊悅的目光掃過這些大夫·「安老大夫說不能救治的人,你們治好了,這種感覺不知道是怎麼樣的.」

這話讓在場的大夫們驚愕的神情變得活動起來。

她在說什麼?她知道她說的什麼嗎?

這¨這¨

這還沒完,齊悅又接著開口了。

「我覺得這種感覺一定很棒!喂,你們這些大夫是不是經常被人拿來跟那個安什麼的大夫對比啊?嘖嘖¨」她搖頭看著這些大夫,眼神同情,「不到萬不得已,那些高門大戶世家貴族沒人會找你們看病吧?就是找了你們也會說什麼安老大夫怎麼樣吧?」

事實的確如此·在場的大夫不由微微臉紅。

「技不如人·沒什麼好丟人的。」有人沉臉說道。

這個女人,怎麼說話這樣難聽啊?

罵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

她倒好,專門揭短打臉啊。

「這位大夫說得好。」齊悅沖他大聲笑道·還拍手鼓掌,「敢承認不如人就是一種勇氣!值得可敬!」

可敬你的頭,誰想要這種可敬!

那大夫臉色更黑了,甩袖就要走。

「承認技不如人沒什麼,我也承認,我就不如你們,你們會的我都不會,」齊悅接著笑道。

那大夫本想走,卻又忍不住想要聽聽這女人到底還能說什麼。

「但是,有一件事,我永遠不承認。」齊悅收起笑,目光看著這些大夫,「那就是勇氣。」

勇氣?

大夫們看著她。

「我永遠不承認,我會因為膽小,因為技不如人,因為別人已經下了定論,就連試一試的膽量都沒有!」齊悅說道。

齊悅說完這句話,不再看這些大夫,而是轉身再次俯身到嬰兒身前,大口大口的重複對口吹氣。

屋子裡一陣沉默,那些原本要走或者已經轉身的大夫竟然都站著沒動。

「這個,既然你說是內出血,我覺得要以治肝為本。」一個大夫忽的說道,並轉身提筆寫藥方,「我先開個藥方試試。」

「不對,不對,我覺得應該祛痰為先。」另一個大夫也說道,一面捻須沉思。

「此兒氣血未堅,臟腑甚脆,屬稚陰稚陽,神昏抽搐,氣血逆亂,當祛血瘀要緊。」

「..阿膠養血補肝,黃芪党參淮山藥益氣」

「…怎麼能不加仙鶴草?」

「…倒是田七更好…」

「….我覺得必須添上水蛭,消淤腫.」

齊悅因為不斷的人工呼吸已經頭昏腦漲,聽不清這些大夫們討論的是什麼,就算聽清了她估計也不懂,她站起身稍微喘口氣,沒有回頭看一眼這些陷入熱烈討論爭執她能做的就是指明方向,至於如何對症用藥就靠他們了,她再次俯身吹氣。

屋門外亦是站滿了謝家的人。

謝老太太坐在圈椅上,裹著厚厚的披風。

因為她不肯去旁邊的屋子等·所以大老爺大舅母等人也只得陪在這裡。

所以方才裡面的話大家都聽到了。

「這些庸醫行不行啊」大舅母皺眉說道,一面焦躁的看向門外,又低頭對坐著謝老太太說話,「母親,不如我親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