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五章玩笑

第一百三十五章玩笑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0  字數:3600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舅母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人家竟然點頭接住了,她反而不知道說什麼好。

大夫這種行當哪有女人家去做的?接生婆才是女的吧,再說就算是某家女子懂些醫理,那也不會這麼直白的說我是大夫,最多說略懂一些,這女人.不過這也正常,一個無父無母的乞兒懂什麼啊。

「是啊,月娘醫術很好,在我們永慶府很有名。」常雲成在一旁跟著說道。

這一次不止大舅母,聽到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這邊齊悅沒理會她們的反應,用小包被擋著認真查看了孩子,眉頭漸漸皺起來。

腹瀉?倒是有些像…但是也不像…

「那個咱們進屋子去,這裡風大,沒法仔細看。」她抬頭說道。

大舅母等人此時也回過神了。

「不用了,不用了。」她淡淡笑道,「已經看過大夫了,吃著葯呢,不敢勞你費心,快些回家吧。」

齊悅哦了聲,既然病人家屬沒有求醫,她便不能強硬的要診治。

「大夫怎麼說的?」她還是有些忍不住問了一句。

「是嘔瀉之症,讓為孩子暖暖肚,吃了些湯藥。」兆哥媳婦不知怎的答了,答完了才忙去自己婆婆·果然見婆婆白了自己一眼。

「已經吃了幾天葯了吧?嘔和拉肚的次數一天超過三次了嗎?」齊悅問道,又低頭看眼包被裡的孩子。

「吃了葯了,都要好了,一天也就拉個兩次而已,沒有吐,沒事沒事,你們快走吧。」大舅母打斷齊悅的話,笑道。

這說話間,孩子已經不哭了·閉上眼睡了。

「哭鬧半日了,睡了,快帶孩子進去吧。」大舅母說道。

兆哥媳婦不敢不聽,忙應聲進去了。

「走吧。」常雲成說道。

齊悅哦了聲,又看了眼已經走進門裡的抱著孩子的女子身影。

她總覺得這孩子的癥狀特別熟悉,好似在哪裡見過,不過她接診的病症多了,看起來熟悉的自然也多了。

「要是吃幾天葯還不好的話,你們建議大夫查查別的原因,我覺得也許不是腹瀉。」齊悅說道·收回視線。

大舅母笑了笑,客氣而疏離。

馬車晃動遠去了,謝家門前的人紛紛迴轉。

「相公。」兆哥媳婦從一旁轉出來,嚇了兆哥一跳。

「你怎麼還沒回去?母親不是說了嗎?好好帶浩哥兒回去睡。」兆哥拉下臉說道,一面看了前方一眼,那邊父親母親被僕從擁簇著一邊說笑一邊走進去了。

「我覺得心裡不踏實。」兆哥媳婦說道,一面低頭看懷裡的孩子,「已經吃了好些天的葯了,還是這樣,不見好」

兆哥聞言也皺眉·低頭看了媳婦懷裡的孩子,這個孩子來的也艱難¨

「安小大夫不是說了,這孩子秉性弱·在養養吧。」他說道。

「世子爺既然說了,那少夫人是不是真的是大夫啊?」兆哥媳婦忽的問道。

兆哥神色有些糾結。

按理說,常雲成絕對不是說瞎話人,但是

「真是可笑。」大舅母一邊走一邊對身邊的人說道,「沒娘的孩子金貴,我們有娘的孩子就不金貴了?拿我們孩子賣好,也太欺負人了,還跟老太太說什麼神醫·直接讓老太太一口啐了回去·又來我這裡,欺負我不敢啐啊¨」

馬車上常雲成看著皺著眉頭的齊悅。

「不要多想。」他躊躇半日·有些生硬的開口說道,「大舅母一向不喜我·自然也不會喜你。」

齊悅被他說的笑了,又帶著幾分好奇。

「不喜歡你嗎?我以為你是你外祖家的香寶寶呢。」她笑道。

常雲成嗤聲一笑,靠在車廂上,卻什麼都沒說。

雖然什麼都沒說,但齊悅可以感受到他那低落鬱郁的情緒。

沒娘的孩子像根草¨這首歌不由自主的在心裡滑過。

「我沒想這個。」她笑道,「你也知道啦,我這人,別人喜不喜歡我,跟我有什麼關係。」

常雲成看向她,扁了扁嘴。

說的那樣篤定,你也知道¨我怎麼知道,我才懶得知道你

「我是在想,那個孩子的確不太像腹瀉那麼簡單。」齊悅說道,眉頭又皺起來,旋即自己又笑了,「也是我多想啦,你們這裡的大夫怎麼也比我強…」

常雲成看向她。

「|你們?」他忽的問道。

齊悅打個機靈,渾身汗毛倒豎。

「對啊,你們善寧府啊。」她神情自然的介面說道,一面看著常雲成,眼神沒有絲毫的躲避。

常雲成哼了轉開頭不再理會她。

「哎,對了。」齊悅又想到什麼說道。

常雲成轉過頭,看到這女人眼睛亮亮的打量自己。

「你怎麼又坐馬車了?你不是懶得看到我。」齊悅笑道。

他們好像因為那夜的意外事件吵架了吧?什麼時候這小子又爬上馬車了?

「我的車。」常雲成伸手拍了拍車廂,淡淡說道。

「那我去騎馬。」齊悅笑道,果真起身就向外挪。

這女人一向敢說敢做…

「胡鬧什麼!」常雲成說道,不由也跟著起身,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一個裝樣子一個則當了真用力這麼一拽,人便跌過來靠在他身

「我說笑呢,我才沒那麼傻。」齊悅忙笑道,一面忙忙的起身要坐開。

自從那一夜起,對於和常雲成這樣親密的接觸,她總有些不自在。

常雲成卻沒鬆開她,反而用力攥緊,將齊悅擁在身前。

「喂,非禮勿為啊。」齊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