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三章冷待

第一百三十三章冷待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0  字數:2777

>齊悅站起身自己走到常雲成身邊坐下來。

謝老太太的臉色更難看了。

「我讓你坐了嗎?」她猛地喝道,「真是沒規矩!」

齊悅嚇了一跳,常雲成也面色難看的站起來。

這老太太倒是中氣十足,哪裡像有病的樣子。

「外祖母。」常雲成開口喊了聲。

「瞧你那沒出息樣!」謝老太太瞪他喝道,「一個大男人家,長輩和媳婦說話,關你什麼事!」

常雲成被喊的尷尬無語。

齊悅忍不住笑了,果然是謝家人啊,喜怒毫不掩飾,看來那謝氏深得其母真傳。

「你們都出去吧。」謝老太太直接擺手趕人了。

常雲成看了齊悅一眼,見這女人面上絲毫沒有惶恐不安,反而帶著些許笑意似乎在看事不關己的熱鬧。

對她來說,這些喜怒已經無所謂了么?

常雲成深吸一口氣。

「外祖母,月娘醫術高超,讓她給你診診脈。」他說道。

「你瘋了嗎?」謝老太太問道,一面沖他招手。

常雲成不解但還是依言走過去。

謝老太太拉住他的手上下打量他。

「我看看你還是我的外孫常雲成嗎?」她說道,「怎麼這次儘是說些奇怪的話?」

常雲成頓時黑臉。

齊悅再忍不住低下頭笑。

「外祖母,我沒說笑。」常雲成帶著幾分隱忍的煩躁·說道,「你要不信,去我們永慶府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謝老太太不咸不淡的哼了聲。

「我可沒那閑工夫。」她靠在椅背上,「你這趟是要來看我,就好好的看我,咱們祖孫兩個好好說話,你要是有別的心思,那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她嘴裡說你要有別的心思·眼卻看得是齊悅。

很顯然,那別的心思的幕後主使自然是齊悅。

不知怎的,看著常雲成複雜的臉色,齊悅突然有些同情,所謂的里外不是人,就是他現在這樣吧。

「外祖母,世子爺,我先告退了,來的路上顛簸,還真有些不習慣·想要歇息一下,方才外祖母已經把地方安排好了,多謝外祖母體恤。」她含笑說道,一面低頭施禮。

這句話也是在對常雲成解釋,常雲成的看向她。

齊悅抬起頭沖他微微一笑。

常雲成轉開視線。

「那你快去吧。」謝老太太說道,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看著齊悅退了出去,然後再看常雲成,抬手打了他一下。

「外祖母。」常雲成皺眉喊道。

「瞧你那沒出息樣,沒見過女人啊?」謝老太太瞪眼說道·說這話再次抬手去戳常雲成的額頭。

常雲成側身躲開。

「外祖母,我都多大了。」他皺眉說道,有些無奈·但神情卻是很柔和。

「多大了也是我的外孫。」謝老太太說道,一面轉頭對旁邊的丫頭說道,「去,請夫人少夫人小姐們都回來吧,那個礙眼的走了,咱們自家人好好說話。」

常雲成眉頭皺起一直未有放下,外邊說笑聲傳來,得知齊月娘要來拜見而退而不見的女眷們又進來了·室內一下子又熱鬧起來·他不由看向門外,透過那些逐一進來的婦人女子們·似乎看到那個女子孤獨離開的背影。

吃晚飯的時候沒有人來請齊悅,阿如站在門口·臉色很難看。

「這就是謝家的待客之道嗎?」她抬腳就要出去理論。

齊悅仲手拉住她。

「你說對了,這還就是謝家的待客之道。」她笑道。

「少夫人。」阿如難掩氣憤,「咱們走,不吃她家的飯。」

「你錯了,咱們吃的不是她家的飯,是¨世子爺。」齊悅笑道,按她坐下來,「咱們走了,打的不是謝家的臉,是世子爺的臉。」

阿如聽了自然也明白這一點。

「雖然世子爺楞拉我來有失考?p>牽鋝恢劣謔苷餳邪迤!逼朐眯Φ饋?p>

阿如看著她,神色緩和下來。

「少夫人,你能這樣蘀世子爺著想,真是太好了。」她說道。

不知怎的,聽阿如這樣說,齊悅竟忍不住微微臉紅了下。

「這也不叫蘀他著想嘛,正常的人都會這樣想的。」她站起身借著活動手腳背對阿如說道。

說著話門外有謝家的僕婦送飯菜過來了。

熱熱鬧鬧的擺了一桌子。

「哇,還不錯啊,真豐盛。」齊悅笑道,一面招呼阿如,「正好,咱們吃個自在飯,省的那些有的沒的賠笑說話。」

阿如笑著過來了,她知道少夫人高興就是高興,不高興就是不高興,絕不會強顏歡笑。

「好啊,嘗嘗這謝家的廚子手藝怎麼樣。」她說道,舀起筷子幫齊悅布菜。

聽得裡面傳來的說笑聲,侍立在外謝家僕婦忍不住對視艱,這都還笑的出來?這少夫人不會是個傻的吧?

謝家前廳的宴席正熱鬧,酒席過半,小戲台上鑼鼓敲成一片,兩個小戲子正將跟頭翻得花一般,引得謝家的孩子們叫好聲不斷。

常雲成看著戲台,神情卻有些游離。

「你小時候最愛看外祖母家請的武戲,還和兆哥兒偷偷的在後院里練翻跟頭,結果摔的頭都破了¨」謝老太太笑道。

「還有這事?」常雲成收回神笑道。

「成哥兒都忘了¨」坐在謝老太太一旁的一個中年婦人含笑說道,「三妹妹為此還把家裡的下人好一頓罵,嚇得我們兆哥兒再也不敢玩翻跟頭了。」

常雲成笑了,另一邊的一個與他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也笑了。

「我現在可不敢跟弟弟比了·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