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二章紊亂

第一百三十二章紊亂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12 13:43  字數:3818

名門醫女132_名門醫女全文免費閱讀_第一百三十二章紊亂齊悅差點被憋的暈過去,這混蛋根本就不會吻啊,那是啃啊。

好容易啃到別處去了,齊悅大口喘息。

「常雲成,別讓我瞧不起你。」她狠狠喊道。

沒有掙扎,也沒有像上一次那樣襲擊,她就一動不動,似乎是順從了這男人的動作。

常雲成停下動作,氣息依舊急促。

垂下的半邊帳子光線昏暗,這麼近的距離,反而看不清對方的臉。

「又怎麼了?」他啞著嗓子低聲問道。

「你說怎麼了?你在幹什麼?」齊悅咬下唇喝道。

這個動作又讓常雲成一陣血氣翻騰,他控制不住手上用力攥住這身下的細腰。

「廢話,自然是夫妻該乾的事。」他低吼道。

「夫妻該乾的事?你覺得跟你我有什麼關係?」齊悅亦是低吼道,「起來,別讓我瞧不起你。」

話說到如今,常雲成的**消下去了。

「鬧夠了沒?」他壓住沒由來的怒火喝道,「還沒完沒了了?」

「誰跟你鬧啊?」齊悅亦是喝道,「合著別人打你幾耳光,將你任意羞辱,你還會高高興興的跟人相親相愛去?你犯賤我不管,反正我他娘沒那麼賤!」

常雲成憤怒的起身。

「你什麼意思?」他喝道。

「我沒什麼意思。」齊悅坐起來,整理被揉的凌亂的衣衫,「只不過說事實而已。」

「事實就是你我是夫妻!」常雲成咬牙喝道。

「你在這種事上知道你我是夫妻了?」齊悅嗤聲笑了,看著他說道。

「齊月娘!」常雲成一步過來,伸手抓住她的下頜,咬牙喊了句。

齊悅抬著頭,燈光下神情沉沉,眼中滿是不屑鄙夷以及憤怒。

四目相對一刻。

常雲成鬆開手,在她身邊坐下。

「月娘。」他喊了聲,聲音放緩,「不鬧了好不好?」

齊悅嘆了口氣。

「常雲成,我真沒鬧。」她說道,聲音也放緩。

這真不是鬧不鬧的事,而是…而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常雲成看著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齊悅不由渾身僵硬,下意識的就要抽回,常雲成用力攥住。

這個男人這樣..她還真是不習慣,只覺得渾身不舒服…

他要是打啊罵啊喊的,反而要好些。

這樣…這樣也太..奇怪了。

「月娘,以前的事,過了去再說什麼也沒用,以後,我保證不會了。」常雲成沉聲說道。

齊悅只覺得渾身發毛,她不由外後靠了靠,驚訝的看著這男人。

這男人說什麼?她沒聽錯吧?

「你說過去了就過去了?籬笆上打個釘子,拔出來,籬笆難道就又完好如初嗎?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小孩子才去接呢,更何況,已經打了這麼多巴掌了…」她說道一面轉開視線。

身邊的男人沉默一刻。

「那你想怎麼辦?」他低聲問道。

「我們好說好散,和離。」齊悅忙轉頭說道。

這句話出口,常雲成的臉色瞬時一沉,同時齊悅覺得被常雲成握住的手巨疼。

她不由啊的呼痛出聲。

常雲成甩開她的手起身走出去了,暗夜裡屋門開合的聲音格外大。

屋子裡恢復了安靜,齊悅坐在床上,卻覺得心亂如麻。

這個男人…不會真的想要和齊月娘過一輩子吧?

當然,這句話有語病,他們本來就是夫妻嘛,只是,不是一直都想休了她嗎?

難道又不想休了?

不會真喜歡上這個齊月娘了吧?

那她不是慘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齊悅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聽得門輕響。

又是驛站又那麼多護衛,能這樣輕輕鬆鬆進這個屋子裡來的只有常雲成了。

齊悅不由攥緊了身前的衣襟。

腳步聲沒有過來,屋子外間亮著的燈被吹滅了,然後聽得悉悉索索被褥展開的聲音,透過帳子借著外邊燈籠的光看到那男人側身在靠門的小床上躺下了。

齊悅輕輕的吐口氣,閉上眼。

第二日上路,世子爺和少夫人之間的變化立刻引起了注意。

「世子爺騎馬了?」饒郁芳稍稍掀起一點窗帘,低聲說道。

一旁的婦人忙湊過來看。

常雲成披著大厚斗篷催馬向前而去,很快到了車隊的前方,離開了她們的視線範圍。

「坐車悶了吧?」婦人說道,「世子爺是武將,坐車反而不習慣吧。」

悶了?或者說覺得一起坐車的人悶了?

饒郁芳又看向前面的車,方才上車時好像看到少夫人的臉色也不好。

姨母說了,這次本沒有少夫人一起來的,看來是她硬跟上來的,世子爺到底是煩了吧…

一路疾行,途中更衣的時候,饒郁芳本想再觀察一下,但常雲成和齊悅都沒有讓她靠近,最終無果,不過這也讓饒郁芳更加肯定了猜測,這二人昨晚一定是有事,而且不是什麼好事。

車隊在午後駛進了善寧府城,謝家已經接到先頭小廝的報信,派出人來接。

讓饒郁芳遺憾的是,常雲成只讓隨侍的親信護送自己去驛站,人卻沒有再露面或者問候一兩句,就跟著謝家的人徑直去了,更別提邀請自己去謝家。

饒郁芳掀起車簾向後看著那走去的車隊,高頭大馬上的男人被眾人擁簇著。

不過,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再見了吧。

再見的時候,就能堂堂正正抬頭挺腰的站在他的身邊了。

饒郁芳嘴邊帶著一絲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