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章同行

第一百三十章同行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10 09:40  字數:4172

謝氏看著這穿著粉色花卉交領長襖披著淺藍鑲邊翻毛斗篷的饒郁芳,溫柔嫻雅,看在眼裡心裡舒坦。

「順路的事,也省的你姨母操心了,她身子不好又趕上過年家裡事也多。」謝氏笑道,攜了她的手,讓她站在自己身邊,一面看向常雲成走來的方向。

這邊饒郁芳也跟著看過去,先看到常雲成,待要害羞的迴避視線,卻看到了跟在常雲成身邊的女子,神情微微一怔。

那女子….就是那少夫人么?

她不由凝神看去。

齊悅今日因為要出門講課,不願意在千金堂那些弟子面前打扮的太華麗,所以穿的很簡單,頭髮也是簡單的挽起來。

這個女人,穿著打扮還不如一個丫頭,饒郁芳不由愣了下,不是說是個美人嗎?

齊悅這時候用另一隻手擰常雲成的腰。

「小混蛋。」她低聲罵道。

常雲成也不回身,另一手反手打了下齊悅作惡的手。

「你敢胡鬧試試。」他亦是低聲喝道。

這混蛋可是腦子不正常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他不怕丟人她還怕呢!

齊悅恨得咬牙還是老實了。

還治不了你了..常雲成嘴角微微一翹笑了,此時也站定到謝氏等人面前。

饒郁芳不敢多看,低下頭迴避。

「母親。」常雲成帶著笑喊道,同時鬆開了齊悅的手。

「母親。」齊悅只得微微低頭說道。

謝氏看到兒子想笑,但看到齊悅實在是笑不出來,所以神情很是古怪。

「你來了,這是你..妹妹。」她乾脆轉過頭看饒郁芳,對常雲成介紹道。

從哪裡冒出個妹妹?

常雲成有些奇怪的看過去。

饒郁芳低頭施禮。

「世子爺。」她低聲見禮。

常雲成微微點頭還禮,便不再看她。

「母親,月娘聽說外祖母身子不適,所以也想要去看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的沒。」他看著謝氏說道,眉宇間皆是歡悅。

謝氏和齊悅都被他的話嚇了一跳。

齊悅瞪眼看著常雲成,被他豐富的想像力震驚。

謝氏則兒子要帶著這個女人踏入謝家門的震驚。

一定是這個女人聽說了故意硬要粘上來的!

好賤婢!

場面一時冷了下來,常雲成有些意外,怎麼..怎麼母親的神情跟他想的不一樣?

這樣,齊月娘也不能討得母親一點點歡喜嗎?

饒郁芳察覺到氣氛不對,也有些驚訝的不解的抬起頭,這一次便看清了眼前的少夫人,不由也露出驚訝。

慵妝素服,雲鬢單束,脂淺粉淡,盈盈韻致,難以言表。

果然…美人…

饒郁芳最終還是只能感嘆這個詞。

「你外祖母有請先太醫院的掌院診脈的。」謝氏強忍下恨意,淡淡說道。

這也是兒子對外祖母的關心,不能當面斥責無辜傷了他的孝心,等背後再細細給他說吧。

兒子還是太心直了,不知道這女人的心眼彎彎繞繞。

「多一個人看也是好的。」常雲成見母親沒反對,心裡放心了,含笑說道。

「我覺得還是那掌院什麼的看比較…」齊悅在一旁忍不住插話。

話沒說完,常雲成轉頭看她,眼神威脅。

齊悅咽下了話,好吧,你看得起我,到時候失望了可別怪我。

「好了,不早了,你快去吧。」謝氏說道,一眼也不想看著這女人,恨不得她立刻走,但想要她要是立刻走是和兒子一起走,心裡頓時又恨不得他們不走。

可是探親的事已經安排好了,不去也不行了。

都是這個賤婢!

謝氏再次恨恨看了齊悅一眼。

齊悅自然看到她的眼神敵意,撇撇嘴,你那寶貝兒子以為誰稀罕呢。

「這是你嬸娘姐夫饒家的妹妹,從這裡到善寧府的驛站,然後回京城去,你一路上照顧好她。」謝氏拉過饒郁芳對常雲成說道。

是饒家的人啊,常雲成這才知道這個妹妹是哪裡來的妹妹。

見他看過來,饒郁芳不由心跳加快,低下頭再次施禮。

「有勞世子爺了。」她說道。

自己曾經在他面前說過話,雖然沒見面,但聲音應該還記得吧….

不過令饒郁芳遺憾的是常雲成最終也沒說出哦是這個妹妹啊那句話。

「好,我知道了,請嬸娘放心。」常雲成說道,再次沖謝氏施禮,「那我們去了。」

他沒有再看饒郁芳一眼,轉身走開了。

饒郁芳和謝氏告辭向自己車上去,眼角的餘光看到那少夫人推了常雲成一下,而常雲成反手抓了她的手,親自扶她上車…

這是打情罵俏么..

當著這麼多人面的…

哪裡有傳說中的半點厭惡不喜歡…

饒郁芳心裡不由微微的酸澀。

也是,那樣的美人,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呢?

她坐進車內,車簾放下來,擋住了視線。

四輛馬車並十幾眾人馬駛出了定西侯府。

謝氏一直站著看不見馬車才迴轉身。

「這個女人可真是千般萬般的算計…」她喃喃說道。

蘇媽媽嘆口氣。

「偏她打著好理由,世子爺又記掛老夫人…」她低聲說道。

謝氏停下腳步。

「不能再等了,得快點讓新人進門。」她說道,吐了口氣,「去,請侯爺回來,跟他說他那厲害兒媳婦出門了,不用躲了。」

蘇媽媽忍著笑應聲是。

「常雲成,你外祖母的病我可真不會看,我不會診脈什麼的。」齊悅坐在馬車,對著常雲成瞪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