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九章不依

第一百二十九章不依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09 10:37  字數:4258

齊悅的課上午下午各一場,好讓弟子們輪換,而她講課之餘便跟著劉普成學辯葯。

「娘子其實是很懂醫理的,只是不會用藥,所以那些望聞問切就罷了,要緊的是學葯吧。」他說道。

在學葯的間隙,齊悅又畫了一些器具要胡三去打制。

「這是上次製藥的時候用的鍋碗瓢盆?」胡三看著圖紙驚訝的說道,「師父是要多多的製造那些葯嗎?」

這句話把劉普成也吸引過來,上一次那用針管打進人體的葯起到的效果讓他震驚,那麼小小的一管子葯,竟然會那麼快的起效。

要是都用上這種葯的話,那對於那些因為攔截不及的突發病症將是一大剋星。

「那種葯,以後再說吧。」齊悅笑道,「我還是覺得,吃的湯藥更好一些。」

胡三嘿嘿笑了。

「哦,師父其實還是不願意承認那種葯是吧?」他笑道。

齊悅也哈哈笑了。

「我還是覺得保險一點好,萬一出了什麼事…」她說道,想起什麼一拍手,「對了,老師,下次我們再接危重病人的時候,要給他們下病危通知書籤下免責文書什麼的,免得在遇到這樣不講理的病人家屬,就是告官的話咱們也說得清,免得污了咱們的名。」

劉普成笑了。

「大夫的名只有自己能污,單靠幾句話幾件事是污不了的。」他搖頭笑道,「這個無須擔心。」

古代的大夫靠的是病人口頭相傳,靠的是紮實的醫術,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齊悅便點點頭不再強求劉普成,對於這樣一個以救人命為最大的大夫來說,要他還沒救治就考慮患者死後怎麼辦實在是太為難了。

「不過,齊娘子你說的住院診療我覺得很好,我打算在這裡收拾出幾間屋子當做病房。」劉普成又說道。

齊悅眼睛一亮。

「啊太好了。」她高興的喊道,轉身審視這裡的院落。

千金堂因為是治療跌打損傷為主,雖然在這一行頗有名氣,但畢竟不算什麼大醫館,院落並不大。

「最好再擴充一下,既然要住院,還要有專門的消毒室。」齊悅一邊四下看一面規劃,「還要有手術室…」

「那這地方可不夠。」劉普成含笑說道。

齊悅皺眉點點頭,她的視線落在兩邊。

「這旁邊是做什麼?」她問道。

劉普成一愣,知道她的意思了。

「這個…」他遲疑道,「都是積年的店鋪,只怕不好說。」

「先試試,不行的話,咱們再去外邊買。」齊悅笑道,這個念頭一旦升起,便越想越激動,「也許可以辦個現代模型的醫院….」

醫院?是太醫院么?這個他知道,只是現代…

「什麼叫現代?」劉普成虛心求教。

齊悅訕訕笑了。

「就是我的一個師父說過,也是藥鋪,但是跟醫館藥鋪又不太一樣的那種。」她捉摸著說道。

劉普成對於她師父的事很感興趣,但這姑娘不說,他也不好問,此時聽她說來,不由也有些激動。

「是什麼樣的?」他忙問道。

是什麼樣的..齊悅嘆口氣,帶著幾分追憶,看向晴朗的天空,一時間似乎時空轉換,她又回到了現代,就站在醫院裡,四周的是熟悉的嘈雜的一切….

齊悅回到家是吃晚飯的時候,常雲成坐在屋子裡看書。

齊悅和他打個招呼,他嗯了聲算是回禮。

這簡單的嗯一聲已經算是稀罕事,看起來他心情不錯。

不過鑒於已經有了教訓,齊悅是絕對不會再上前和他多說話,要搬走這裡的事還是再放放,或者直接等定西候回來,真是笑話,休書白紙黑字的砸在臉上,說沒事就真沒事了嗎?

常雲成有些不悅的將書扔下,聽著那邊齊悅和丫頭們嘰嘰喳喳的說笑。

有什麼可說的,不就去了趟藥鋪嗎,哪有那麼多可笑可說的,一個藥鋪而已….

「世子爺,可以擺飯了嗎/?」有丫頭請示道。

常雲成嗯了聲,站起身走出去了。

一直等到飯菜都齊了,齊悅還是沒過來。

「少夫人呢幹什麼呢?」常雲成忍著氣問道。

秋香忙腳不沾地的出去很快就回來了。

「少夫人說在外邊吃了,所以就不吃了。」她小心的說道。

常雲成狠狠的攥起筷子,重重的夾起盤子的菜。

「要做的事好多好多啊。」齊悅在燈下伸個腰,激動的說道。

阿如側頭看她在紙上寫畫的東西。

「這是床嗎?」她問道,一面又端過來一盞燈。

「是啊。」齊悅點頭說道。

「那這下邊是什麼?」阿如伸手指了指。

「是輪子啊。」齊悅說道,「這樣床可以讓病人移動方便些,咱們這裡是看跌打損傷的,病人的話都是行動不便的,這樣的話,不用三四個人抬來抬去,就一個人推著就行了。」

阿如聽了想著那樣子便點頭笑。

「少夫人怎麼想到的?真厲害。」她說道。

「哪裡是我想到的,是我常見的..」齊悅說道,話說一半,見常雲成掀帘子進來了,忙咽下到嘴邊的話。

「你下去吃飯吧。」齊悅說道。

阿如點點頭,又對堂屋裡的常雲成施禮,退了出去。

「在外邊吃什麼?」常雲成問道。

齊悅剛低下頭接著寫字,聽他問便抬起頭。

「也沒什麼,就是胡三買了一些小吃,我跟著吃了些。」她說道。

胡三?又是那個賊兮兮的男人…

常雲成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