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五章慢來

第一百二十五章慢來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06 10:18  字數:4212

齊悅愣住了。

怎麼好好的,又變臉了?

「你有什麼看法,你說啊,說出來大家商量啊。」她一巴掌拍開常雲成的手,「別這樣不尊重。」

「我沒什麼看法。」常雲成淡淡說道,「收拾東西,回去。」

他說罷握住齊悅的胳膊就走。

齊悅一把拽住桌子不邁步。

「少來這套,我才不會去你那破地方住。」她喊道。

常雲成回頭看她,冷冷一笑。

「是破地方啊?」他重複一遍,手上力度加大,「住還是不住,由不得你做主。」

他稍用力一帶,齊悅被拽了過來。

這好好的又是怎麼了?

「你到底怎麼了?」齊悅跌在他身前,只得伸手撐在他身上,又是急又是氣的問道,「你這人最討厭的就是這個,你想什麼說出來啊,總讓人猜很煩的!有什麼不能說的!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你別在我跟前一驚一乍的行不行!」

「不行。」常雲成依舊淡淡,看著齊悅笑了笑說道。

又是這種笑!夜貓子笑!

「那好,你說,你想怎麼樣?」齊悅深吸一口氣,忍著情緒問道。

「我不想怎麼樣。」常雲成笑道,轉身向外走去,當然,齊悅被他牢牢抓在手裡。

院子里阿如等丫頭都嚇呆了。

「世子爺。」阿如站出來,攔住常雲成,「你..少夫人她還沒休息好…」

鵲枝嚇了一跳,天啊,阿如這是瘋了嗎?敢去攔世子爺?

她正驚愕著,身邊一直見人就躲的阿好也跑了過來,站在了阿如旁邊,雖然沒說話,但行動表達了阻攔。

好吧,反正自從來了這少夫人身邊,就沒遇上什麼事是正常的。

鵲枝嘆口氣跟著站過來。

看著三個丫頭擋住路,常雲成也不惱怒,笑了笑。

「收拾東西,你們少夫人還沒休息好,所以趕快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他說道,然後抬腳邁步。

「我不去你那,常雲成,這不是你一直的心愿,你妹的,你如願了還發生什麼瘋!」齊悅腳底打滑推著常雲成的胳膊喊道。

常雲成腳步一停,深吸一口氣。

「你妹的..」他重複一遍,點了點頭,「好,很好..」

他轉過頭看著撲騰的齊悅。

「怎麼?不想走?」他問道,似笑非笑,一面活動下另一隻手,「要不,我幫幫你?」

齊悅立刻想到那次被這小子抗在肩上,他可真敢,自己可丟不起那人!

「世子爺,你到底想怎麼樣?」她吐口氣,緩和語氣說道。

「不怎麼樣啊。」常雲成笑了笑道,再不說話,轉頭大步前行。

他要是硬走,三個丫頭哪裡真能攔,只得眼睜睜看著一臉憤怒的少夫人被世子爺拉走了。

「那個..」鵲枝看了看還愣著的兩個丫頭,開口提醒道,「咱們收拾收拾?」

阿如嘆口氣。

「這..這..世子爺親自來接少夫人回去,這是好事啊。」鵲枝又笑道。

雖然這氣氛一點也不像好事….

可是這真的明明是好事啊,以前世子爺都不許少夫人進院子,少夫人想盡辦法進去了,到底還被趕出去,可是再看看現在,可是世子爺親自來拉少夫人的…..

這才半年而已,世子爺和少夫人之間的關係轉變真是讓人欣慰啊。

但很顯然自己的感觸並沒有得到認同。

「阿如姐姐..」阿好一臉擔憂的看著阿如。

「看來又有少夫人煩的了。」阿如說道,嘆口氣,擺擺手,「走一步說一步吧。」

這..這有什麼好煩的!

能被世子爺親手拉著進自己的院子,夢裡都要笑醒了,還煩!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當這個消息被傳出去後,很多人第一個念頭就是這般。

有人歡喜有人愁,除了齊悅氣急敗壞外,謝氏亦是如此。

「夫人,你別急,世子爺這不是沒辦法嘛…」蘇媽媽忙小心的勸道。

謝氏手拄著頭靠在炕桌上,似乎頭疼的厲害,長長的指甲將額頭掐出青紫的印子。

「不用自己騙自己了。」她說道,依舊垂著頭閉著眼,「當初真不該讓女人住進他的院子,弟妹說得對,這孤男寡女的….那女人又是花樣百出,成哥兒他一個根本就沒經過女人的人,怎麼能…」

說到這裡再也說不下去,長長的指甲將額頭掐破。

蘇媽媽哎呀一聲,忙伸手拉下她的手。

「不是的,夫人,世子爺這是看在侯爺的面子上才這樣的。」她忙說道。

「就算是。」謝氏坐正了身子,依舊眉頭深鎖,「我這心裡還是不踏實….」

「所以,饒家姑娘的事,要儘快辦了。」蘇媽媽含笑說道。

提到饒家姑娘,謝氏面色好了很多。

這個才是她滿意的姑娘…

「侯爺真的躲出去了?」她問道。

蘇媽媽點點頭。

「帶著朱姨娘那的素梅去的,說過兩天就回來,過年的事要夫人你費心。」她低聲說道。

這個無情無義又窩囊的男人!

謝氏狠狠的攥起手。

「躲什麼?有什麼好躲的!休了她又怎麼樣!」她氣道。

「夫人,現在是休不得,沒個理由,侯爺才不會去報到朝廷呢。」蘇媽媽低聲說道,一面倒茶幫她順氣,「夫人,這事急不得,世子爺如今才得了聖眷,萬事要小心,這女人的事,說小是小,說大那便是大,真要被有心人利用了,對咱們世子爺那可是…」

謝氏吐了口氣,身子軟下來靠在引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