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四章進退

第一百二十四章進退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05 10:37  字數:4109

休書….

定西侯心裡哆嗦一下。

這也是收賭債來了么?

「休書?什麼休書?」定西侯一臉不解的問道。

裝傻?齊悅有些傻眼,她猜想了很多種定西侯的反應,只是沒想到定西侯竟然直接裝傻。

也虧他使得出來!

『姘好說的什麼休書?」定西侯已經換了一副驚愕憤怒的神情。

「侯爺。」齊悅有些無奈的笑了,說道,「其實我不是來質問侯爺什麼的,這休書的事咱們可以商量一下,結果一樣,但是形式最好變一變,比如和離¨」

「月娘,你不要說了,這件事我一定會好好的查一查,一定會給你個說法,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天誰也別想欺負了你。」定西侯大手一揮,果斷的要結束這個話題。

齊悅有些急了。

「侯爺,白紙黑字的都寫了,連你的印信都蓋了,怎麼能就這樣算了?」她說道,「侯爺您男子漢大丈夫,說出的話砸在地上一個坑。」

那是那是,定西侯忍不住有些得意的笑,不是,不是,他忙又收住笑。

「月娘,哪有這回事?你是誤會了,看錯了。」他收正神色整容說道。

這才叫睜眼說瞎話,齊悅可算是見識到了,一時間她張大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怎麼會看錯?侯爺,你別開玩笑了,我親眼看了。」她皺眉說道。

「哪有?在哪?」定西侯整容說道·伸手,「我看看,哪個膽子大的敢假冒我的印信?」

「常¨世子爺撕了。」齊悅說道,「不信你叫他來,他也看到了。」

定西侯第一次覺得自己這個不招人喜歡的嫡子做了件貼心的事。

「月娘,撕了就是沒了,沒了就是沒了,你不要多想了,你這幾天這麼累·快好好的休息休息去,什麼事都不要操心。」他語重心長說道。

什麼叫沒了就是沒了?

齊悅看著定西侯,她也是成年人,哪裡不知道這位侯爺心裡的想「侯爺。」她不由嘆口氣,說道,「其實,我不敢保證次次都能救活人,這種事,說到底還是賭運氣了,但是我不能做到見死不救·所以,我會惹到很多麻煩,這一次僥倖沒有給侯府帶來麻煩,但是下一次,下下一次,總會惹來麻煩的…」

她說道這裡時,有人唰的掀帘子進來了。

「世子爺來了。」同時有小廝急忙忙的喊聲。

帶著一身寒氣的常雲成站定了。

「雲成你也來了,吃過飯了沒?」定西侯忙笑道,一面帶著幾分打趣,「這才一會兒沒見·就跟著媳婦來了?」

齊悅和常雲成臉色都僵了僵,這跟這個有關係嗎?

「還沒吃呢,父親也沒吃呢吧?耽誤父親用飯了·我們先告退了。」常雲成說道。

好兒子好兒子,定西侯忍不住滿臉的欣慰喜悅,連連的點頭。

「好好,快,月娘辛苦這麼幾天了,快去吃飯,讓廚房做些好的。」他說道,迫不及待的端茶趕人。

「我吃過了」齊悅說道·開什麼玩笑·她還什麼都沒說呢。

常雲成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轉身就將她拉了出去。

他們前腳走·定西侯後腳就忙忙的吩咐人。

「快,快·收拾東西,我去燕雲湖的莊子上住兩天去,正是賞湖的好時候。」他說道。

這個大冬天的賞什麼湖景…小廝們一頭霧水,但這個愛好風雅的侯爺的審美思維都與他們這些俗人不同,眾人不敢怠慢,忙忙的傳話收拾各種帶要去的物品準備馬車挑選跟去的人腳不沾地。

這邊齊悅被常雲成拖出定西侯的書房。

「你幹嗎?」齊悅用力的掙,卻掙不脫,常雲成鐵了心一般死死的攥住她的手不放。

齊悅的力氣在他眼裡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你又弄疼我的手了!」齊悅氣憤不已,任誰被打亂原本設想好的事都會很生氣。

她乾脆緊跟上幾步,擋在常雲成身前,用另外一手去抓常雲成的常雲成任她動作。

「就你那力氣,掰開了才怪。」他看著這女子氣急敗壞的樣子,忍不住笑道。

齊悅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襟。

「很好玩是不是?」她看著他,眼睛紅紅,不知道是熬夜熬的還常雲成的笑收了起來。

「你們這樣耍我很好玩是不是?」齊悅看著他,她的聲音並沒有提高,語調也慢慢的,「看著我跟狗一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很好玩是不是?高興就給了笑臉不高興就冷臉相對很舒服是不是?」

常雲成看著她,沒有鬆開手,反而握緊了,另一手蓋上了她揪住自己衣襟的手。

「我知道,我清楚的很,我在你們家是死乞白賴的,很討厭,我也覺得討厭,我很抱歉,我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出去後人生地不熟的怎麼辦,我就沒臉沒皮的賴在你們家,你要相信,我比你們還難受。」齊悅看著他接著說道,「現在好了,你們也說出來了,我也準備好了,大家好聚好散,這樣玩有意思嗎?」

常雲成依舊不說話,只是握著她的手。

齊悅胸口劇烈起伏,似乎積攢的鬱結悶氣得以舒緩。

「還有你,你又裝什麼淡定呢?」她用力要甩開常雲成的手,卻是無果,「敞開說話,就那麼難嗎?大家明明白白的坐下來好好說不行嗎?一驚一乍一喜一怒的鬧什麼?很有意思嗎常雲成等她說完。

「好。」他點頭說道。

「好什麼好?」齊悅一口氣說出來這麼多,心裡稍微舒服些·喝道。

「敞開說話,坐下來好好說話。」常雲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