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一章可能

第一百二十一章可能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4-03 08:55  字數:4136

晨光照進屋子,劉普成進來,看到一個弟子正將葯鍋里的湯藥倒入另一個弟子撐著的白布上。

葯汁濾下在小盆里。

「齊娘子,你看還要再煮嗎?」弟子捧起小盆跑到齊悅身邊,低聲問道。

齊悅正俯身小心的在桌子前,從胡三拿著的小盆里刷水滴。

「再加藥渣添水煮半個時辰。」齊悅認真的看了眼藥汁說道。

兩個弟子應聲是忙去了。

「齊娘子這是?」劉普成看著屋子裡,入目都是熟悉的物品,但卻偏偏看起來很古怪。

那個鍋上為什麼壓了重重的石頭?

肉湯的氣味彌散在屋子裡。

還有這奇怪的刷水滴的行為…

「我需要蒸餾水..」齊悅說道,一面站起身來,看了眼下面小盆不一半的水,「再蒸。」

胡三點點頭,捧著盆放在了一旁的炭爐上。

一夜未睡,再加上集中精神,大家的眼中都布滿了紅絲。

「傷者怎麼樣?」齊悅問道,揉了揉眼稍微緩解下。

「不怎麼好。」劉普成說道。

齊悅並沒有驚慌失措,反而笑了。

「看來我得加快速度了。」她說道,握了握拳頭。

到了中午的時候,劉普成等人看著齊悅將稀釋比例不等葯汁裝在小瓷瓶里,一個個繫上不同顏色的帶子作為標記。

兩個弟子搬來蒸籠,逐一擺上去,擱進臨時架起的大鍋里。

這個大鍋。鍋里套鍋,蓋上蓋子,又壓上石頭,鍋蓋鍋體處裹上一層層被打濕的白布。

「半個時辰。大家離遠一點。免得鍋炸了。」齊悅說道。

聽她這樣說,大家嚇了一跳,忙後退。

「不過,千萬別炸..」齊悅又忍不住合手求神佛保佑喃喃說道。

「老師,現在去傷者傷口上割下些腐肉來。」她又說道。

劉普成應了聲,看著那大開的鍋,聽著內里砰砰的響聲,心裡有些害怕。

「這是…」他忍不住問道。

「試圖高壓滅菌。」齊悅笑道,帶著幾分自嘲。

劉普成沒覺得好笑。反而很認真又敬佩的點了點頭,在他心裡越發好奇齊悅的師父了,那個人。該是一個怎樣驚世駭俗的高人啊。

腐肉被戴著手套的齊悅認真小心的剪成一塊一塊。

「大家過來。」齊悅說道。

立刻眾人都圍過來。

「你們一個人看一塊。」齊悅說道。

大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還是各自選了一塊認真的看,就好像眼前看的是世上珍稀美玉寶石一般。

「記住你們各自看到的腐肉的狀態。」齊悅說道,「等過了今晚,再拿出後,你們要看出有沒有變化,這個,只能靠大家的眼和記憶力了,也是最終能不能找出有效注射液的最後一步了。」

她說到這裡停了下,看著更加認真去看腐肉的弟子們。

成敗就看這最後一步了。如果明天沒有找到的話…

齊悅深吸一口氣,那就失敗了,再沒有時間供她試驗了。

她自己低下頭,也認真的看著一塊腐肉,要把它牢牢的印在腦海里。

「少夫人。你看這溫度夠了嗎?」另一個弟子守著一個木箱子。四周以及下邊都放了一堆的炭爐。

齊悅忙走過去,將手伸進去探視溫度。

大概也許差不多了吧。

「好了。」齊悅說道。

逐一將腐肉放入瓷瓶里。每個負責自己那塊的弟子繫上各自標記的帶子,齊齊的擺放在木板上抬了過來,放入木箱中。

一條厚厚的被子將木箱蓋住。

做完這一切,弟子們臉上帶著緊張又激動,他們這一天一夜做了好些奇怪的事,但願,能夠創造出奇怪的結果。

相比於這邊需要不斷加熱的炭火,獵戶所在的屋子則不停的有冰塊送進去。

「戴好手套,尤其是手上有外傷口的,千萬別接觸以免被感染。」齊悅走進來看著忙著給獵戶護理的阿如等人,笑道,「我那邊可是只能做出一人份的葯哦。」

阿如等人聽了都笑起來,從寬大的口罩後發出的笑聲沉悶,但落在心裡卻是十分的悅耳。

常雲成站在院門外聽著裡面傳出的笑聲,停下了邁出的腳。

她…正高興的時候,見了自己,也許會想起不高興的事,還是算了吧….

他轉過身要走,身後門響,到底是忍不住轉過頭,看見齊悅走出來,正伸手做個十分不雅的舒展動作,見自己看過來,齊悅的動作微微一停,但很快她又接著動作,視線也從常雲成身上移開。

常雲成收回視線轉身走開了。

當晨光再一次照進室內的時候,所有人的視線都緊張的盯在那個木箱子上。

齊悅看著那邊的滴漏。

「好,時間到了,拿出來吧。」她終於一抬手說道。

早就等著這句話的弟子們真聽到這句話手腳反而有些束縛,顫抖著掀開了棉被,從熱騰騰的木箱里抬出木板。

木板擺在桌子上,所有的弟子都依照自己標記的帶子站在自己負責的瓶子前,一人手裡拿著臨時打造出來的小鑷子。

「好,開始吧,看看瓶子里的腐肉,找出沒有繼續惡化,反而略有好轉的那一個。」齊悅說道,她自己也低下頭,打開了自己負責的那個瓶子。

腐肉被夾了出來….

「不行。」齊悅放下,「一比十六,失敗。」

一旁的弟子顫著手在一張寫滿稀釋比例的紙上畫上一個叉。

這邊傷者的病房裡,顯得格外的安靜,只有昏迷的傷者發出含糊的呻吟。

劉普成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