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六章賭誓

第一百一十六章賭誓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30 21:47  字數:4903

打賞加更!!!還完了,這是四千字的!多謝大家支持……會診的大夫年紀都與劉普成差不多,圍觀的群眾也都能喊出他們的名字,可見是這城中有名的大夫,足已擔當權威也能讓群眾信服。

「劉大夫,得罪了。」其中被稱為錢大夫與黃大夫的並沒有什麼幸災樂禍的神情,畢竟都是同行,遇到這種事還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

而另外一個則沉著臉看上去很嚴肅一句話也沒說。

劉普成沖他們亦是點點頭。

「既然大家都是大夫一起想想辦法..」齊悅擠過來忙說道。

三位大夫看向她面容愕然,錢大夫和黃大夫曾參與過知府公子救治,一眼就認出了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另外那個大夫先開口了。

「想辦法?你這小娘子是說要我們幫忙治好病人么?」他的聲音猛地提高,喊得堂內的人都聽到了。

齊悅愣了下,不太明白他這麼大聲說話做什麼,但還是點點頭。

「那到時候治好了,算著劉大夫的功勞嗎?」外邊有人大聲問道。

這話引起一片嗡嗡聲。

「治好了也脫不了你這庸醫的罪!」

「早幹嘛去了?纏著人家不放,耽誤了救治!」

齊悅看著這大夫一眼,明白了。

「大夫貴姓?」她忽的問道。

王慶春看了眼這女子,帶著幾分坦然。

「老夫回春堂王慶春。」他答道。

齊悅哦了聲。帶著幾分原來是你啊的神情。

王慶春坦然接受她的注視。

旁邊那兩個大夫想要提醒他什麼,但沒來得及說,帶著幾分不自然,轉開視線。

「還是請三位看看吧。如果還有救就救一救。當然,如果我是我的錯,我自然會領。」劉普成說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兩個大夫點頭說道。

眾人便一起向傷者安置的屋子走去。

因為是重症監護病房,雖然剛經歷一場劫難,但負責病房的弟子還是一瘸一拐的捧來了鹽水燒酒。

「幹什麼?」三個大夫都愣了下。

「傷者重症,實行隔離,所以進去要消毒。」齊悅在後解釋道。

那兩個大夫遲疑一下,王慶春卻嗤的一聲笑了。

「可笑。」他說道,推開前面的弟子。推門就進去了。

餘下的兩個大夫遲疑一下,還是依言簡單的擦拭一番。

「多謝。」齊悅對他們說道。

「不敢不敢,少夫人。」兩個大夫忙還禮。這才進去了。

因為要避嫌,千金堂的眾人是不能進去的,齊悅和劉普成都留在門外。

錢大夫進去就見王慶春已經在查看病人了。

「王大夫,你..嗨…這種事是不得已而為,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他低聲說道。

王慶春哼了聲。

「錢大夫,話可不能這麼說,這關係到我們永慶府所有大夫的聲譽,一個庸醫,無疑是害群之馬,」他看著這大夫說道。一面指了指外邊,「你看看,那些百姓,今日咱們要是不給一個說法,因為同行而包庇的話。想必他們不會答應。」

錢大夫被他說的有些氣悶。

「我什麼時候說包庇了?」他說道。皺眉,「我是說你態度稍好點..」

「又不是我治死人了。我為什麼還要對他態度好點?」王慶春笑道。

「王大夫,不看僧面看佛面,那個女子…」黃大夫低聲說道,「是定西侯府的少夫人..」

什麼?定西侯府的少夫人?王慶春被嚇了一跳。

他知道這千金堂背後可能有定西侯府撐腰,但所謂的撐腰也就是背地裡對官府什麼打個招呼試些壓力罷了,沒想到這堂堂侯府的少夫人竟然親自來了!

這關係那絕對不一般了!

但那又如何?他定西侯府敢向官府施壓,他敢向百姓施壓嗎?

此時百姓的情緒已經被挑動起來了,如果定西侯府敢包庇這個劉普成,只怕要掂量掂量民意。

他就不信,確認這劉普成庸醫殺人,這什麼定西侯少夫人還敢出面維護否?

「王大夫,還沒看呢,別一口一個治死人..」錢大夫皺眉道,「萬一沒事死不了呢?」

王慶春笑了。

「死不了?」他一伸手指著床上躺著的傷者,「你們看看,這還有救嗎?」

錢大夫和黃大夫看去,不用診脈,他們的臉色就沉下來了。

看著三個大夫從屋中出來,堂里堂外的人都開始擠過來。

「怎麼樣?」獵戶的家屬還帶著希望,撲過去問道。

「爛癤之症。」其中一個和另外兩個對視一眼,說道,「不可醫治,準備後事吧。」

此言一出哭聲喊聲頓時四起。

「庸醫!」

「殺人的庸醫!」

「抵命吧!」

鋪天蓋地的叫聲從門外砸進來。

這個結果其實劉普成等人已經知道了,聞言沒有說什麼垂下頭。

庸醫殺人罪?毀了劉大夫?不,絕對不可以!

齊悅一直皺眉在一旁思索,此時鋪天蓋地的喊聲打斷她。

「就是不可醫治,也不能說是我們的錯!」她大聲喊道。

她這句話讓家屬以及圍觀眾人的情緒更加激動了。

「都這樣了還狡辯!」

哄聲四起。

「這傷者本就是你們耽誤了。」齊悅不理會那四起的哄聲,看著那家屬再次拔高聲音說道,「我當時要給你們治。你不聽,非要去別家治…」

她說到這裡一停頓,

「對啊,你們是在別家治的。人不行了。才送到我們這裡來的,怎麼能說是我們治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