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九章澆滅

第一百零九章澆滅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27 20:08  字數:4041

蘇媽媽等人又是掐又是拍謝氏才緩過來。

「你這死丫頭真是活膩了。」蘇媽媽氣得臉鐵青喝道。

那小丫頭早已嚇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了,叩頭請罪。

「行了,管她什麼事。」謝氏緩緩說道,擺了擺手,「是我….不爭氣…」

阿鸞忙帶著丫頭們出去了。

「夫人,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蘇媽媽急聲說道。

謝氏沉著臉似乎在愣神。

「二夫人說的對的,這孤男寡女的,世子爺又直性子,那女人鬼心眼,如今又住到一個屋子裡,雖然還沒..可是他們到底是夫妻,這要是怎麼..也是正常的…這男人要是嘗過那女人的身子,可就…」蘇媽媽低聲說道。

「別說了。」謝氏喝斷她,這樣的事她想都不能想像….

蘇媽媽垂下頭不說話了。

「我絕不會..讓這個女人..以媳婦的身份給我姐姐還有我供養香火…」謝氏狠狠說道,放在膝上的手將馬面裙緊緊的抓起來,皺成一團,「那老賊婦害死我姐姐,我決不能讓姐姐死後還受這等羞辱!」

蘇媽媽點點頭,神情亦是悲憤。

「你去把他給我叫來。」謝氏冷冷說道。

蘇媽媽遲疑一下。

「世子來了,夫人你好好給他說…」她知道自己夫人的脾氣,忙低聲說道。

謝氏冷笑一聲。

「他喊我一聲母親,我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我倒要哄著他了?那我成什麼了?」她一拍桌子,「叫他來了。別進來見我,給我在外邊跪著。」

蘇媽媽嚇了一跳,不敢再勸,忙忙的出去了。

常雲成將手裡的鵝毛筆甩了甩。

「喂喂。別亂甩。」另一邊的齊悅忙抬手擋。但還是被濺上幾點墨汁。

常雲成看著她臉上的點點,笑了。

「你一邊玩去行不行?我忙著呢。」齊悅瞪眼說道。

常雲成將鵝毛筆扔下,面帶不屑的看過來。

「忙?」他說道,「你有什麼可忙的。」

齊悅有些氣悶的將紙團成一團,用個投籃球的姿勢投出去。

「怎麼才能做出手套啊。」她揉著臉愁悶道。

常雲成看了眼散亂在桌子上的紙,上面畫著一些手掌手臂之類的圖形。

「手套?用皮子做啊。」他說道。

「什麼皮子,是橡膠。」齊悅吐了口氣,她已經想了一晚上橡膠是怎麼做出來的,除了記得從樹上劃一道汁液流出來外。其他的一無所知。

汁液流出來晒乾了就是可以用了嗎?

「不就是護手的手套嗎?羊皮最好,鹿皮也不錯。」常雲成說道。

齊悅猛地抬起頭看著他。

「你說什麼?」她問道。

「羊皮,鹿皮..」常雲成說道。

「不是。前邊那句。」齊悅灼灼看著他。

「護手..」常雲成被她看得有些莫名其妙,說道。

齊悅一拍桌子。

砰的一聲,嚇得外邊侍立的阿如秋香打個哆嗦,二人對視一眼。

又要吵架了嗎….

她們不由往這邊湊了湊,並沒有聽到其他東西碎裂的聲音,也沒有聽到常雲成的怒喝,齊悅歡悅的聲音響起來。

「我真笨啊,想歪了。」齊悅笑道,眉飛色舞,「我一直想著是做手術用的手套。反而忘了手套的初衷,他們又一時半時做不了手術,最關鍵是的要護手嘛!只要是能起到隔離防感染作用的手套就可以了嘛,我總想著橡膠幹什麼!」

常雲成一句也聽不懂,反正這女人說話常常讓人聽不懂。

齊悅笑著起身拍他胳膊一下。

「多謝了。所以說世子爺聰明人嘛。」她笑道。

常雲成被她拍的咳嗽一下。

這臭女人哪裡學來的….像什麼樣子…

「咱們家有你說的那些羊皮鹿皮嗎?」齊悅又問道。

咱們家三個字滑過耳邊。常雲成只覺得一陣麻癢。

「沒有就去買啊。」他說道。

「對哦,先去看看胡三找的那皮匠做出來的東西怎麼樣。然後一併讓他把手套也做了..」齊悅自言自語道,一面喊阿如。

阿如應聲忙進來,秋香遲疑一刻從外邊小心的往裡面探頭看。

「我還有錢嗎」她問道。

阿如被她問的有些失笑,看常雲成在又沒敢笑。

「有的,雖然你的月例銀子以前一直短著,但前幾月一併都給補了,這樣倒不錯,一直攢著還不少呢。」阿如低聲說道。

一語雙關。

常雲成皺起眉,看了眼阿如。

這女人以前連月銀都拿不到么…..

齊悅沒在意這個,她在意的是有不少呢。

「再說,就是沒有月銀,你也不缺這幾個錢。」阿如又說道。

這家裡最有錢的原女主人幾乎將自己所有的私房都留給你了….

「那你多帶些錢,咱們去千金堂找胡三。」齊悅笑道。

「又要出去?」常雲成皺眉說道。

應聲是要轉身的阿如站住了,看了齊悅一眼。

「你可以享受自在的一人空間了。」齊悅笑著沖他擺擺手,趕著阿如快去。

阿如不再看常雲成轉身出去喚阿好鵲枝進來伺候齊悅換衣裳。

常雲成站在一旁,看著這邊齊悅在兩個丫頭的伺候下快速利索的換衣裳。

「…帶著個斗篷嗎?」

「…不要這個,太靚了…」

「…手爐要拿著吧…」

女子們唧唧喳喳的談話充斥在室內,常雲成默默的看著,聽著。第一次覺得,其實女人多的地方也不一定都是呱噪煩人…

那女人不知道說了什麼自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