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八章漸生

第一百零八章漸生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26 17:57  字數:3888

粉紅加更……看到室友回來,打個招呼算是最基本的禮貌,至於對方回不回應,那就是對方的事了。

齊悅也不以為意,伸個懶腰活動下脖子。

「果然是不行啊,算了算了,橡膠什麼的,不是我說造就能造出來的。」她帶著幾分沮喪將筆扔下。

鵝毛筆上帶起的墨汁濺在寫滿字的紙上如同開了一朵花。

「少夫人你要吃茶嗎?」秋香臨退出去的時候又回來了,殷勤的問道。

「好啊。」齊悅笑著點頭。

有時候接受比客氣更禮貌。

秋香歡天喜地的倒茶端過來。

「少夫人,你看了寫了這麼久的字,奴婢給你捶捶肩吧。」她又說道。

內里的常雲成聽到了扯了扯嘴角。

作為大丫頭,日常連倒杯茶都覺得降低了身份,此時竟然主動要做小丫頭們的活。

真是…

他直接脫下衣裳,露出精壯的身子走進了凈房,等他洗漱完出來時,有飯菜的香氣飄進來。

「少夫人,你看我做的這個對不對味?」陌生丫頭的聲音低低的傳來。

「這沒什麼對不對的,只要用心做出來的,都是美味。」齊悅笑道。

阿好咪咪眼笑了。

「阿好可以出去開個小飯館了。」齊悅誇讚道,一面大口的喝湯,「我說了一邊。你就做的這麼好。」

阿好笑的不好意思了。

「我要是能學會少夫人一點點技藝就知足了。」她說道。

「學嘛,慢慢來。」齊悅笑道,說到這裡停了下,聽著那邊有走動的聲音。她便站起身來走過去。敲了敲卧房的門。

「世子爺?」她喊道。

內里沒人答話。

「睡了嗎?」她又問道。

「什麼事?」常雲成低低的聲音從內傳來。

「吃宵夜不?」齊悅笑問道,「有無花果炖梨,潤肺敗火哦。」

內里無人答話,齊悅回頭沖阿好撇撇嘴,做個無奈的神態,才要轉身走開,門打開了。

齊悅沖他擺頭一笑。

「來,很好吃的。」她說道,自己先走過去。

常雲成緩步跟過來。他看到屋子裡站著一個穿著小襖的丫頭,低著頭自慚形穢一般往一旁縮去。

哦,是那個丫頭….

「你下去歇息吧。值夜的人會收拾的。」齊悅說道。

阿好自從被人看了肚子上的疤之後,就總是羞於見人,更別提這些主子們。

阿好明白齊悅是體貼自己,遲疑一下,應聲下去了。

齊悅親手舀了一小碗遞過來。

「有點甜,你要是不愛吃甜食的話,可能有些不習慣。」她笑道。

常雲成沒說話接過來就往嘴裡倒。

「喂,燙的,慢點。」齊悅忙說道,又有些好笑。

常雲成已經喝完了。

「你這樣可不行。對胃不好。」齊悅搖頭說道。

常雲成嘴角微翹似是笑了下。

「好不好的,都是活著。」他說道,放下碗站起身。

齊悅看著他認真打量一下,看來這傢伙此時情緒正常。

「你為什麼會去參軍呢?」她忽的問道。

常雲成轉過的身子停了下。

「按理說你這種出身,沒必要這麼拼啊。」齊悅說道。

「因為我不想呆在這個家裡。」常雲成轉過頭看著她一笑。「不想見到你們這些人。」

齊悅看著他哦了聲。果然情緒正常,說出討厭人的話都帶著笑…..。

「孤獨么..」她似是自言自語。視線轉開落在窗欞上。

室內一陣沉默,風又起來了,似乎帶著雪粒子沙沙打在窗戶上。

常雲成停下腳。

這似乎嘆息的一句話卻似乎一拳打在他的心口上,嗡嗡響的都是迴音。

是啊,孤獨…

這麼大的家,這麼多的人,他卻覺得自己始終孤零零的一個人,看著這些人歡喜悲傷憤怒苦笑說鬧。

「喂,坐下再吃一碗。」齊悅招呼他道。

常雲成斜眼看她,這女人,到底是多麼善變的臉…

「吃點甜食,心情好。」齊悅笑道,將碗再往前遞了遞。

「我心情不好,你不是才會心情好嗎?」常雲成說道,伸手接過碗。

齊悅哈哈笑了。

「你還記得呢。」她說道,自己也盛了碗,「主要是當初你做的太過分了。」

常雲成仰頭又要往嘴裡倒。

「慢著,別那麼喝。」齊悅忙抬手拉住他的胳膊,「什麼都是別人的,只有身體是自己的,不管別人怎麼對我們,我們自己都要愛惜自己,要不然,那真是太蠢了。」

說著她抿嘴一笑,帶著幾分狡黠眨眨眼。

「世子爺是聰明人。」

看著面前的女人面,因為室內暖和,只穿著薄夾襖,可以感覺到那抓著自己胳膊上的手的柔軟。

「行軍的時候三餐無定時,有了就快快的吃,不習慣用勺子什麼的。」他說道,聲音微微有些不自在。

齊悅鬆開手,坐下來。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她說道,說著自己也笑了,「其實我也是,忙了的時候都是胡亂吃一口,明明知道泡麵….」

她說到這裡一口咬在舌頭上,捂住嘴倒吸涼氣。

「怎麼了?」常雲成放下碗看過來,伸手握住她的捂著嘴的手腕。

舌頭都要咬斷了,該,這就是說了不該說的話的後果。

齊悅捂著嘴只吸氣不說話。疼的臉都皺起來。

「真是笨死了,說話也能咬到。」常雲成皺眉說道,一面伸手拔下她的手,捏住她的嘴。「我」

齊悅嗚嗚兩聲。架不住他力氣大被捏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