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七章初步

第一百零七章初步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26 08:36  字數:3892

齊悅來到千金堂的時候,劉普成沒在,胡三也沒在。

「師父去會友了。」張同說道。

齊悅哦了聲。

「胡三也去了?」她問道。

「胡三在城南的皮匠鋪子,齊娘子你說的那些做的差不多了。」張同笑道。

「挺快啊。」齊悅驚喜道,一面一面將自己看書的疑問拿出來詢問,「找你就行了。」

張同誠惶誠恐的給她逐一講解,正說著話,外邊有弟子大聲喊著跑進來。

「師兄,重症創傷。」

劉普成將一干弟子帶的很好,各人各司其職,一般的病症前堂的師兄弟們都應付的來,只是這重症的,還是需要劉普成出手,這也是病人家屬的要求,一般來這裡的,還是都是沖著劉普成的名字。

劉普成沒在,大弟子張同便是最大。

齊悅跟著張同出來,前堂候診區已經一片混亂了。

幾個男人女人圍著一個躺在門板上四十多歲的大漢又是哭又是說,那大漢流了一門板的血,腿上大冬天厚厚的褲子被撕破一個大口子,露出血肉模糊。

「被野豬頂了…」

看著張同過來,其他人忙讓開。

「劉大夫..」一個漢子撲過來拉著張同就要叩頭,「快救救我大哥。」

張同一面扶住他。

「別急,我看看,我師父沒在。」他一面答道。

這幾人聽了一愣,再聽周圍人稱呼來人為師兄,便知道認錯人了。

「你。你不是劉大夫啊?」他們問道。

「我師父出門了。」張同答道。

一旁的雜工端來了早已經準備好的鹽水和燒酒盆,張同依次在內洗過,這才去查看傷者的傷口。

消毒的概念已經被千金堂接受了,一直看著的齊悅點了點頭。但是還是不夠。她皺起眉,如果有手套的話就更好了。

手套能不能弄出來呢….

她走神的時候,這邊的哭鬧越來越大了。

好大好深的傷口….

「齊娘子..這個需要縫合..」張同抬頭看齊悅說道。

齊悅還沒說話,那傷者的家屬都看過來,面色愕然。

他們是沖著劉普成的名字來的,劉普成不在已經讓他們心裡不安了,又見這個自稱徒弟的傢伙翻看了半天傷口不說治,反而抬頭去問一個女人….

「我來吧,你們好好看著。」齊悅說道。這縫合傷口不是說會就能會的,得練習才行,作為專治跌打損傷的千金堂。她最好還是教教他們。

她說著話吩咐再準備鹽水燒酒來。

「我先做清創,阿如你快回去取我的東西來。」她說道。

阿如應聲就往外跑去。

「只是線..」她想到什麼又說道,「上一次已經用完了…」

「我師父這裡還有。」張同忙說道。

齊悅也想起來上一次見過劉普成拿來的線,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做的,但肯定是用來縫合的。

「用鹽水煮了。」她說道。

張同立刻親自去了。

這邊齊悅將袖子挽起來,洗了手,還沒走到那傷者面前,就被人攔住了。

「你你這女人要幹什麼?」兩個男人戒備看著她喝道。

「我給他治傷啊。」齊悅說道。

她的消毒過的手習慣性的舉在身前,引來這些人更加詫異的審視。

「哪裡有女人當大夫的…」

「只有接生婆吧…」

「你瞧這女人古怪的….」

家屬們低低的交談,同時看向齊悅的眼神更加戒備。

「哦。你們別擔心,我也是大夫的。」齊悅忙解釋道,這才反應來他們是不信任自己這個生面孔。

這無可厚非,現代醫院好些病人也都是直接來點名找那個大夫看病的。

「不信你們問他們。」齊悅指著大家說道。

千金堂的夥計弟子們立刻亂鬨哄的點頭。

「是啊,這是齊娘子啊…」

「..可厲害的齊娘子呢…」

家屬的神情依舊將信將疑。

「齊娘子。會剖腹療傷的..」一個弟子擠過來激動的喊道。

他不說這話還好。說出來那家屬們嚇了一跳。

「大嫂,我看這裡的人都瘋了。」一個漢子對坐在傷者身邊的婦人低聲說道。

婦人也點點頭。擦著眼淚,看了眼齊悅。

「哪有這樣的小娘子當大夫的,太不靠譜了…」她嘀咕道,一面招呼大家,「反正劉大夫也不在,我們到別家去…」

伴著她的話,家屬們立刻抬起傷者就向外走去。

「喂,喂,我真的能治啊。」齊悅有些傻眼,忙追著勸道,「你們別看人,看技術,試一試啊。」

「阿呸。」一個年輕些的小婦人紅著眼轉身啐了口,「試一試?我們這是命,不是別的,試一試,你說得輕巧..」

齊悅忙道歉,那群人加快腳步急匆匆的出去了。

齊悅嘆了口氣,一臉失望。

「來了來了,煮好了。」張同捧著一盒子還冒著蒸氣的線跑出來激動的喊道。

話音未落看著空空的候診區呆住了。

「人呢?」他問道。

「人家..不肯讓齊娘子治…」有弟子訕訕說道。

張同不由氣急。

「這..這真是…」他結結巴巴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邊齊悅轉過身來,攤了攤手。

「好了,讓不讓治都沒什麼,還是要病人選擇嘛,不管找誰,能治好就好。」她笑道,一面看著堂內的弟子們,一個念頭閃過,「我。來教你們怎麼縫合術吧。」

這些人是常常接觸問診的人,這些人是那些求醫人熟悉的人,這樣多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