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六章悠然

第一百零六章悠然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25 19:01  字數:3880

那句話找對了,加更……嘻嘻……白布扯開,露出赤裸的屍體,傷痕遍布,面目猙獰。

老者忍不住轉開視線。

而這邊的棺材仔卻如同看到心愛之物一般,帶著滿意的笑容,伸出修長的手指撫摸在那屍體上。

「你瞧,他的每一寸肌膚都在喊自己是怎麼樣的疼,這一下打壞了他的脾…這一下打的他不能呼吸了…這一下打的他..」他一面說道。

老者咳了一聲。

「時候不早了,我還得趕回去。」他說道。

棺材仔撇撇嘴。

「你們這些人,真是不識貨,這些多好玩,不聽拉倒。」他說道,站直身子,扯過白布蓋住了屍體的頭,一伸手,「走的時候,記得把錢留下,免得耽誤了我燒殮,人家纏著你。」

這話讓老者不由哆嗦一下,看到這年輕人沖自己咧嘴一笑,知道被耍了又有些惱羞。

「哪一次少過你的。」他沉聲說道,一面打開了自己隨身帶著的布包,展開在一旁的小凳子上。

如果齊悅在的話,她一定會很驚訝,那布包里展露的也是手術用具,當然,不能跟她的那些相比,不過雖然做工粗糙,但的確是用於切割剪的器具。

老者顫抖著手,深吸一口氣拿起一把小刀子,對準屍體划了下去。

棺材仔站在一旁看著。此時搖頭。

「瞧那手哆嗦的,割錯地方,人家會疼的。」他說道。

這話讓集中精神的老者手又抖了下,帶著幾分惱怒瞪他。

棺材仔沖他一笑。伸手打著哈欠轉身。

「你忙吧你忙吧。我去睡會兒,走的時候帶好門,免得野狗什麼的進來啃肉吃。」他說道。

那老者看著他走開,心裡稍微鬆口氣,忽地又想起什麼。

「棺材仔,你這裡,還有別人來過嗎?」他問道。

棺材仔站住腳,頭也沒回,沖他擺擺手。

「有錢好辦事。有膽就進來嘛。」他說道。

通過買屍研習五臟六腑的大夫不在少數…

老者顯然也知道這一點。

「我是說,你這裡,來過女人嗎?」他再次問道。

棺材仔這次回過頭。露齒一笑。

「有啊。」他說道。

老者眼睛一亮,呼吸急促。

「果真?」他提高聲音問道。

棺材仔笑著伸手往那一排排的屍首一指。

「躺著進來的不少。」他說道,「站著的嘛,還沒有。」

老者吐出一口氣,沒好氣再理會他。

「王大夫,你怎麼突然想起女人來了?莫非你對女人..屍體感興趣?」棺材仔笑問道,一臉陰寒中多了幾分猥褻,在這死氣滿滿的屋子裡看起來更加滲人。

老者沒理會他的調侃。

「有人說,有個女人會剖腹療傷…」他慢慢說道。

棺材仔一愣,旋即哈哈笑了。

「雞叫之前。王大夫,你動作快點啊。」他沒有接老者的話題,而是說道,似乎方才根本就沒聽到這句話,擺擺手哼著小曲走了出去。

老者被他笑的也搖搖頭。

「女人。」他喃喃自語。笑了笑,「肯定是那劉普成乾的。怕被追究盜屍之罪,所以攀了個高枝,推到那女人身上,侯府少夫人…他可真敢攀…這少夫人據說來歷不明,莫非是他的…私生女?」

一聲遠遠的雞鳴傳來,打斷了老者的胡思亂想,他忙穩住心神,開始繼續。

昏黃的燈光下照出忙碌的身影,以及越來越粗重的呼吸,令這義莊的夜晚更加詭異滲人。

天色漸明的時候,棺材仔聽的門開合的聲音,知道那王大夫走了,便打個哈欠從床板上起來。

「幹活幹活。」他說道,一面從床下抓出一個針線框,掀開其上一件半舊的衣裳,便露出下面一大把的線,以及四五根大小不等的針。

借著朦朧的未散的夜霧,可以看清那線跟大家常見的那種縫紉線不同。

棺材仔睡眼朦朧的夾著縫紉框來到這邊的停屍處。

那邊的桌子上白布蓋住頭的屍體依舊安穩的躺著,只不過肚子已經被打開了,一片狼藉如同惡狗啃食過一般。

棺材仔哼著小曲放下縫紉框,拿起針穿線。

「…真是…這麼笨…瞧弄得亂的….」他一面哼哼唧唧說道,一面伸手到那屍體的腹臟,將那些已經看不出形狀散亂放著的內臟逐一歸位,「..這些大夫真是笨啊,沒膽子,心不在焉的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好…」

伴著他手下飛針走線,那原本狼藉的腹臟正逐一恢復原貌,皮膚一層層一層層縫合,他的動作嫻熟,還時不時的眯起眼打個哈欠。

當第一道晨光灑在義莊上時,棺材仔也完成了工作,地上的血肉被清掃乾淨,桌台上平躺的屍體似乎變得完好無處,除了身前那一道縫線。

棺材仔不知道從哪裡隨手掏出一件衣裳,動作利索的給這死者穿上,一張破席子一卷,如同抗布袋一般將屍體放到了一旁的草墊子上。

「好了,睡吧。」他看著那屍體,拍了拍手說道。

他起身走出門,義莊特殊的作用,陽光似乎照不到,四周都已經撒上了晨光,這裡還是陰暗的很。

棺材仔從門邊的石頭下抓起一個錢袋,在手裡掂了掂,帶著滿意的笑。

「有錢嘍,那侯府真是小氣,才給了一袋子錢封口,還不夠我賭一場。這下好了,餓了幾天了,王婆湯茶店好好吃一頓去。」他將錢袋放在懷裡,抱著手迎著晨光向城內走去。

晨光照進室內的時候。常雲成才醒過來。睜開眼的第一瞬間他全身繃緊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