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九十九章想法

第九十九章想法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22 08:36  字數:3871

「我就是有後路啊,何必自找麻煩。」齊悅笑著對阿如說道,「不靠管家我都能過的好好的,我何必去費心思,有靠山就靠嘛,有勢就借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現在不用,等著過期作廢啊。」

再也不是醒來就一切毫無干係的了….

阿如撲哧笑了。

「可是夫人她會很生氣的。」她擔憂說道。

「阿如,你還沒明白啊。」齊悅看她笑,「一個人討厭一個人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你越討好她,她反而會更討厭你,與其在討厭自己的人身上白白付出笑臉,還不如對不討厭自己的人多好一些,人生很短啊,珍惜該珍惜的吧。」

「可是,少夫人,夫人畢竟是你名義上的婆婆…」阿如低聲說道。

對於眼前的少夫人來說,侯夫人是個毫不相干的人,但事實上,她在所有人眼裡是齊月娘。

「所以我不惹事了嘛。」齊悅笑道,「我這不是把管家權什麼的該婆婆做的事都給她了。」

那倒是..阿如苦笑一下,但這個明明對侯夫人來說是好事的事過程實在是不痛快,要是換做第一次去侯夫人那裡,不是要管家權,而是這樣推託管家權,就好多了。

「那也不可能。」齊悅搖頭,「都被欺負成那樣了,怎麼能還把臉伸出去給人打啊。」

阿如笑了。

「好吧,少夫人你說的都對,你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奴婢聽你的。」她笑道。

「我也不惹事,當然,也別欺負我。」齊悅說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相安無事了。」

說完她拍拍手。

「那麼現在小事都解決了。咱們快去做正經事吧。」

合著這些都不是正經事啊,阿如一臉黑線。

「少夫人,走了這麼多路,先歇歇吧。」她忙勸道。

少夫人不愛坐車坐轎子,總愛自己走著,她知道的小姐夫人們還沒一個這麼能走路的。

這多累啊。

「不累,當個大夫,可是必須要有好體力的,有時候一個手術要十幾個小時。沒點力氣都站不下來,還怎麼去治病救人啊。」齊悅笑道,一拍阿如。「走,去千金堂找老師看看怎麼開始學習醫術。」

「還學什麼啊,你不是都會嘛。」阿如笑道。

「學自己不會唄。」齊悅笑道。

阿如沒有再說什麼笑著喚住路過的一個婆子,讓她去告訴人準備車,這出門必須得有車了,要不然堂堂的侯府少夫人在街上走,實在是….

婆子對於她的吩咐沒有半點疑問樂顛顛的忙不迭的去了。

因為胡三不負責任的講述,那些圍在千金堂想要了解詳情的人都散去了,所以齊悅進來時並沒有看到亂鬨哄的場面。

千金堂依舊如往常一般,只不過問診抓藥的多了些。

「你家門口不就挨著回春堂嗎?跑這裡來抓藥?」

「我告訴你啊..我是聽我外甥說的。他在匯仁堂當學徒,他說,咱們永慶府最好的大夫就在這千金堂…」

「真的假的啊?你外甥不會是這千金堂的卧底吧?」

「呸,愛信不信。」

門口兩人低聲說話,覺得身後有人走過來。就要越過自己。

「哎。哎,排隊啊。」其中一個忙伸手阻攔。

「我不是看病的。」齊悅笑道。

阿如已經站到她身前。擋開那人的胳膊。

「做什麼?沒長眼啊?」她低聲喝道。

那人這才看到面前站著一個美貌小娘子,穿的戴的都是自己見都沒見過的,頓時嚇得忙退到一邊去了。

隨著他的動作,其他人也都扭頭看過來,都是一愣旋即忙忙的讓開一條路。

這是哪家的小娘子啊,這般的氣派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吧,不過那富貴人家的人瞧病都是請大夫去,誰肯親自來醫館啊。

千金堂的夥計們看到齊悅了,一愣之後都慌亂起來。

「齊娘子來了!」他們大聲喊道,有的跑過來迎接,有的則忙忙的進去通稟。

這裡知道齊悅身份的只有劉普成張同胡三三人,別的人依舊只知道齊娘子是齊娘子,是定西侯府里的大夫。

齊悅笑著一一和他們打招呼。

「齊娘子,你這次真厲害..」

有大膽的弟子鼓起勇氣說道。

他們知道知府公子是在定西侯府被治好的,那在定西侯府被治好,自然就只有齊娘子這個大夫了,他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這個大夫如何剖腹治病,但他們是親眼看過齊娘子是怎麼給人縫製大面積創傷的。

齊悅看著這些基本上都認不得的面孔,那眼裡都是敬畏欽佩,不由停下腳和他們含笑說話。

「各有所長啦,你們會的我不會,大家都厲害。」她笑道。

這樣謙虛的大夫簡直世間少有,明明已經如此神技了竟然還會誇他們,滿堂圍過來的弟子們都激動的不得了。

「師父,你來了。」胡三從後堂衝過來,大聲的喊道。

齊悅笑著點點頭。

「師父在問診呢,你先進來坐會兒。」胡三說道,一面恭敬的引路。

他這兩個師父喊得順口,但齊悅明白代表並不同。

「去去,都看什麼看,幹活去。」胡三瞪眼沖還跟著的弟子們揮手,趕小雞仔一般。

這樣的話這樣動作千金堂的弟子們都很熟悉,只不過不熟悉的是,那個曾經屬於被趕被轟的人如今成了趕人哄人的。

這似乎是一眨眼之間的變化,但每個人心裡竟然沒有一絲不習慣。

習慣,有什麼不習慣的!看看人家口裡的兩個師父!你要是也能喊上,你照樣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