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九十四章里外

第九十四章里外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9 23:30  字數:3954

粉紅230加更,還完了不許再投了……對啊,她還攬了個大差事呢,這也不是做夢,她做過的那些事不會睡一覺就什麼都沒發生一般。(最穩定,

齊悅看著站了一院子的僕婦丫頭搖頭笑了。

「開會不開會的,有日子不見了,大家隨便說說話吧,也不用拘束。」她笑道。

院子里熱鬧起來。

「少夫人,你好好歇息,可累壞了吧,人都瘦了一圈了..」能言善道的婆子們擠上前紛紛說道。

「少夫人,差事你不用操心,但凡出了半點差錯,老奴自己打自己的臉滾出去這裡。」不善言談的婆子們在一旁整容說道。

「少夫人,奴婢們想死你了。」鵲枝拉著齊悅的衣袖又是哭又是笑。

亂鬨哄中阿如倒被擠到一邊去了。

她沒說什麼,看著被眾人圍起來的齊悅,也露出笑容。

不管誰願意或者不願意,經此一事,少夫人在定西候府的地位那是穩穩妥妥了,除非她想走,否則沒人能趕她走。

閃過這個念頭,阿如不自覺的怔了下,覺得心裡有些怪怪的,但哪裡怪卻又想不出來,這邊齊悅不知道聽了誰說了什麼發出爽朗的笑,阿如丟開念頭,重新看向那邊。

齊悅這邊熱鬧,劉普成的千金堂更加的熱鬧。

「都別吵吵了,我師父沒來。諸位前輩,還是改日再來吧。」

劉普成的二弟子滿頭冒汗的對滿屋子的人說道。

有瞧病的人從門外探頭,看到了不由嚇了一跳,怎麼整個永慶府的大夫都到這裡來了?

「大夫聚會嗎?」大家紛紛問道。

這裡擠滿了人。弄得整個堂里都沒法正常看病。

「劉大夫什麼時候來?」

有性子急的張口問。還有一些持重的只看不說話,但卻沒有走的意思。

「我師父太過於勞累了,所以要在家休息一下,等他來了,弟子一定轉告。」二弟子擦著汗說道。

「那別的人呢,不是說你們堂里去了兩個?他們呢,出來見見也好。」有人喊道。

二弟子一臉歉意的笑。

「他們也都累了,師父讓他們也去歇息幾天…」他說道,話音未落。就見堂外又走進一人。

此時二弟子眼裡都是人了,多一個少一個已經沒什麼感覺,他晃了眼就移開了視線。旋即一怔,又移回來,這個人….

「瞧瞧,亂成什麼樣?」胡三手搭在櫃檯上,帶著一臉不滿意,對揀葯的夥計說道,「看病的地方,怎麼跟廟會似的…」

揀葯的夥計張大嘴看著眼前的胡三。

胡三穿著一身新袍子,戴著新帽子,還背了一個新藥箱。

二弟子也張大嘴愣愣的看過來。其他人發現異樣跟著他的視線看過來。

「這人模狗樣的窮酸是哪家的?」

他們紛紛問道。

「胡…」揀葯的夥計本要像往常一樣喊聲胡三,但話到嘴邊,不自覺的變了,「師兄…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來不得了?」胡三瞪眼說道。

那揀葯夥計立刻堆起恭敬的笑,還用一旁搭著的毛巾討好的去拍胡三的胳膊。

「師兄。我是說你幸苦了。怎麼不多歇幾天。」他笑道。

胡三搖頭一臉謙虛。

「我幸苦什麼,都是師父和大師兄在辛苦。我不過是給我師父打打下手罷了..」他說道,「他們幸苦了,歇歇,我還是早點來店裡做活吧,剖腹救人我沒幫上忙,店裡總不能也啥也幹不了吧…」

當剖腹救人這個詞傳入在場眾人耳內時,場面顯示一靜,旋即哄得一聲,胡三被人圍了起來。

「就是你也去了…?」

「..你親眼看到了?」

「果真是剖腹了?」

「是你師父還真的是那個侯府的少夫人?」

「知府公子到底是死還是活?」

無數的問題喊聲沖胡三砸了過來,聲音嘈雜人聲鼎沸吐沫四濺,揀葯的夥計以及站在一旁的二弟子都忍不住捂著耳朵想要躲避。

但胡三被這些探究專註激動的眼神以及這些嘈雜紛亂一波接一波的問話淹沒的時候,他感覺渾身汗毛都張開,就如同寒冬臘月跳進熱騰騰的水裡,舒坦的他幾乎想流眼淚。

爹啊爺啊,還有祖爺爺啊,你們看到沒,我胡三也有今天了,我們胡家也有今天了。

「別吵別吵,有什麼話到後邊來說,別影響人看病問診啊。」他大手一揮,大聲喊道。

他的話立刻讓嘈雜的人群安靜下來。

這感覺簡直太棒了!胡三心裡咕嘟咕嘟的冒泡。

「…請到後邊來吧。」他抖了抖嶄新的衣裳,心裡再次對自己花錢賣新衣裳的決定感到英明,要不然這種他胡三第一次被眾人銘記的時刻穿著那舊衣裳該是多麼的寒磣啊。

胡三先走了過去。

「你可悠著點忽悠吧。」二弟子看著他不忍直視低聲說道。

「知道知道。」胡三嘿嘿笑。

看著胡三走進後院,餘下的人呼啦一下都跟了過去。

伴著胡三的講述,原本還七嘴八舌詢問的聲音都漸漸的消了下去,最終只剩下胡三一個人的聲音。

「…說起當時那真是險之又險…」胡三沐浴在這無數炙熱的眼神下,只覺得熱的渾身冒汗,他捲起了袖子,摘下了帽子,對著眾人邊說邊做出誇張的手勢。

「..這刀就這樣一划…」

圍觀的眾人不由屏住了呼吸,雖然都是大夫,或者學徒。血啊肉啊的都是見過不少的,但此時聽胡三講起來,每個人還是忍不住脊背發毛。

劃開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