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九十三章糟心

第九十三章糟心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9 08:19  字數:3800

院子里傳來丫頭們低低的說笑聲,在這冬日的夜裡增添了幾分歡快。

「人呢,都幹什麼呢?」常雲成啪的放下手裡的沒有翻動一頁的書,說道。

外邊的說笑聲立刻沒了,沒他召喚從來不敢進來伺候的丫頭們聞聲進來了。

「世子爺有什麼吩咐。」秋香施禮說道。

等了半響,卻沒有常雲成的聲音,秋香不由忍不住抬頭看。

常雲成手裡攥著書又悶了一刻。

「閑著沒事,就去把那邊收拾收拾。」他說道。

秋香被說得一頭霧水。

「世子爺…要休息了嗎?」她只得試探問道。

「才什麼時候休息什麼!」常雲成瞪眼說道。

秋香看了看屋子裡的滴漏。

時候不早了啊…..

世子爺今天是怎麼了,這些日子他都在夫人那邊吃飯,今日卻突然回來了,吃飯的時候看著臉色就有些不對,吃過飯更是難得留在屋子裡看書….

她從來不知道世子爺這麼喜歡看書….

「少夫人那屋子你們收拾過了沒?」常雲成放下書,深吸一口氣說道。

秋香微微色變,驚訝愕然,世子爺是說少夫人過來住?

「那,那奴婢這就去收拾。」她卻不敢多問,低下頭告退,腳步有些慌亂,差點撞到隔扇門邊的花瓶。

「該落鎖的時候就落鎖,別為了她一個人耽誤了歇息。」常雲成又悶聲說道,「我這裡沒這個壞規矩…」

這話逐字聽起來是很不給面的。但秋香卻是半點不會這樣想了,聽在她耳內,不過是一個人認輸了擺出強硬的樣子找找場子面子罷了。

少夫人這次又贏了,果然如她第一次踏入這院子里時說的。她的院子。她想住就住的,縱然被趕出去,也到底還是被請回去了。

如今府里都傳遍了,少夫人是神醫傳人,那一手技藝能從閻王面前奪人壽,要不然為什麼當初老夫人會如此待她。

那麼當初傳說的少夫人鬼門關走一圈喝了孟婆湯的事,必然也是真的了…

神醫的傳人,閻王殿果然是不敢留的。

秋香徹底沒了往昔那輕視小瞧的心思,少夫人在定西侯府的地位那是絕對不會倒了。

秋香走出門。看著帶著幾分忐忑站在廊下等候吩咐的丫頭們。

「還愣著幹嘛,快去把少夫人的屋子收拾出來。」她一甩手說道,面帶不滿焦急。「都什麼時候了,不知道少夫人操勞這麼多天了…」

丫頭們都驚愕的看著她,似乎沒聽懂她說的什麼。

「小蹄子們,慣得都皮癢了不是,快去把少夫人的屋子收拾出來。」秋香跺腳說道,自己先跑了下來,直向齊悅曾經暫時住過的屋子而去。

丫頭們這才回過神,世子爺這邊的丫頭反應自然要快些,頓時便明白怎麼回事了,一個個咬牙驚愕吐舌頭。但誰的步子也不敢慢,都向那間屋子涌過去。

外邊院子的嘈雜讓常雲成更加煩躁,他覺得憋氣,伸手解開了外袍,起身走了幾步才覺得稍微舒服點。

這次算是君子踐諾。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最好這女人能識時務,若敢再趁機得意猖狂…

常雲成冷哼一聲。他不介意讓她再知道厲害!

夜色深深,冬夜的寒風在房屋樹梢間穿梭,發出嗚嗚的聲音。

院子里的丫頭裹緊了棉衣,盡量的往廊下牆角退去,以往這個時候除了值夜的丫頭外,其他人都已經躺在溫暖的被窩裡了,但此時此刻,都還齊刷刷的在這裡,沒有一個敢離開的。

秋香跺著腳從門外匆匆跑進來。

丫頭們立刻圍上去。

「姐姐怎麼樣?」她們低聲問道。

「少夫人已經歇了,那邊已經落鎖了..」秋香低聲說道,隨風擺動的燈影里照出面上神情複雜。

丫頭們響起一片低低的啊聲。

就在此時屋門被猛地打開了,院子里的丫頭們嚇得忙安靜下來。

「關門落鎖。」常雲成冷冷說道。

秋香忙應聲,急忙忙的趕著不值夜的丫頭們快走快走,院子里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常雲成啪的關上門,屋子裡的燈隨之熄滅。

天色大亮的時候,阿如挨不住心中的擔憂,輕輕的掀開了卧房的厚門帘往裡探看。

齊悅只穿著裡衣雙手枕頭,翹著二郎腿,躺在床上望著帳頂。

阿如沒料到會看到如此場景,不由怔了下,又有些尷尬。

「哎呦,阿如,你真是太瞧不起我了…」齊悅哈哈笑道,從床上坐起來,卻並沒有下床,而是盤腿坐著,「你怎麼總是猜想我會不想活呢…」

阿如被看穿心思,很是尷尬。

「我哪有,我是看看少夫人您醒了沒?」她說道,乾脆大大方方的走進來,伸手去卷窗帘,「時候可是不早了,少夫人也該起來了。」

「又沒什麼事,起來做什麼。」齊悅笑道,又一頭倒在床上,拍著軟軟的被褥,「睡覺睡到自然醒,不用操心吃喝拉撒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這是我以及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生活啊,沒想到真的有實現的這麼一天…」

又說聽不懂的話了,阿如抿嘴一笑沒有接腔,而是從爐子上取過溫熱的水捧給她。

「那少夫人您也得伸手張口啊。」她說道,「光這樣躺著可不行。」

齊悅接過水杯帶著驚訝看著阿如。

「阿如,原來你也會開玩笑啊。」她嘖嘖說道。

阿如笑而不語,取過一旁的雲肩拉齊悅起來。

「奴婢給你梳頭,梳個簡單點的。好讓少夫人你隨時躺下不亂。」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