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九十二章落定

第九十二章落定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8 08:31  字數:4028

在第十五天的時候,齊悅下達了出院通知書。

「這是要注意的事項,吃些什麼忌諱些什麼遇到什麼癥狀要怎麼樣等等。」她將寫好的密密麻麻兩張紙遞給知府夫人。

最終還是沒有告訴知府夫人脾臟切除的事,齊悅的心裡到底如同壓了一塊巨石。

「公子動了大手術,脾臟破損基本上已經失去功能。」她斟酌著用古人能接受的辭彙告訴知府夫婦,「所以他身體會變得不如以前結實,尤其是這幾年中,要注意保養。」

「那會很嚴重嗎?」知府夫人有些害怕的問道。

「也不用太過於緊張,還是要注意鍛煉,這樣身體也能很快恢復,只是畢竟動過大手術,最初的時候萬萬不可劇烈運動..」齊悅說道。

知府夫婦似懂非懂點點頭。

「總比那些傷胳膊斷腿殘了好,他齊全的很,人就是得個小病身子還得將養呢,更何況他這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知府夫人點點頭沖齊悅面帶感激的說道。

齊悅見她多少明白了,心裡鬆了口氣。

「記住,一旦有我上面說的癥狀,立刻來找我或者劉大夫。」她又說道。

看著齊悅鄭重的神情,知府夫人如同傳世珍寶,連一旁的僕婦都不交予,自己忙小心的收起來貼身放好。

「這是藥方,按著方子先抓十劑吃著。」劉普成也將開好的藥方拿過來說道。

知府夫人也忙忙的收起來。

「辛苦二位了。」她面帶感激的說道。

這邊知府大人也正向定西侯躬身道謝。

「叨擾侯爺了,我實在是心裡…」他說道,聲音有些發顫。顯然是真情流露言語無法表達。

定西侯哈哈大笑,又故作惱怒。

「見外了不是?休要再說這樣的話。」他義正言辭的說道。

知府大人沖他深深躬身。

「大恩不言謝。」他抬起頭鄭重說道。

定西侯心裡樂開了花,他知道不管是在門庭相當的王侯眼中,還是朝中重臣清貴眼中。自己都是靠著祖上蔭榮的廢物。如果不是兒子常雲成承祖志重新入軍伍,老定西侯打下的基業就要爛在自己手裡,從來沒人對他如此發自內心的恭敬過。

當然比起祖上蔭榮,這次靠的是兒媳婦的神技…

但管它呢,反正知府大人這種發自內心的恭敬是實實在在的。

定西侯府的正門輕易不開的,就連兩旁的側門也鮮有打開的時候,門前更是不許閑人停留,幾丈之內都保持肅靜。

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幾丈外多了很多閑人。他們也不靠近,或者站或者坐著日夜不休,關注著定西侯府的大門。

「你哪裡的?」蹲在牆角的一個小後生閑得無聊。忽的沖對面的小後生打個招呼,問道。

那小後生看了他一眼。

在這裡等了這麼多天,大家互相也都混眼熟了。

「匯仁堂的。」小後生說道,沖他抬抬下巴,「你保和堂?」

先說話的小後生點點頭,往這邊挪過來幾步,嘴裡叨著一根枯草嚼著。

「你說,掌柜的讓一天天的守著這定西侯府,有什麼意思啊。」他說道,一面往定西侯府看了眼。「你信他們說的嗎?真有神醫能剖腹治病?」

匯仁堂的夥計縮著肩嗤笑一聲。

「剖腹應該可信。」他故作深沉的說道。

這邊保和堂的夥計瞪大眼一臉敬佩的看著他,這小夥計莫非是個高人…

「只不過割開之後人是死是活就說不定了。」匯仁堂的夥計擠眉弄眼笑道。

保和堂的夥計才知道被他耍了,哈哈笑起來。

「真不知道掌柜的們怎麼就信了,讓咱們來這裡守著…」他嚼著枯草說道。

「管他呢,反正每天給一文錢。不要白不要。」匯仁堂的夥計撇撇嘴說道。一屁股在牆角坐下來。

旁邊是一間食肆,門口跳出一個小夥計。沖他們揮著手巾。

「去,去,臭要飯的,別髒了爺家的地。」他喊道。

在這裡守的風吹日晒幾天的確有些不像人樣了,倆夥計沒好氣的沖他啐了口。

「滾,你才臭要飯的。」他們齊聲罵道。

食肆的小夥計瞧著要飯的竟然如此囂張頓時也來勁了,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的來往起來,正熱鬧著,匯仁堂的夥計忽的哎呀一聲。

「那幾個跑什麼?」他說道,一面看著另一邊跟自己差不多的幾個年輕後生。

此時那幾個後生飛一般的在街上四散而去。

「不幹了?」他喃喃自語,下意識的看向定西侯府。

「出來了!」保和堂的夥計也看過去,一口吐出枯草,竟是一句話也顧不得說撒腳就跑了。

反應有些慢的匯仁堂小夥計還在看著從定西侯府側門駛出的兩輛馬車。

一溜僕婦小廝小心的護著,瞧那陣勢恨不得將馬車抬著走,趕馬的也不是趕馬車了,而是走著牽著馬,一步變成三步的走著。

馬車慢悠悠的走到路中間,不小心在哪個小石子上軋了下。

「你個作死的,沒長眼啊,顛壞了少爺你的賤命還要不要了?」管家立刻怒氣沖沖斥罵道。

趕車的誠惶誠恐的賠罪。

「我的天啊…」匯仁堂的小夥計怔怔看著這一幕,一拍腿喊道,轉頭就跑。

看著這兩人先後跑了,食肆的小夥計頗有成就感。

「算你們跑得快,慢一點小爺打的你們滿地找牙..」他揮著手巾得意洋洋的喊道。

這邊齊悅和劉普成一直看著知府一家離去。

齊悅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只覺得這些日子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