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八十七章心事

第八十七章心事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6 09:16  字數:2712

夜半的時候,輪班的齊悅走出室內。

「我去打點水少夫人泡一泡腳解解乏。」阿如低聲說道。

「你也累壞了,別管了,快去休息一下吧,一會兒還要替換他們。」齊悅搖頭說道。

「我不累,不過是洗洗擦擦的,少夫人你和劉大夫是心累,這才最累。」阿如說道,抬腳去喚僕婦了。

齊悅站在院子里,覺得渾身都累都疲倦,但卻沒有睡意。

她乾脆在台階上坐下來。

「起來,這裡怎麼能坐。」常雲成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齊悅嚇了一跳,忙尋聲看去。

「你怎麼在這裡?」她驚訝問道,話一出口就自己先笑了,「你看我又忘了,這是你家嘛。」

常雲成從廊下走出來。

「你怎麼沒休息去,這麼晚了。」齊悅站起來,活動了下手腳,抻抻筋骨問道。

「忙了些事。」常雲成說道。

他也沒說什麼事,齊悅自然不會去問,二人一陣沉默。

「你怎麼不問問病人情況怎麼樣?」齊悅笑道。

「盡人事聽天命,有什麼好問的。」常雲成說道。

齊悅笑了,這孩子自始至終都沒有問過傷者治的怎麼樣,應該是不想給她增加壓力。

「謝謝你啦。」她說道,「你不用擔心,也不用自責,這件事我就不怪你了。」

常雲成嗤聲一笑。

「真是..」他扭開頭,說道,「自以為是。」

齊悅哈哈笑了。

「你這個人雖然很討人厭。但倒還是個真小人。」她嘻嘻笑說道,「不過,我謝你你也別多想,就事論事一碼歸一碼而已。」

常雲成居高臨下看她一眼。

「是你想太多了。」他皺眉說道。「還是早點睡吧。好清醒清醒。」

他們說話的時候,阿如帶著僕婦送了熱水過來了。

齊悅靠在廊柱上,抬頭看寒夜的星空,吐出一口氣。

「你先去洗洗吧,我一會兒就過去。」齊悅說道。

阿如遲疑一下,看了眼始終站著沒有走的意思的常雲成,便點頭應聲是,帶著僕婦進了屋子。

真是美麗的星空啊。

以前值夜班或者手術進行到半夜的事也多得是,但都沒有機會看看星空。又或者說,從來沒想過要去看這星空。

看星空做什麼?她的親人朋友同事都在身邊,而不是在不同的星空下。

「那兩個丫頭去看你。都說了什麼?」常雲成忽的問道。

恍惚中的齊悅被問得愣了下神。

「什麼?」她收回視線看向常雲成。

「你在莊上住著,嬸娘以及周姨娘都派丫頭去看過你,說了什麼?」常雲成看著她問道。

是說這個啊,齊悅抬手揉了下鼻子,驅散因為寒意而微微的發僵。

「一個勸離,一個勸和。」她笑道,又看著常雲成一挑眉,「你猜哪個勸和哪個勸離?」

常雲成嗤笑一下,表達對她這個問題得不屑。

「你在查我遇害的事啊,查的怎麼樣?」齊悅問道。帶著幾分好奇。

「只要想要做的事就沒有做不到。」常雲成帶著幾分倨傲抬頭說道。

齊悅搖頭嗤笑。

「說的簡單,這世上有些事不是你努力就能有結果的。」她說道,不知怎的,說出這句話只覺得鼻頭髮酸,比如治病救人…..

「你到底在多愁善感些什麼?」常雲成皺眉看她。「治個病而已。怎麼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真令人噁心。」

這一次這個女人沒有像以前那樣勃然大怒反唇相駁。

齊悅依舊靠著柱子,以女人不該有的不優雅的姿勢抱著胳膊。視線依舊看著夜空。

「治病,簡單的兩字,卻是關係到命,別人把自己的命交給你了…」她苦笑一下,「可是,你卻沒做到,這種滋味,你不會明白的。」

常雲成沒有說話。

四周又陷入夜的靜謐中,只有身後屋子裡不時傳來傷者的呻吟,以及胡三等人輕輕的走動聲。

「三年前,我負責了一次前鋒探查。」常雲成忽的開口說道。

這還是這小子第一次主動和她說話,貌似還是談過去。

齊悅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這是我第一次距離東奴那麼近。」常雲成沒有看她,也是看向夜空,聲音沉沉,「我派出二十人的小隊,都是我精挑細選的,這些兵跟了我很久了,是我的親信,我相信,我們這一次一定能大獲全勝。」

他說到這裡停頓下,似乎沉浸在追憶中。

齊悅靠著廊柱站直了身子。

「我按照事先獲得情報,確定了探查路線,然後下令他們出發。」常雲成停頓一刻,接著說道。

他說到這裡又不說話了。

「然後呢?」齊悅問道。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常雲成說道,聲音平靜。

「啊?」齊悅不明白的詢問。

常雲成轉過視線看著她。

「我判斷失誤了,確定讓他們行進的那條路線,不僅沒有探查到情報,反而被伏擊,全軍覆沒無一生還。」他說道,神情聲音沒有一絲變化,似乎在說今晚吃的什麼飯一般。

齊悅怔怔看著他。

「你是說,都死了?」她脫口問道,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啊,都死了。」常雲成看著她,笑了笑答道。

「那..那…」齊悅看著他,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我怎麼沒事是吧,那我怎麼現在還過的開開心心的是吧?」常雲成看著她一笑,「要不然怎麼辦?我也去死嗎?我死了他們就能活過來嗎?有時間悲痛懊悔,還不如好好的活著,多殺幾個敵人,多打幾場勝仗,這樣也可算他們沒有白死。」

他說到這裡面容依舊平靜,但聲音卻隱隱有些發抖,可以想像內心必然極力控制著情緒。

齊悅看著他。

「對不起。」她遲疑一刻說道,「讓你想起這個..」

「你這個女人,總是莫名其妙,該道歉的時候從來不道歉,不該道歉的時候道歉,不可理喻。」常雲成冷笑一聲,說罷大步邁下台階走出去了。

「客套話而已,你想那麼多幹嘛。」齊悅看著他的背影搖頭說道。

夜風吹來,齊悅打個寒戰,她抬頭再看了眼星空。

這個時候那一片星空下,那值夜班的同事們應該也沒睡還在各自忙碌著吧。

遇到病人這種併發症,她們應該不會像自己這樣壓力如此的大吧。

你們這些傢伙,可沒我這好運,能遇到這樣的挑戰!

齊悅露出笑臉。

「好,休息一下,接著來。」她揮揮手,轉動下酸硬的脖子,向休息用的屋子走去……寫了一半,大家先看,我出門值班,到單位再寫,中午發上來,這算半更~

竹子木瓜住手啊,你這樣太破費了!一次就足矣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