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八十五章生變

第八十五章生變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5 09:15  字數:3640

知府夫婦從屋子裡探視出來了,相比於與進去時的焦慮此時二人面上都難掩喜色。

「多謝少夫人。」知府夫人幾步過來,就沖齊悅施禮。

齊悅忙相攙扶。

「多謝侯爺多謝夫人。」知府夫人含淚又對定西侯和謝氏施禮。

「謝什麼,這就見外了。」定西侯說道。

謝氏仲手拉著知府夫人,不知怎麼的那句孩子怎麼樣硬是吐不出來。

「子喬醒了,喊了爹娘。」知府夫人主動對她說道,說著喜極而泣,「姐姐,這是救了我們母子兩個的命·」

謝氏握緊知府夫人的手。

「老天爺都看著呢,你別擔心,這不都好了。」她低聲說道。

「是。」知府夫人擦淚又轉向齊悅,「少夫人,是老天爺賜下你這個貴人,請受我一拜。」

她說著果然要跪下,這邊知府大人也過來道謝,齊悅忙還禮攙扶。

「少夫人受累了,這都一天一夜沒歇息了,我們這就帶子喬回去,少夫人快好好的歇歇吧,等隔日我們再來道謝。」知府夫人哽咽說道,看著齊悅疲倦的面容,熬夜而紅紅的雙眼。

「那可不行。」齊悅嚇了一跳,「這種手術最少住院半個月,哪能這麼快回去。」

「住院?」知府大人不解問道。

「就是他的情況很嚴重,雖然現在看起來沒事,但不敢保證會不會反覆·所以我必須時時刻刻的看著他,這樣才能隨時救治。」齊悅忙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少夫人¨是說子喬還沒好?」知府大人驚愕問道。

「是。」齊悅說道,「還在觀察期,能不能好,目前還不能下定論。」

「可是,可是他不是已經醒了,還能說話了」知府夫婦不能理解,結結巴巴不可置信。

「暫時看起來沒事了,還需要進行後期觀察·看有沒有併發症,這幾天非常關鍵。」齊悅說道。

屋內的眾人都被這話說的沉默了,知府夫人的眼淚頓時又流出來。

「少夫人¨」她腿一軟就要跪下,「求求你」

齊悅扶住她點頭。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想治好他,你放心,我一定儘力。」她鄭重說道。

「是啊,是啊,你們放心·有月娘在,子喬會沒事的。」定西侯也說道。

「菩薩保佑。」知府夫人含淚念佛。

一直靜默不語的謝氏也慢慢的合起手垂目,她的神情如同大家一般焦急緊張,只是微微睜開的眼裡閃著幾分興奮以及期待。

菩薩保佑….

送走知府夫婦等人,齊悅重新消毒之後進了屋子。

「怎麼樣?」她問道。

胡三和張同正在按照她的吩咐勸說傷者換個體位。

「你們這些混蛋小爺…疼…得要死¨還怎麼動!」知府公子虛弱的罵道,一面不停的呻吟。

麻醉藥的藥效過去了,這麼大的切口,自然是要疼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疼。

要是擱在現代是要用止痛泵的,可是現在¨

「劉大夫·你那種只疼的葯給他用一些吧。」齊悅拉過劉普成低聲說道。

「不行,那種藥用多了會成癮的,疼痛乃人之靈性之一·再說這是傷愈之痛,而非奪命之痛,怎麼能一疼就用藥呢?」劉普成搖頭說道。

隨著科技的發達,止疼的藥物越來越多,人的耐受力的確是越來越差。

齊悅嘆口氣,同情的看了眼在床上呻吟不停的知府小公子。

孩子,你早生一千年,所以只能受些罪了。

「那麼只有靠意志抗痛了。」齊悅說道·看著阿如胡三等人·「你們要多和他說話,轉移他的注意力…」

胡三等人忙應聲是。

「要是不動的話·腸子是要粘在一起的,那樣的話可是要再打開一次肚子。」齊悅又矮身到床前·說道。

在傷者醒過來後,知府夫婦來探望的時候,劉普成詳細的給他們說了治療的過程,這孩子已經知道自己是被割開肚子治傷了,雖然對於怎麼割開肚子又縫起來還能活著完全不理解。

「就是¨你把我肚子割開的?」他看著齊悅問道聲音虛弱的問道。

齊悅沖他一笑。

「是啊,你叫什麼名字啊?」她問道,一面查看他身上的引流管子,不錯,都很正常。

齊悅心裡也不由念了聲佛,念完了又苦笑一下,沒想到人稱胸外小快刀的齊悅也有依賴神佛的一天。

「你是雲成哥哥的老婆?」知府公子虛弱問道,「長得….還不錯嘛。」

這小子怎麼說話呢,胡三等人有些汗顏。

「多謝多謝。」齊悅笑道,「來,我們鰣身,我知道你疼,但是男子漢大丈夫的,連割開肚子都敢還怕這點疼嗎?」

這話少年們都愛聽,知府公子立刻來了精神,想到自己被割開肚子還活下來,將來是多麼大的談資啊,在胡三和張同的協助下成半卧式,然後齊悅一直陪著他說話,你多大了,日常都愛做些什麼啊。

「你這女人怎麼這麼愛….跟男人說話?」知府公子有氣無力的說道,「…不守婦道。」

齊悅哈哈笑起來。

「你這小屁孩。」她笑道。

「你才`屁孩!」小屁孩很不滿意雖然渾身都疼一點力氣也沒,但還是掙扎著的喊道。

動作過大,不由倒吸涼氣。

「哎,別怕疼,要多咳嗽,深呼吸。」齊悅說道,一面做個深呼吸的示範,「這樣能避免肺不張¨」

「又不是你疼你說的輕鬆。」知府公子有氣無力的說道,疼的額頭上虛汗一層,他連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