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八十三章相護

第八十三章相護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4 08:45  字數:3749

聽到劉普成的驚呼,齊悅並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

「注意填塞紗布。」齊悅提醒他,來不及跟他講解什麼。

劉普成略一驚慌之後,便收正心神,穩住手中的動作。

「記著用了多少塊布,我縫合時避免遺留體內。」齊悅說道。

劉普成點點頭。

「血壓升高了。」阿如在一旁喊道,「少夫人,時間也快到了¨」

齊悅點點頭,加快了手中的動作,汗水布滿了額頭,不斷的滴下眼中,影響她的視線。

「幫我擦汗。」齊悅說道。

一隻手顫巍巍的伸過來,用一塊布給她擦。

齊悅這才看到是張同,難得他沒有像胡三那樣初次見手術而受不了嘔吐不已,不愧是劉普成的大弟子。

她沖他微笑一下表示感謝以及讚揚。

「引流管子給我。」齊悅又說道。

張同有些踉蹌的轉身拿了消毒過的兩根管子,原本由一根變成兩根管子,已經又被剪成三根了,估計沒多久就將不能再用了,齊悅帶著幾分感慨看了眼。

她帶來的東西越來越少了,也許某一天只剩下她自己這個人,不是,這個靈魂

「心跳如何?」齊悅問道,完成了引流。

阿如忙拿著聽診器塞進她的耳內。

齊悅鬆了口氣,心跳平穩。

剪斷最後一根縫合線,天已經蒙蒙黑了·伴著胡三舉著的燈,齊悅插了導尿管,手術終於徹底完成了。

幾人身上都被汗打濕透了,面色蒼白,如同打了一場仗剛下來。

當齊悅宣布手術完畢時,阿如胡三張同竟控制不住的坐在了地上。

雖然疲憊,但每個人臉上都浮現幾分輕鬆以及喜悅。

齊悅面色依舊鄭重。

「嗨,我知道大家都想喘口氣,但是¨」她沉聲說道·「¨真正的戰鬥從現在才剛剛開始¨」

什麼?剛剛開始?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幾人都驚訝的看向齊悅。

院門打開的時候,齊悅第一眼看到的竟是常雲成。

他就站在門口,像一尊門神,牢牢的守住了大門,在他對面是知府夫婦以及定西侯夫婦。

雖然設置了藤椅軟榻,但並沒有一個人坐著,而都是緊張的看著這邊的院子。

聽到門響時,知府夫婦的心已經跳了出來,當看到齊悅走出來,他們幾乎停止了呼吸。

「好了·手術順利。」齊悅說道,解下口罩。

知府夫人身子一軟,倒在兩邊相攙扶的婦人手裡。

齊悅的視線落在常雲成身上,雖然見他一直背轉身沒有看自己,但還是發現當聽到這句話時,他挺直的身形略微鬆弛下來。

知府夫婦抹著眼淚被下人攙扶著就要往院子里進。

「你們現在還不能進屋看,可以隔著窗戶縫看一眼。」齊悅知道他們念子心切,這種前所未聞的治療實在是太駭人了,這夫妻二人能等到現在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啊?為什麼啊?」知府大人問道。

「因為他剛做完手術,身體很虛弱·需要靜養。」齊悅說道,盡量用最簡單的話來解釋。

「我們不吵他的,我們悄聲的。」知府夫人忙說道。

「那個·裡面很乾凈,他身體虛弱,我們.」齊悅用手在身上比劃一下,「在外邊身上不幹凈,對他不好。」

知府夫婦被說得一頭霧水,被人說不幹凈,這是前所未有的事,大家都下意識的去看自己的身上·這兩天因為孩子的傷不得安生·沒吃沒睡沒洗沒換衣裳的,又是哭又是鬮的·身上的確不太乾淨

「我去換。」夫妻二人忙說道。

「等明日再看吧,真的對他身體不好。」齊悅忙勸道·「我會一直守著他的,你們放心。」

知府夫婦還想說什麼,常雲成站過來看著他們。

「那,那我們從窗戶看。」知府大人立刻說道。

齊悅點點頭,讓開路請他們進去,定西侯和謝氏遲疑一下,也跟著進去了。

常雲成站著沒動。

「謝謝你了,站在了這麼久,辛苦了。」齊悅看著他說道。

常雲成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習慣,抬手摸了下下巴。

「我辛苦什麼。」他說道,轉過身就走,走了幾步又停下,「你辛苦了。

齊悅已經轉身要進院子了,聽到這句話很驚訝的又轉過頭。

常雲成已經大步走開了。

「嘿,我真的很辛苦,多謝你明白。」齊悅提高聲音笑道。

夜色深深的時候,小院里依舊亮著燈火,雖然答應不進去看兒子,但要離開這個院子知府夫婦是無論如何也不肯答應了,齊悅知道不能太強求了,讓人收拾出一間屋子供夫妻二人歇息。

「我會親自守著他的,我知道怎麼護理,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等公了危險期,就要你們費心照顧了。」齊悅再三勸說道。

危險期這個詞又刺激了知府夫婦。

「不是說那個什麼.術的順利嗎?怎麼還是.危險?」知府夫人抓著齊悅的手顫聲問道。

「一般做完手術,都要有個觀察期的。」齊悅笑道,安慰他們,「我們簡稱為危險期嘛,也可能危險,也可能沒事,我只能保證我會儘力的,但結果,我真不敢說。」

對於這種在現代醫院很常見常說的話,讓知府夫婦聽得更糊塗了。

「那這到底是什麼啊。」知府夫人哭道,「到底是治了還是沒治啊。」

齊悅正不知道說什麼,劉普成打開了窗戶。

「治了·大人夫人,公子只是圉為麻醉還沒醒來。」他說道,一面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