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八十一章決心

第八十一章決心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3 13:21  字數:3682

醫生在自己身上做實驗不算什麼稀罕事,齊悅上學時還過同學在自己身上練習打針的呢,但這完全不能跟劉普成做的事相提並論。

她們那是練習技術,無害的,最多疼一下,但劉普成這是在玩命啊1

「你瘋了啊!」齊悅顫聲喊道「疼不疼暫且不說,萬一傷口感染怎麼辦?葯沒有找出來送了命,值得嗎?劉大夫,我給你說過,這葯總有一天會造出來的,你何苦何必……」

劉普成笑了,整理好衣衫。

「值的,就算找不出,也是證明了哪幾種不可用,後來人便能少些選擇。」他溫聲說道「我們為人醫者,怕的不是傷痛,而是看不到路,娘子已經給我們指明了路,這就好了,不管走多少彎路,總走對的那一天。」

齊悅看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震動激動以及滿腔的崇拜。

這就是醫者,這就是醫道,對於他們這種大夫來說,醫生不僅僅是職業,而是人生。

她低頭看著劉普成遞來的那瓷瓶葯。

想起書上看過,李時珍就是遍嘗百草才制出了麻醉藥,也曾經幾次中毒幾乎身亡,在這些前輩醫者眼裡,這是卻算不得什麼大事,而僅僅是他們該做的也必須做的,只要有一點希望就毫不遲疑的嘗試,哪怕一無所獲。

醫道,或許在意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你敢不敢做會不會去做如何去做的這個過程。

這邊的哭聲喊聲再一次衝擊著齊悅。

醫道見到病人首先考慮的不是能不能救,而是怎麼救……

「阿如。」她轉過身大聲喊道。

阿如一直緊張的看著這邊,聽到齊悅這一聲,她忙應聲過來。

「胡三,備水、酒。」齊悅又說道,一面穿上阿如拿出的罩衫。

胡三尚處在對齊悅身份的震驚中,身旁的大師兄推了他一下才反應過來。

「是,師父。」他大聲喊道,舉起手沖著四周的人「請讓一讓,誰能帶我去燒水。」

他的嗓門大,一聲蓋過了屋子裡的哭聲喊聲以及其他大夫的交談聲。

所有人都看過來,然後就看到穿上奇怪衣服的齊悅。

「請大家迴避一下,我要給傷者做詳細檢查,請迴避一下。」齊悅大聲說道。

屋子裡的人愣了下。

「還要瞎折騰什麼,別在這丟人現眼的,你這什麼樣子。」謝氏看齊悅皺起眉頭,低聲呵斥道。

因為一直用大夫,院子里什麼都齊全胡三捧著水和酒很快就過來了。

齊悅沒理會謝氏的話,用水洗了手,酒擦手,阿如遞過來手套,穿戴完畢,齊悅就大步走向傷者。

「少夫人,你……」已經滿面土灰的知府大人怔怔看著她。

「我想試一試。」齊悅說道,說這話站定在滿床翻滾的傷者前「乖,躺好讓阿姨……不是,讓我看看……」

傷者是個十歲出頭的孩子,疼的已經神志不清了哪裡理會她的話。

「幫我按住他。」齊悅說道。

站在近前的是知府夫婦,聞言愣了下,知府夫人掙扎用力將孩子的頭抱住。

「少夫人,求求你……」她看著齊悅哽咽說道。

知府夫人一動作,知府大人也坐下來,按住了孩子的腿腳。

「我會儘力。」齊悅從口罩里發出悶悶的聲音,接過阿如遞來的聽診器「這裡疼?這裡?」

隨著她的動作那孩子發出痛苦的哭叫。

「大夫再給他用些止痛的葯吧。」知府夫人哭道。

「不行,我需要找出關鍵傷在哪裡不能給他止痛。」齊悅說到,伸手在傷者的胸膛腹部按壓不停伴著按壓,孩子發出一聲高過一聲的哭號。

沒有儀器就只有手,只有聽。

太殘忍了,屋子裡的其他人包括哪些大夫都忍不住轉開視線。

「太粗暴了,就是沒傷也弄出傷來了。」有大夫低聲說道。

而這時一聲最慘的叫聲響起。

「是這裡?」齊悅如同發現了新大陸,高興的停下手,再一次按了下。

孩子發出一聲慘叫,饒是爹娘按著人也捲曲起來。

知府夫人幾乎昏厥過去,恨不得給齊悅跪下。

「怎麼疼法?」齊悅問道。

孩子哪裡知道怎麼疼,任憑齊悅問除了哭喊就是哭喊。

「你這個**,**……」他嘶喊中夾雜著咒罵。

齊悅沒有理會,從疼痛的部位以及身體特徵血壓聽診器探查來看,基本可以確定是脾臟破裂,不過讓她奇怪的是,看癥狀內出血似乎控制住了。

「我給他餵了止血的湯藥。」劉普成在一旁說道。

「太好了。」齊悅握了握拳頭,看著劉普成「我還有一些縫線,我可以立刻給他動手術,但是我需要助手。」

劉普成點點頭。

「是老夫的榮幸。他說道。

「師父,我也能幫忙。」胡三也忙喊道。

那大弟子遲疑一下,醫者手藝都是保密的,非本門學徒不傳,人家沒邀請,雖然自己師父參加,但他這個弟子……

「好,阿如帶他們換衣服消毒。」齊悅說道。

阿如點頭。

「跟我來。」她說道,轉身出門。

劉普成和胡三忙跟了去,大弟子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最終一咬牙也跟了出去。

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這種親眼見證神奇技藝的時刻哪怕不要臉皮也不能錯過。

「請大家都出去一下,我需要準備手術。」齊悅舉著手高聲喊道。

屋子裡人亂轟轟的。

「真的要開腹?」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

對於普通人來說,切開人的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