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七十八章無理(和氏璧加更)

第七十八章無理(和氏璧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1 17:09  字數:3936

多謝,還是那句話,只要是評論,對我來說都是有用的雖然總體走向不變,但看著評論借鑒,我調整了好些對話,謝謝大家。

阿如站在院子里,天色已經黑了,其上星星點點,如同寶石。

她想起那一年的初夏,世子爺和少夫人大婚的日子,院子掛滿了紅燈籠,照的所有人都像披了一層紅紗。

再看此時的院子,只有那麼兩盞紅燈,而且是舊燈,沒有半點的喜氣,她是不是該去找些紅燈掛起來…

這個洞房等的時間太久,而且…,

一陣夜風吹來,阿如不由打個寒戰…

而且那個等的人再也等不到了…,

現在這個…¨

阿如猛地回過神,轉身就往回奔去。

齊悅差點被壓的死過去,她用手捶打這男人身子,所觸之處光溜溜常雲成的手已經開始扯齊悅的衣裳,身下的人撲騰的像條魚,反而更添了刺激,他的額頭上不由出了一層細汗,原本不得已而為之的心裡開始〖興〗奮。

身下齊悅已經將雙手高舉過頭,這讓常雲成感受到胸前的高聳更加豐盈,他的手便自覺的尋了過去,下一刻就是雙耳劇痛,

醫生的好處就是知道人身上的弱點…¨

齊悅將這男人從身上推下去,三下兩下的跳在地上被掉在地上的被子差點絆倒,總之很狼狽的站住了。

「你這臭女人,發什麼瘋!」常雲成扶著雙耳怒罵道,他幾乎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聽到嗡嗡的耳鳴。

不會被一個女人打的聾了吧?

「我發瘋?你瘋了才是!」齊悅怒意滿滿,四下扭頭,一把抓起一旁的凳子舉著就砸過來。

常雲成抬手格擋,虧的是練家子,准穩狠的抓住要不然縱然打不斷,也得添些痛。

「這不是如你所願!」他也怒了,喊道,一把奪過凳子啪的扔在地凳子在地上應聲裂開。

「如你媽願!」齊悅罵道「鬼才想和你上床!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常雲成被罵的氣結,他不由低頭去看自己。

很差嗎?

齊悅這邊還處於抓狂狀態。

「想和老娘上床!想和老娘上床!你妹的,別說咱們現在有仇,就是沒仇,也沒這麼容易!」她在屋子裡轉,又抓起一個防身的武器這一次不是對準常雲成,而是對準自己。

常雲成看著她,神情沉沉,眉頭微皺,對於齊悅這一連串的話他一大部分沒聽明白,不過有一點明白了。

「你再敢非禮我,我就死給你看,你就帶個屍體回去交差吧!」齊悅將銀簪子對準脖子。

常雲成看著她,眼神探究。

「看什麼看,把衣服穿上!你個暴露狂!」齊悅瞪眼說道忙又眯上眼。

這光溜溜的男體擺在眼前實在是太刺激了,

常雲成忽的哈哈笑了,不僅不穿衣裳,反而躺在床上。

「穿上衣服就能走了吧?」他問道。

「常雲成,認清點現實,是誰求誰呢。」齊悅氣道。

「我求你呢。」常雲成痛快答道「要是不走的話,咱們就早點睡吧。」

齊悅扭頭就走,伸手啪的打開里門。

在外間的阿如嚇的立刻跟兔子一般跳了出去。

「阿如,你跑的挺快啊!」齊悅喊道。

這邊常雲成在門被打開,以及聽到齊悅喊阿如後伸手撈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了。

他走出來時齊悅已經抓住阿如了。

「你太不仗義了,你這是見死不救啊…」她揪著阿如恨恨的低聲說道。

阿如一臉歉意的賠不是一面又給她指了指門邊示意小點聲。

常雲成站在那裡,外袍穿在身上也不系帶子鬆鬆垮垮飄飄蕩蕩結實的胸膛若隱若現。

「齊月娘。」他喊道「過來。」

齊悅哼了聲。

「你讓我過去就過去啊,我不過去。」她說道。

常雲成大笑,邁步走下來。

「喂,你別過來啊,你再惹急我,我死在這裡也不會跟你回去的。」齊悅躲在阿如身後。

「世子爺,少夫人她¨她還病著¨您…您多擔待¨」阿如賠笑慌張說道,擋在齊悅身前。

「齊月娘,過來,咱們商量一下,看看你的病怎麼才能治好。」常雲成笑道,大步走過來,伸手從阿如身後抓住齊悅拉出來,轉身就走。

齊悅被他抓著胳膊踉蹌跟上。

「再上些熱餃子。」常雲成說道。

阿如遲鈍了下才忙忙的應聲是。

「總之,以前的事有我錯也有你的錯¨」常雲成說道。

齊悅瞪眼。

「以前的就不說了。」常雲成抬手制止她開口,將一個餃子一口吃下,三下兩下咽了「我保證,以後不會有過河拆橋的事。」

齊悅頓了頓筷子,夾了餃子吃。

「我的酒呢?」她看著桌子上自己這邊空空的酒杯。

阿如遲疑一刻。

「少夫人酒還是別吃了¨」她低聲說道。

常雲成仲手。

阿如不敢違抗將酒壺遞給他。

常雲成從桌子這邊伸手給她斟酒。

「請。」他說道。

齊悅點點頭。

「這態度像是求人的了。」她說道,端起酒杯淺淺的吃了。,舉起筷子優雅的吃餃子「不過呢一朝被蛇咬啊」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常雲成說道。

「喲,君子啊?」齊悅似笑非笑看他。

「上一次我並沒有說不過河拆橋。」常雲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後自己添上,含笑說道。

貌似是沒有齊悅回憶了下,不過這不是應該的嗎?

「應該的?」常雲成嗤笑「這世上應該的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