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七十六章返轉

第七十六章返轉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10 10:26  字數:5209

知府夫婦繃緊的神經頓時鬆弛下來,黃知府一腳跌坐在凳上,而知府夫人則吐了口氣暈了過去。

「拉她過來,問是誰。」定西侯喊道。

阿好已經被拎過來了,聽得一聲吩咐便被兩個僕婦押進來,頭髮散亂衣衫不整。

「快說,是哪個大夫給你治好的?」定西侯問道。

阿好跪在地上渾身發抖抱著身子叩頭。

「沒有,沒有。」她哭道。

定西侯有些火大,看著那嬌怯的丫頭,心裡竟沒有往日那種愛憐,取而代之的方才蘇媽媽那句那麼長的疤…,

他不由打個寒戰,同時有些惱怒,這死丫頭,竟然瞞著,這要是在收房的時候才發現,那豈不是要被嚇到

幸好,幸好…

定西侯的臉上浮現滿滿的厭惡,抬腿就是一腳。

阿好被踹的倒在一邊,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大哭。

「死丫頭,人命關天,你還裝什麼啞巴!」他喝罵道。

黃知府噗通就沖阿好跪下了。

堂堂七尺男兒,赫赫威名的知府老爺。

「姑娘,我家孩兒的命就在你手上了,求求你告訴我哪位治好的你。」他啞聲喊道。

屋子裡的人慌了,定西侯忙拉他,阿好也驚恐的翻身沖黃知府咚咚死命的叩頭,額頭上已然血淋淋。

「是少夫人救治的你吧?」常雲成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亂鬨哄的屋子安靜一刻,看向他。

阿好俯在地上哭的渾身發抖.不承認也不否認,在眾人眼裡已然是默認了。

「我去接她回來。」常雲成沒有再問,對已經被攙扶起來的黃知府拱拱手說道「請大人在此等候吧。」

他說罷轉身大步走了,屋子裡的人還處在震驚中。

「少夫人?」黃知府口中喃喃道,看向定西侯「果然是大夫啊定西侯亦是一臉震驚,他知道這個兒媳婦似乎是懂些醫術,但沒想到竟然到了能給人開膛破腹的地步.開膛破肚啊,這不是傳說中神醫扁鵲才有的本事嗎?

我的天,怪不得娘把這個乞丐丫頭當親孫女疼,原來果然美人貴重

謝氏站起來,看著常雲成離開的方向亦是滿面驚駭。

少夫人?

,少夫人?

那賤婢…¨…怎麼可能……,

齊悅拿著魚竿已經在水塘邊坐了半天了。

「少夫人,回去吃飯吧。」阿如在後小聲說道。

齊悅回過神,從湖面上收回視線,伸個懶腰站起來。

「走。」她拎著魚竿轉身。

阿如拿著小凳子魚簍跟著。

斜刺里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刺溜跑過來。

「呔站住。」站在不遠處的護衛喝道。

伴著這聲喝,一根長槍嗖的飛過來,穩穩准準的插在那孩子的腳下。

孩子嚇的驚叫一聲.摔倒在地上,手裡的籃子掉在地上,四五個餃子狀的東西滾出來。

「你們瘋了啊!」齊悅也是嚇的心跳差點停了,沖那護衛喊道。

阿如也忙去扶那孩子。

「別動!」護衛們冷冰冰的喊道,幾步過來隔開那孩子「世子爺說了,萬事小心。」

「這是小孩子!小心個屁啊!」齊悅忍不住爆粗口。

「少夫人,我們在北邊,那東奴三歲的小孩子都能給水中下毒。」護衛依舊冷冰冰說道。

齊悅看著他們,張張嘴只得無語。

「你要做什麼?」阿如扶著那孩子問道。

那孩子顯然本就害怕.此時更是嚇的渾身亂戰。

「請,請,奶奶吃。」他幾乎是用盡了力氣說出這一句話′說完把那籃子往這裡一推連滾帶爬的跑了。

阿如和齊悅喂喂喊了兩聲無果。

「少夫人,是溺水的那個孩子。」阿如對齊悅說道。

齊悅哦了聲,那日匆忙救助又濕淋淋的也沒看清長相,倒認不出來。

「少夫人,是角子。」阿如拿起籃子看了說道。

「餃子?」齊悅忙要去看。

護衛已經從阿如手裡奪過去。

「拿去喂狗。」他遞給另外一個說道。

「喂喂¨」齊悅忙伸手去要,那護衛拿著已經大步走開了。

「少夫人別吃這外來的吃食。」護衛說道,一面伸手做請「少夫人出來時候不短了.請回吧。」

「我說你們應該是保護我的.怎麼感覺我像是成了囚犯了。」齊悅看著他嘆氣說道。

護衛面無表情,對她的話充耳不聞。

齊悅撇撇嘴.走回去了。

「我想吃餃子。」她說道。

「好,好.咱們蒸角子。」阿如忙說道。

「是煮餃子,不吃蒸餃。」

「好好,煮餃子。」

主僕二人一說一答的進去了。

晚飯的時候端上來的就是熱騰騰香噴噴的餃子。

「哈,哈。」齊悅搓著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嘗嘗這千年前的餃子…」

阿如抿著嘴笑,這一連串的事發生了,少夫人還能有吃有說有笑的,真好。

「這就跟治病一樣。」齊悅握著拳頭對她說道「什麼時候都要輸人不輸陣,你越強大,敵人就越軟弱,你軟弱了,敵人就更強大了,所以,不管什麼時候,不管遇到什麼病,醫生也好,病人也好,都要有信心,有積極的態度,相信一定能戰勝病魔,戰勝困難,哪怕心裡怕得要死,裝也要裝出不怕,說不定能嚇到病魔和敵人,因此運氣也許能改變呢,你想,命運還沒怎麼你呢.你就先喪氣沉沉要死要活的,命運之神一看,嚯,太喪氣了,這人沒救了,於是你就真的沒救了。」

這話說的阿如笑不停,她都不知道,明明是倒霉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