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七十章有道

第七十章有道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06 13:31  字數:3636

一匹馬在大路上風馳電掣,似乎無方向無目的一直奔跑不息,一路所過,行人紛紛避讓,揚起一片塵埃以及一片咒罵抱怨。

直到到了一座山丘前馬兒才收起來,慢慢的停下。

馬背上的炭黑斗篷下的男人勒馬看著山丘下的一個村莊。

「世子」身後五匹馬跟上來,一個個氣喘吁吁有些狼狽。

「怎麼這慢?」常雲成皺眉看著他們,神情不滿。

幾人有些羞愧的低下頭。

「跟著我,我都嫌丟人!」常雲成說道,扔下一句話,再次拍馬向前而去。

大家忙催馬跟隨,本好他這次沒有快馳。

柳二媳婦將一雙秀鞋放在碧雲庄門口,虔誠的跪下叩個頭,便起身跑開了。

「看啊,這就是那個被治好的孩子的娘……」

「真的啊,真的治好了……」

不遠處站著的村民指指點點。

「快去那邊燒柱香……」

「聽說抓把土回去沖水喝了能治病……」

伴著這些議論,不斷的有人走到那莊子前,當然他們不敢在正門口燒香,而是在門兩邊的圍牆下,就地堆土插香。

「搞什麼鬼啊?」常雲成牽著馬,看著眼前的景象,縱著眉頭問道。

「世子爺,小的進去問問?」一個隨從低聲問道。

常雲成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

「問?有什麼可問的?耍的什麼把戲!爺會稀罕?」他說罷翻身上馬,勒馬調轉」「做夢去吧,管你們里里外外跟我玩什麼把戲!」

他說完這句話,再不看這邊一眼,揚鞭催馬急速而去,眾隨從不敢怠慢拚命追去,引起門邊一陣喧鬧馬嘶人喊。

「真是胡鬧,快走開快走開,這是什麼地方,膽敢再次生事!」

莊子的門打開了,看著牆邊的人,僕從們頓時驅趕「速速散去,否則送你們去見官!」

回五個男人拿著棍杖喊道,面色不虞。

那些燒香的人立刻轟的散開了,相比於見官,這些人更怕惹惱神仙,很快便跑開了。

「少夫人」你看這」康婆子對著走出門的齊悅無奈的說道。

齊悅低頭看著被踢落到一邊的一雙繡鞋,阿如撿起來。

「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她又看著兩邊牆角胡亂插著的香,還有huā紅,哭笑不得。

做了最簡單不過的人工呼吸,是那孩子命不該絕,想法解了脫水之症,最終起效的是柳二媳婦一開始抓的葯,竟然惹來這些村人如此的震驚,真是讓她汗顏。

也許沒有葯,她還有知識,那些如今大夫們缺少的一些急救護理知識,這些也可以在某些時刻起到救死扶傷的作用吧。

「少夫人,是柳二媳婦送的吧。」阿如看著手裡的繡鞋,猜測說道「我見她偷偷看少夫人的鞋子大小了。」齊悅接過看,她當醫生這麼多年,也收到不少禮物,有金錢紅包,有土特產,最初也曾激動過,惶恐過,後來慢慢的就習慣了,就如同習慣了生死,習慣了有病就治,習慣了一切都有規程,規定的檢查規定的病例規定的用藥」淡然或者說冷漠的看著病人痊癒或者死亡,在她眼裡,這一切就如同吃喝拉撤一樣」沒什麼感覺。

沒想到,來到這奇怪的時空里,做了這麼幾件小小不言的事,收穫的卻是從來沒有過的心境。

她已經多久沒有因為治好病激動過了?

「月亮啊,你說什麼叫醫道?」

「醫道?爸,你又研究什麼古怪學問呢,別整天神神叨叨的,有空帶我上上手術唄……」

「想學好醫術,可不只是鍛煉技術就行了。」

「爸,你又來了……」

齊悅抬頭看著天空,湛藍的如同寶石的天空,沒有一絲污染的天空。

「醫道,就是人道,人性為先。」她喃喃說道。

有了這兩件事,再加上看出這少夫人是個好脾氣,便有大膽的村人來拜訪了。(最穩定,

「你這是風濕,聽大夫的話,好好吃藥就是了。」齊悅認真看了那老者的腿說道。

「夫人,你給開個葯」老頭卻是不信,結結巴巴的跪下要哀求。

「真的,我治不了這個,我也不會開藥的,你這病是慢性病,要養。」齊悅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認真的想了想風濕的護理以及要注意的事項,仔細的告訴這老者。

老者如同得到神仙指示一般死死地記下,但對於齊悅沒有給些葯吃還是很遺憾。

旁邊的康婆子有些不耐煩了,要不是看在他是庄頭的話,哪裡容他進來。

那老頭這才不得不起身,半信半疑的走了,不過走的非常慢。

「我說老張三,你走快不行啊,昨天還滿山的趕牛,今天就要死的似的。

康婆子笑道。

「你們好福氣。」老頭嘀嘀咕咕的說道,一面依依不捨的邁著腳步」「天天守著這仙人洞天福地,我好容易才來沾沾,哪裡就捨得走快。

這話逗得僕從們笑起來,更有幾個男僕跟他熟的很,拎起來推搡出去了。

老頭十分不滿,最終從門外的牆角抓了一把土跑了。

「大多數的病,我真治不了。」齊悅對阿如笑道「千萬別再讓這些人進門了,讓他們好好的找本地的大夫瞧,該吃藥的吃藥,免得耽誤了救治,要不然這就是我的罪過了。,…

阿如點點頭。

「少夫人,為什麼你治不了?我覺得你都懂的。」她又忍不住問道。

「我懂是懂。。。」齊悅撓撓頭說道。

「只是沒有葯。」阿如接過她的話笑著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