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六十九章其心

第六十九章其心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06 09:10  字數:3747

小兒患者護理很重要。

「要給他擦拭,用溫水擦拭,嘴,脖子,還有肛門,避免感染¨」齊悅一邊做一邊說道。

「少夫人,我來吧。」阿如說道。

她已經換上了和齊悅一般的穿戴。

齊悅看著她點點頭,將手巾地給她。

「你可以拿著筷子,喂他水,哪怕沾濕嘴唇也行。」悅又對柳二媳婦說道。

柳二媳婦點點頭。

這一夜,正房裡燈火未熄,整個莊子里的人都沒睡,大家都守在齊悅院子的門口,緊張而又激動的看著。

他們不知道是,在這院牆外,也幾乎站了滿村的人,同樣緊張又激動的看著這間莊園。

「少夫人,體溫降了些。」阿如舉著體溫計看了又看,終於激動的說道。

正在用燒酒擦拭手的齊悅聽見了湊過來看。

她們對著晨光,看著溫度計上那淺淺的紅線。

「昨晚大便多少次?體溫多少?你都記下了吧?」齊悅問道。

阿如點點頭,拿過放在一旁的一張紙。

齊悅接過來認真的看。

「狗剩,狗剩…」

床邊傳來婦人的一聲驚呼,夾著哭聲,外邊的僕從聽到了不由心一沉。

「看來是不中用了。」大家嘆口氣搖頭。

就在這時門被打開了。

阿如抓著一包葯奔出來。

院子里的人又都驚奇起來,難道還沒死?很快到了中午他們就確定這個了·屋子裡傳出孩子的哭聲,雖然很微弱。

「…乖,吃了葯才能好¨」齊悅哄著那孩子,一面將針筒再次送到那孩子的嘴邊,將葯打進去。

孩子驚恐的抗拒,就算母親安撫都沒用,最終葯沒喂進去。

「你這孩子!」柳二媳婦又是氣又是急呵斥道。(最穩定,

「哈,看來精神好多了,來·阿姨¨那個我知道這個很苦¨你吃一口,我就喂你一口糖水好不好?」齊悅笑著說道,一面指著另個碗,用另一個針筒抽了些,「來,你先嘗嘗,看我沒哄你吧。」

她說這話,將那針筒湊近孩子嘴邊,輕輕的打出一兩滴。

孩子的乾枯的嘴唇頓時舔了舔,掙扎的神情稍緩·齊悅笑著再次試探將含著中藥的針筒送過來,那孩子終於慢慢的張開口。

「真是勇敢的孩子!」

「太棒了!又吃了一口!」

「哎呀甜不甜?甜不甜?」

「真厲害!這就吃完了!」

「將來肯定能當個大英雄!」

一管一管的中藥打了進去,看著齊悅一直沒間斷的笑臉,聽著口中不停逗孩子的話,柳二媳婦的眼淚再次湧出來,她用手掩著嘴,將哭聲堵住,任憑眼淚四流。

黑白交替,日升日落。

被安排歇後半夜的齊悅,是自然醒來的·醒過來,立刻披上衣裳就過這邊。

柳二媳婦不眠不休的守著自己的孩子,就是孩子睡了她也不肯休息。

阿如正小心的將石灰燒酒灑在地上·聽見動靜,忙抬起頭。

「少夫人,昨夜兩次大便,這是大便¨」阿如放下手裡的活,將屎布捧過來說道。

相比於前幾日,她的態度很是從容了,似乎手裡拿著的是兩塊新做好的綉帕一般。

齊悅認真的接過查看。

「尿了,尿了¨」這邊柳二媳婦忽的喊了聲·聲音帶著驚喜。

齊悅也很驚喜。

「太好了·只要能控制脫水,能吃下藥·葯就會起效了。」她忙放下屎布,利索的洗手戴上口罩帽子·走到那孩子跟前,從睡熟的孩子身下果然見新墊上的尿布上一片水跡,然後顧不得那孩子是睡著,高興的將孩子抱起來,掂了掂,「阿如,重新調配一下補液的比例,這次要口服用。」

阿如忙應聲是。

「娘¨餓」孩子被這一番熱鬮鬮醒了,發出喃喃的聲音。

這話聽在三人耳內如同天籟,這幾天來齊悅終於能吐出一口氣了。

定西侯府,周姨娘也終於鬆了口氣。

「這混小子!」定西侯將茶杯砸出去。

茶杯滾落在地上,灑在跪著個一個丫頭身邊一片水跡。

「侯爺,侯爺,請讓奴婢去莊子里伺候少夫人吧。」那丫頭抬起頭,俏皮可人的臉上滿是淚痕,哭著說話,露出兩邊小巧的虎牙,不是阿好是誰。

「起來,誰都不用去,讓那混蛋去!」定西侯沉臉喝道。

阿好抬頭看著侯爺,目光不由看了眼站在侯爺身後的周姨娘。

周姨娘沖她使個眼神。

阿好便咬著下唇擠出一個似哭似笑的神情。

「多謝侯爺¨」她說道。

圓潤潤的臉上掛著淚珠,櫻桃般的嘴兒扁著,看上去嬌憨可憐,定西侯的眼神不由直了下。

「那你先下去,侯爺自有安排。」周姨娘說道。

阿好立刻叩頭退出去了,帘子垂下割斷了定西侯依依不的視線。

「讓那混蛋滾過來見我。」定西侯余怒未消,「還有,把那兩個女人給我賣出去。」

「侯爺,不可啊。」周姨娘忙勸道,撫著他的肩頭,一臉不安,「怎麼說也是夫人選的…」

定西侯哼了聲。

「她安得什麼心思我又不是不知道。」他說道「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月娘不知道受多大委屈呢。」°

周姨娘不再說話了,輕輕的揉按定西侯的肩頭。

「沒了老夫人,還有侯爺,月娘這一輩子說起來真是好命。」她感嘆道。

「美人就該有好命。」定西侯笑道,很享受周姨娘的服侍′眯上眼。

周姨娘回到自己院子里,阿好已經在那裡等著,淚眼汪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