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六十八章出手

第六十八章出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05 14:56  字數:3482

柳二媳婦原本沒想這麼做,但聽了昨天那老宋家的孩子的傳言,不知怎麼頭腦一熱就跑過來了。

她並不敢來正門口這裡,只在牆角這邊,抱著孩子對著院子叩頭,還點燃了三炷香虔誠的祈禱。

聲音驚動了下人們,在人家院牆邊點香,這可是大忌諱,僕從們自然驅趕她。

「大娘們,大叔們,真的是沒辦法了,讓俺們沾沾仙氣,給孩子一條活路吧。」柳二媳婦哭道,沖這些人砰砰的叩頭。

懷裡包著的孩子不過二三歲,面色慘白,雙目緊閉,身子不時的抽動兩下證明還有一口氣。

這些僕婦也是窮苦人,在這村裡也住的久了,鄉里鄉親的關係都很好,見狀也是面色不忍。

「柳二媳婦,孩子病了,找個大夫瞧瞧吧。」康婆子嘆口氣說道,從懷裡摸出幾個錢塞給她。

「大娘,大娘,你們家夫人是仙人,求求大娘,讓我拜一拜,讓我拜一拜。」柳二媳婦跪著叩頭哭道「大夫都瞧了,葯也吃了,不管用,都說不中用了,大娘,大娘,我男人死了,就留下這麼一個根,…」「可是,我們少夫人不是仙人。」僕從們有些哭笑不得。

齊悅來到後院,這裡種著桃梨葡萄石榴等果樹,已經摘了多半,但還余者很多,看上去很是好看。

也不知怎麼了,一向在這裡就覺得安靜的齊悅,卻似乎總能聽到院門外傳來的哭聲。

「你是說病了的是個孩子?」她忍不住問道。

阿如似乎在出神,獃獃的站著,沒有聽到她的話,知道齊悅又問了一遍。

「是,門房上說是村裡一個寡婦的孩子,男人去年沒了,只有這一個孩子。」阿如答道。

說完這個,二人便有些沉默。

「小孩子是不好養活啊。」齊悅有些牽強的感嘆了句,扯了扯嘴角,轉過身。

阿如沒有說話,主僕二人各自發獃,卻沒發現各自的手都在袖子里攥緊了。

「不知道今天吃什麼飯。」齊悅故作輕鬆的說道,想要換個話題「走,我們去瞧瞧。」

阿如應了聲,低著頭跟著她走。

齊悅走的很慢,阿如也走得很慢,她們各自沒有察覺。

踏入前院,門外的哭聲已經沒了,想必人已經被趕走了。

齊悅站在那裡呆了呆。

「少夫人。」阿如忽的緊走幾步轉到她身前,看著她,眼睛亦是泛紅「您不是說,您不會也做不到見死不救的嗎?」齊悅看著她有些不知道說什麼。

「是,奴婢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以前,以前奴婢不願意你去治病救人,但是,但是,奴婢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阿如又慌亂的垂下頭,喃喃說道「奴婢原來也有個小兄弟,在元寶之前,也是長二歲的時候,就病了,家裡的錢huā光了也沒又救活,奴婢還記得,抱著他,親眼看著他一點一點的變涼…………」

阿如說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齊悅的眼圈也紅了。

「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不能。」她咬牙說道。

「少夫人,奴婢親眼看到你怎麼樣起死回生的,少夫人,您就再發發慈悲,您不知道失去一個孩子,對於一個家來說,對於當娘的人來說,有多痛苦……」阿如跪下哭道。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齊悅伸手拉她說道。

「少夫人,你說過,命很重的,奴婢不知道,你到底因為什麼非要眼睜睜看著一個孩子死去而不救」阿如抬起頭咬著下唇看著她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呢?齊悅被她問的怔怔的,這裡是她做的一場夢,在這個夢裡她只是個過客看客…………

「阿如,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救人。(最穩定,、,齊悅蹲下來,看著淚流滿面的阿如「那兩次都是我的葯還沒用完,但是你也知道,我沒有那些葯了,而我救人,靠的就是那些葯。」

「可是試一試啊,劉大夫不是說,試一試,那個人那個人不是也救活了嗎?還有那個溺水的孩子,您不是也救活了嗎?沒有那些葯,不是還有少夫人你這個人嗎?」阿如抓著她的手期盼的問道。

齊悅看著她,只覺得心口堵著一團棉huā,讓她透不過氣來。

沒有葯,她這個人真的還有用嗎?

習慣了拐杖走路,扔了拐杖,她還能不能走呢?

似乎沉默了很久。

「好,那我們試試。」齊悅終於慢慢說道。

阿如似哭似笑叩頭。

柳二嫂子抱著孩子失魂落魄的慢慢走著,她深一腳淺一腳不知道要向哪裡去ps

她能感覺到懷裡孩子的生命已經慢慢的流逝而去。

「別怕,別怕,娘陪著你,咱們一起去找爹」柳二媳婦喃喃說道,行屍走肉一般邁入家門,這個家已經不算家了,沒有門,倒塌了半邊的草房,她的視線掃過,最終停在院子里的那顆老樹上。

「娘去找個繩子,等等娘,娘就來了」她喃喃說道。

「大妹半!」一聲急切的呼喚讓柳二嫂子的身形一頓。

她茫然的轉過身,手裡攥著剛找到的一根麻繩,看著出現在眼前的兩個婦人。

「你幹什麼?」婦人第一眼看到她手裡的麻繩,再看這柳二媳婦的神情,哪裡還不明白,忙上前奪下她的繩子。

「嬸子,嬸子,你給我」柳二媳婦陡然被奪走繩子,似乎連最後一絲幸福也沒了,頓時急了撲過來要搶。

「你快點,少夫人要你把孩子抱過去!」那婦人大聲喊道。

這一聲如同晴天露靂震醒了柳二媳婦,她不可置信的抬起頭看著那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