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六十三章無情

第六十三章無情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3-03 15:34  字數:3736

常雲成的動作很快,或者說他早就準備好了,齊悅都沒得及搬救兵,幾個神情不善的婆子已經在院子里等候了,門外轎子也抬進來了。

「常雲成,你敢!我去告訴父親去!」齊悅都快氣瘋了,她費盡心思勞心勞力的不就是想在這定西侯府待下去,此時竟然要被送出去,這簡直就是斷了她回家的路,這就是要了她的命!

她轉身就要往外沖,一面喊著自己的丫頭們。

那些婆子們攔住路,而齊悅的丫頭除了阿如其他的竟然都被打發出去了,並沒有在眼前。

阿如哭著不停的給常雲成叩頭哀求。

常雲成看都沒看她一眼,反而揮揮手,兩個婆子上前塞住了阿如的嘴。

「我自會告訴父親的。」常雲成冷冷笑道,「你不用操這個心,你現在要操心的就是,你是想被綁著走,還是自己走?」

等周姨娘等人聽到消息時,馬車已經離開了定西侯府。

周姨娘氣急趕到定西侯那裡,謝氏和常雲成都在。

「她這段太勞累了,原本舊病都沒好,所以讓她去碧雲莊上休養一段,我怎麼說她都不肯來和父親母親說,只說那樣是不孝,方才為這個,我們還吵了一架,兒子實在氣不過,便自作主張送她去了。」常雲成給定西侯解釋道,「我來給父親母親說一聲,過幾天兒子也去那裡陪陪月娘。」

定西侯原本還有些疑慮,聽了他這也去陪陪月娘的話便笑了。

「也好你們夫妻兩個離別三年未見,也該是自自在在的小聚。」他笑道,「我也好早日抱上孫子。」

「成兒也太心疼媳婦了。」謝氏在一旁淡淡說道,「家裡一攤子事呢,她這就走了,你屋子裡連個人都沒有。」

「不是還有母親嗎?讓母親受累些了。」常雲成笑道,「還有告訴父親,月娘給我挑了兩個丫頭,開了臉。」

定西侯聽了這話更是笑得厲害滿意兒子也滿意兒媳婦。

「憐香惜玉,這是血脈相承。」他伸手拍了拍兒子的肩頭,對謝氏說道,「我也是疼惜夫人你的,等過些日子,我也帶你出去莊子上遊山玩水。」

謝氏啐了口。

「當著孩子的面,胡說什麼呢。」她似是有些羞惱,起身走開了。

定西侯哈哈笑。

站在門口的謝氏慢慢的收回扶著帘子的手,神情黯然的退了回「姨奶奶。」阿金低聲急道,「去告訴侯爺真相是夫人給世子屋裡添人,少夫人氣急了二人才鬧起來了的」

「為了通房跟世子爺鬧起來?」周姨娘看著她,「你覺得侯爺聽了會替兒媳婦撐腰?」

對於侯爺這樣擁美無數的人來說,這是妒婦,是不可原諒的妒婦行徑….

阿金尷尬的低下頭。

「真相。」周姨娘接著搖頭,凄凄一笑,「真相就是女人再鬧再好再聰明都是沒用的,鬧來鬮去,讓你生讓你死的,只不過是男人的情有情,便什麼都有,無情便什麼都沒了。」

「那少夫人就」阿金咬住下唇一臉焦憂。

「這個廢物,不就是兩個通房,沒出息,也值得鬧!」周姨娘咬牙低聲說道,手緊緊的攥起來,從牙縫裡一連擠出四五個廢物這個詞。

阿金嘆口氣。

「我覺得,少夫人不是這樣的人,或許有別的內情夫人這麼久都沒動作可見一定是她暗地裡布置了什麼,不過是等今日這個機會罷了。」她低聲說道。

周姨娘沒有說話主僕二人沉悶的慢行,過了許久她才吐了口氣。

「咱們先顧著怎麼善後吧,各人自求多福吧。」周姨娘淡淡說道「可是,要是她們有心…」阿金伸手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低聲說道。

周姨娘哈的笑了。

「我倒巴不得她們敢這樣做,心裡日夜恨不得人家死了乾淨,卻拖拖拉拉三年都始終不下手.」她用帕子掩嘴低聲喃喃道,眼裡卻是閃過一道亮光。

這丫頭是老太太請皇上聖旨賜婚,如果被這母子兩個害死了.那要是告上去,這母子倆個不死也休想全身而退。

以前在府里,又沒個由頭,這次夫妻鬧,又是世子爺親自送出去,闔府皆知,那女人要是真這個時候死了,可就是.太好了。

「你讓人注意這那邊點,這賤婦指不定做出什麼害月娘的事呢。」周姨娘收起笑,神情肅正的看向阿金低聲囑咐道。

「是,姨奶奶放心,奴婢知道。」阿金點頭。

齊悅是被從馬車上攙下來的,倒不是說因為被綁起來了,而是一路上被顛簸的暈車吐的昏天昏地。

nppsy/nppsy/41/41311/

馬車停下來時已經是半夜了,秋末的夜溫度很低,齊悅不由抱著手縮肩,四周一片漆黑,因為她們這一行馬車馬蹄亂響,驚動了四周一片犬吠,點點燈火便亮起來。

齊悅看著眼前這戶,門前掛著兩盞大紅燈籠,夜風中在地上投下昏黃的燈。

四五個顯然是被突然叫醒的僕從站在門口,手裡提著燈照出他們驚訝的面孔。

「正房收拾好,少夫人要住下。」送人來的婆子簡潔的說道。

「都是日日打掃收拾的,被褥也都是乾淨的。」這邊僕從中一個年長的婦人忙忙的答道。

齊悅還沒來得及看一眼這門庭就被半推半擁進去了。

院子里也是一片冷清安靜,伴著她們走進來,狗吠聲更加的兇猛。

婆子們顯然有些害怕。

「怎麼還養了這個?」她們不滿的問道。

「回媽媽們的話,後院的果子熟了.鄉下的孩子們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