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五十五章奈何

第五十五章奈何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26 09:52  字數:3635

一場宴會過後,大少夫人在內院的地位更加牢穩了,不僅和世子爺夫妻住到一起,還得到了定西侯的喜歡,少夫人在中秋宴上說的那句詩,被定西侯親手寫下來裝襪了掛在屋子裡。

「還笑著去和侯爺要那副字,說要把父親的墨寶掛在屋子裡沾沾才氣……」蘇媽媽對謝氏說道。

謝氏從鼻子發出一聲哼笑。

「侯爺可算是可了心了,這個美人兒媳婦可算是才貌雙全了。」

她說道,慢慢的轉動手裡的茶杯。

可不是,當時侯爺開懷大笑,周姨娘也跟著湊趣。

「那賤婢也算是可心了,心思沒白費。

」謝氏冷笑道,將手裡的茶杯重重的放在炕桌上。

「少夫人還」蘇媽媽接著說道。

話剛開口門外有丫頭報二夫人來了。

二夫人走進院子,便見到謝氏下了台階親自來攙扶她。

「有什麼事派人來叫我一聲,我過去便是了,你怎麼自己又跑出來了。」謝氏帶著幾分擔心嗔怪道。

陳氏笑著拉住她的手。

「我沒事,就是過來瞧瞧嫂嫂。」她說道。

謝氏拉著她進了屋子,分主客坐下,阿鸞親自捧茶。

「二奶奶吃不得這個茶」謝氏說道。

「是,奴婢記得,這是桐木關。」阿鸞笑道。

謝氏這才點點頭放心了。

「你這丫頭有心了。」陳氏笑道,一面看向謝氏」「多謝嫂嫂。」

「說什麼話呢。」謝氏看著她嘆息」「本來身子要好了,當初又是為了我,鬧成這樣……」

說到這裡又是苦笑一下。

「到底是讓你白受子這個。」她說道,神態難掩悲憤。

蘇媽媽有眼色擺擺手,帶著屋子裡的丫頭們退出去了,只留下阿鸞和二夫人的大丫頭采青侍立在一旁。

「嫂嫂,我聽說大哥越發中意月娘了?」陳氏開口說道。

西府的孩子們那天都在宴會上自然看到了那賤婢怎麼哄得定西侯心huā怒放。

謝氏嘲諷一笑。

「他不中意才奇怪呢。」她說道「但凡是個美人,在他眼裡都是好的,這也是當初為什麼那老賊婦如此篤定」

她說道老賊婦三個字收住了。

陳氏似乎沒聽到,輕輕的嘆了口氣。

室內沉默一下。

「我昨晚聽說了,所以特意來看看嫂嫂。」陳氏看著謝氏」「嫂嫂,你莫要氣壞了自己,你要知道,氣壞了自己只有讓那些人更如意罷了。」

謝氏一直緊繃著的神情緩緩下來,面上的傷心再也無法掩飾。

「我不是氣,我只是不服。」她緩緩說道,聲音顫抖「我不服我不服」

陳氏眼中含淚走到她身前握住她的手。

「嫂嫂,我們還有辦法的,還有辦法的。」她勸慰道。

「還有什麼辦法?皇帝賜的婚,休也休不得,那老賊婦把路堵死了除非除非那賤婢死了」謝氏喃喃說道說到死這個字,眼睛一亮。

陳氏察覺自己握著的手攥了起來,忙喊了聲嫂嫂。

「嫂嫂,不可,不可,為了這個女人,不可冒險啊你要是有點事,成哥兒也脫不了干係,別看那秋桐院冷僻無人理會,可是暗地裡多少眼睛盯著呢。」她忙忙低聲說道。

謝氏攥緊了手這才鬆弛下來。

「就是死了,好人家的女孩誰願意來做填房。」她恢復了悲傷,眼淚滑下「我們成哥兒,到底是被她毀了」

「沒有,沒有,咱們成哥兒要模樣又模樣,要身份有身份,年紀輕輕的又在皇帝跟前得眼緣那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好人,多少人家做夢都想進來呢別說正妻了,就是做妾也搶的什麼似的。」陳氏忙笑著說道「這些日子我突然就接到好些帖子呢,又邀請我去玩的,也有要來咱們家玩的,我還奇怪呢,我病了這麼久了,怎麼突然成了香餑餑了,還是采青這丫頭機靈,說人家哪裡是來和我玩,明明就是找機會來咱們家,想要被嫂嫂你看看……」

謝氏聽她說的有趣,忍不住笑了。

「哪有這樣作踐自己的,你原本就是個香餑餑。」她笑著拍了拍陳氏的手,用帕子擦淚,喊采青」「說你是機靈的,還不快扶著你們太太,讓她站這麼久。」

采青是個十七八歲的丫頭,長得不算溧亮,一笑兩酒窩很是可親,笑著忙將二夫人扶回位子上坐下。

這一哭一笑一說,謝氏覺得心裡鬱結之氣果真散了不少,看著陳氏文病孱弱的面容,嘆了口氣。

「總有辦法的,嫂嫂您別著急。」陳氏微微一笑說道。

謝氏長長的出了口氣。

「這賤婢被那賤婦教的越發伶俐,上串下跳的,在這府里鬧騰的,三兩句話就拉攏的侯爺找不到北……

她說道「家裡都看到了,她得了侯爺的歡心,又住到成哥兒的院子里,誰還能奈何奸……」

「對了。」陳氏聽到這句話,想到什麼忙打斷她的話問道」「成哥兒怎麼讓她……」

謝氏看了她一眼。

「沒事,成哥兒前一段不是受了傷嗎?回程的路上遇到一個異人,說是有災,需要陰人壓一壓,還非正妻不可,當然不需要同房什麼的,只要住在一個院子里就成,也不是要多久,十天半月的就夠了,你也知道,咱們成哥兒在外辛苦不容易,我是經不住半點驚嚇。」謝氏笑道。

陳氏這才鬆了口氣。

「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她扶著胸口說道。

「你以為,子就一定肖父嗎?」謝氏說道,面上帶著難掩的自豪」「等過了這時候,即刻就趕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