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五十三章中秋

第五十三章中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24 19:11  字數:4039

常雲成站在千金堂內,臉色很是難看,待看到齊悅低著頭竟然看也不看自己一眼走了出去時,他的臉色更難看了。

還是急急忙忙追著齊悅走的阿如眼觀六路看到了。

「世子爺。」她忙收住腳大聲喊道,藉以提醒齊悅。

齊悅聽而未聞的邁出了門。

阿如看著常雲成的臉色,嚇得立刻跪倒了。

「世子爺,少夫人她她許是心情不好…您」她叩頭說道。

常雲成看也沒看她一眼,大步走出去了,然後看到那個女人站在門前,看著街道一動不動。

街道上行人格外的多,幾乎滿大街掛的都是燈籠,各種形狀的燈籠。

齊悅大白天的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燈籠,見過最多的是過年廟會上,那也是集中在一個地方的一片。

一對夫妻笑著從身邊走過,男人的肩頭上還扛著一個小孩童,手裡舉著一個只有拳頭大小的兔子燈籠,雖然那麼小,但卻是精緻的栩栩如生。

齊悅目光追隨他們而去,嘴邊不由浮現笑意。

阿如心驚膽戰的看著世子爺走近齊悅,她的心提到嗓子眼,卻見世子爺停了下腳,從齊悅身邊走過去,什麼話也沒說,很快匯入熙熙攘攘的人潮中不見了。

「這裡的中秋節挺熱鬧的」齊悅坐在馬車上,一面看著外邊熱鬧的街道,一面感嘆道。

雖然跟現代比起來,物質顯得很匱乏,但氣氛卻是現代所沒有感受到的。

「也沒什麼啊,掛燈籠,賞月,一家人吃頓飯,好的人家請戲班子來唱。」阿如小心翼翼的答道,一面看齊悅的臉色。

齊悅哦了聲,手拄著下頜倚窗看外邊,這美人倚窗很快引起街上人的注意,便有那些浮浪子弟指指點點歪眉斜眼的向這邊笑,甚至還有人想要上前,在看到馬車上的徽記時才唬的止住腳。

「你你們怎麼過中秋?」阿如遲疑一刻說道。

齊悅果然來了幾分精神,收回手坐好,阿如趁機放下車簾。

「我們啊」齊悅想了想「中秋節放假,不過大多數時候在輪班,就算跟十一假期湊一起,也很少出去玩,平常工作太累了,懶得出去,出去也是人擠人的,回去在家窩幾天,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吃吃睡睡,要不然就去唱歌,哎,我可是麥霸哈哈,有機會唱給你聽」

阿如聽得瞪大眼,一句話也沒聽懂,不過看上去齊悅的神情比剛出千金堂時好了很多,她還是帶著笑意,做出感興趣的樣子點頭。(最穩定,

回到家的時候,雖然精神還是有點不好,齊悅還是打起精神去謝氏那邊請安,雖然醫術不能再用了,但這個家她決不能離開,所以為了過的舒服點,還得繼續努力啊。

來到謝氏的院子,還是一如既往的被拒絕進門,如今的謝氏已經毫不掩飾對她這個兒媳婦的厭惡了。

這種厭惡其實也可以理解,包辦婚姻,心中優秀的兒子,卻不得不娶了這麼個兒媳婦,哪個當婆婆的會高興。

不過,等自己離開的時候,那個真的齊月娘應該是已經死去了,不會再回來了吧,這個婆婆的心結也就可以解決了吧。

那麼現在,還得委屈你一陣啊,沒辦法,我就是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身邊的人考慮,不得不自保不得不讓自己過得舒服點。

齊悅慢悠悠的轉身離開榮安院,走了沒幾步就見路上走來一隊人,幾個婆子抬著軟轎,七八個丫頭相隨撐著一把大青傘,擁著軟轎上坐著一個婦人慢行而來。

「是二夫人。」阿如說道有些驚訝。

「二夫人?」齊悅不認得。

「是西府的太太,世子爺的嬸娘。」阿如忙低聲介紹「娘家姓陳,是京城安陽公爺家的小姐。」

她們主僕說這話,這邊的人已經走近來,齊悅可以看清軟轎上的婦人年紀三十六七歲,面容白凈,五官柔和,青色包頭,藏藍對襟長袍,除了髮鬢上戴朵雪青色的絨huā外渾身上下別無飾物,整個人看上去素淡的很,別說跟比她年長一些的謝氏比,就是謝氏身邊的管事娘子們打扮的也比她艷麗。

她歪著軟轎子上,半眯著眼,呈現幾分病態的柔弱,並沒有看到齊悅,是她身邊的婆子們認出來齊悅,停下腳。

二夫人陳氏察覺睜開眼。

「嬸娘過來了。(最穩定,」齊悅笑著施禮。

秋日午後的日光下,那女子笑盈盈的俏立,二夫人陳氏不由愣了下,猛地坐正身子。

「月娘」她帶著幾分驚訝又幾分歡喜,示意轎子落下,沖她伸手「竟遇到你了,聽說你大好了,快讓嬸娘看看。」

這婦人聲音輕柔,神態親切,最關鍵是神情絲毫不作偽,竟是情真意切。

自來到這裡後,齊悅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神情,不由愣了下。

齊悅這一愣,那婦人的手便有些尷尬的空抬著,然後接著輕咳掩嘴收回了手。

「二夫人,我們少夫人,病了一場後,就忘了些事和人」阿如忙解釋道「有些認生……」二夫人陳氏微微一笑。

「我聽說了,果然真是認不得了?、,她笑問道,一面又問請了大夫瞧了沒。

這話依舊是關切,但卻和方才那一瞬間流露的完全不同,此時的就如同其他的人習慣性的客氣問候一般了。

齊悅都懷疑自己方才是看huā了眼。

「多謝嬸娘惦記,看過了,說好好養著,日子長了就自然好了。」她笑著答道。

二夫人陳氏看著她笑著點點頭,慢慢的靠回靠背上。

「你母親在吧?」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