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十四章安慰

第四十四章安慰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21 01:50  字數:4797

費章節16點

謝氏點點頭亦是露出滿意的笑。

「,世子爺了。」有丫頭在外說道。

謝氏頓時鮮活起來。

「不是說要在外住幾天,今日了?」她說道,一面忙忙的起身。

「還是記掛您。」蘇媽媽笑著扶著她,一面問小丫頭,「快問世子爺吃過飯沒?吃了酒沒?誰跟著呢?接沒?」

「奴婢沒問,世子爺和少一起的..」小丫頭答道。

正外走的謝氏和蘇媽媽頓時腳步一頓。

「?」謝氏一臉驚愕,「跟少一起的?」

她轉頭看蘇媽媽,蘇媽媽也是一臉驚愕。

「不是說去丫頭阿如家裡了?,又跟世子一起?」她也結結巴巴的說道,瞪那小丫頭,「你沒看吧?無小說網不少字」

「奴婢沒有..」小丫頭忙忙的說道。

這邊蘇媽媽已經不問了,因為她看到在幾盞燈的引路下,世子邁進了院門,而在世子身後,便是那個。

看著那一前一後走來的一對人,謝氏慢慢的收回手,轉身又坐了裡屋,臉色冰冷。

這是她第一次在外出的進門而沒有在堂屋或者門口迎接。

宮燈照耀下,齊悅那粉色交領上的金線刺繡瑩瑩發光,謝氏視線不自覺掃過時,便總覺得一陣氣悶,於是聽都有些心不在焉。

「…沒想到他帶著妻子,便讓人請了….」常雲成說到這裡時打了個磕絆,不由看了一旁的齊悅一眼。

這個叫來著?

齊悅沒有看他,低著頭看上去很是恭敬,其實目光銳利的人還是能看到她偶爾打一下哈欠。

「..原本是打算吃過飯就,結果許久未見說著說著就晚了。」常雲成乾脆不再提名字,反正大家也他說的是誰。

「也該派人說一聲,大半夜的,嚇得一家人不安生。」謝氏淡淡說道。

「是,母親,了。」齊悅略一施禮從善如流的說道,「當時正好出去了,迴轉進家門時遇到世子爺派人來請,說的挺急的,不敢耽擱便忙忙的去了。」

這也是事實,一切麻煩就是這個常雲成惹出來的,反正我又沒,你們母子倆解釋去吧。

室內略沉默一刻。

母子兩人都不是傻子,自然聽得懂她的意思….

這個賤婢粗俗的令人噁心,從前是,如今更是,謝氏輕輕的握了下放在膝上的手。

「時候不早了,早點歇息吧。」謝氏說道。

「讓母親擔憂了,母親也早點歇息吧。」常雲成起身說道,一面施禮。

謝氏看著露出笑容。

「快去吧。」她笑道。

常雲成這才轉身,一直被當做透明人的齊悅自然跟著轉身。

這邊蘇媽媽親自送他們出去了看著走遠了才轉身。

「出了門,世子一句話也沒說,看也沒看她一眼。」她一面幫著謝氏卸去釵環,一面低聲說道,「,想來真是叫去陪郭小公爺的而已,您看,方才世子爺連喊她一聲名字都懶得,更是瞄都不瞄她一眼。」

謝氏也想起方才的場景,這個性子直爽,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從來不藏著,方才的表現的確是跟這比陌生人好不到哪裡去,她的面色這才稍微好點,散開頭髮倚在引枕上。

「也怪不得他。」她緩聲說道,「那說到底是他的妻子,頂這個名,有些事還真非得她去不可。」

說到這裡面色陰沉,「由不得咱們成哥兒願意還是不願意。」

這幾個字說出來就有些咬牙切齒了。

蘇媽媽也嘆了口氣,給她輕輕揉著腿腳。

這邊主僕怨憤,齊悅並不理會,她只覺得今天身心疲憊但還有一絲興奮,因此離了榮安院就一路面容歡悅的走,至於那個世子,他走得快,走的也不慢,兩個不同的方向井水不犯河水。

沒有麻醉藥完成一次大面積的外創縫合手術,雖然還不結果如何,但光這敢下手擱在現代就是想也不敢想的事,如果說有的話,那就是在艱苦的抗戰時候了,到時候跟別人說的話,只怕都沒人信,唉,不時候才能…..。

「…少,您也不跟世子爺說句話就走了?」阿如在一旁打斷了齊悅的胡思亂想,「認個..」

「那種人,我根本就不指望他能認。」齊悅擺擺頭說道。

阿如哭笑不得。

「少,是您認。」她緊走幾步跟上低聲說道。

「我?」齊悅看她,「我有?我救死扶傷還有了?」

「您是少,是不能隨便出門,更別提做這個。」阿如苦笑道。

齊悅沖她搖搖頭,腳步停下。

「你這是道理,是他騙我去的,而且還是那麼惡劣的手段。」她說道。

阿如也不說好了,想一想的確是。

「還是怪奴婢,那次就不該讓你給元寶治傷,要不然也就沒有這麼多事。」她嘆口氣,自責的哽咽說道。

「天啊,你想呢?」齊悅瞪眼看她,「你這是說,寧願死了?」

阿如凄凄一笑。

「奴婢們都是賤命,死了也就死了。」她喃喃說道,眼淚滑下來。

齊悅看著她無語,這都邏輯啊。

「阿如,我不是少。」她略一沉默之後說道。

阿如一怔之後便自然明白她說的,頓時嚇得魂飛魄散,抬手就去捂齊悅的嘴。

「您是少,您就是少。」阿如咬下唇眼含淚說道.

齊悅被她逗笑了,拉下阿如的手。

「我是說,阿如,我你們規矩多,女子不拋頭露面啊,身份尊貴的人啊不和身份低下的人來往啊尊卑分明啊的,尊敬婆婆啊,我,我都,但是,我可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