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十三章同歸

第四十三章同歸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21 01:50  字數:3771

??費章節12點

為粉紅20加更,謝謝四月微雨、bilumm、西江瑾、n蘇小樂、粉紅雲彩、青菜書蟲子、山海圖、氺爾、rn、halala、金欽、彼岸的書迷今日打賞,謝謝那些我看不到訂閱名字的書友。

我放棄拿手的中醫,挑出西醫為特技寫,就會是一本必將迎來無數吐槽的書,但是,我想寫,我儘力寫好,不讓你們的錢白花。

縫合完畢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

「你說用了這個就可以不生膿瘡?」劉普成拿著小小的藥瓶,在燈下仔細的看,眯起眼很是又好奇。

「是啊,這是抗生素。」齊悅說道,一面將針筒里的葯打進酒瓶里。

「少….娘子,這些…」阿如請示,那些針頭剪子鑷子她都已經煮過收好了,只是那些用過的手套棉布棉球手術巾等等堆在那裡。

「挖個坑,燒了深埋。」齊悅說道。

「都燒了嗎?這些還能用…」阿如有些捨不得,在她看來雖然沾了血跡,還是能洗乾淨的,尤其是那些手套,都還好好的呢。

來時滿噹噹的急救箱已經空了一大半了,那些繃帶無紡布倒還是小事,關鍵是那些葯,都已經徹底告罄了。

「手套留下吧,用酒泡一下然後找個鍋大火蒸一下,也許還能派上用途,至於別的,燒了吧。」齊悅說道。

阿如點點頭,轉身去做了。

「我幫你我幫你。」胡三忙說道。

「你別亂動,你不會。」阿如低聲喝止他,低著頭也不看他,「免得感染了,添亂。」

胡三訕訕的摸頭。

「我幫你燒水。」他又說道,撒腳前面先行一步。

這邊劉普成放下藥,又來看傷者的包紮,所有的外傷消毒藥棉齊悅都用上了,但創口太大,她還是有些忐忑。

「這些都是能阻止生膿瘡的?」劉普成問道。

齊悅點點頭。

劉普成又一手扶袖子彎身給傷者診脈,面上浮現驚訝,又有些迷惑,但也沒有說。

「老夫一直在旁邊看,你是用這個管子就把別人的血給他換入體內的?」他站起身問道。

齊悅給他簡單的說了,但因為辭彙交流困難,說者和聽者越發的糊塗。

「也就是說,並不是任何人的血都能隨便的給任何人輸送?」劉普成問道。

齊悅點點頭,這一點她可得好好的囑咐,免得又出現胡三那樣隨便拿針就去給人縫傷口的。

「娘子的師承何人?」劉普成問道。

這話問的齊悅一愣,不該作答。

「這個,我的師傅很多,不..不也不是叫師傅…」她說道,話說完陡然想起屋子裡還坐著一個人,一個對「」熟悉的比還熟悉的人,舌頭一轉,「..說出來不怕劉大夫你笑,我原本是個乞兒…」

劉普成哦了聲,面上並沒有瞧不起,反而多了幾分敬佩。

「所以呢,一路行來,遇到很多人,這個人教點,那個人教點,被狗咬了學治,被人打了便學治,拉肚子頭疼,反正就是東一榔頭西一棒子,也沒個系統…」齊悅接著說道,一面笑,「還有,我奶奶會的更多,我都是跟她學的,這些也是她留給我的…」

她說這話,指了指已經收拾好的藥箱。

齊月娘的祖母在齊月娘被接入定西侯府前就死了,作為一個流民老乞婦,微小的連塵埃都不如,沒人她的一切,定西侯府見過她的人只有老侯,而老侯如今也不在了,死無對證任齊悅隨意將那些無法解釋的事都推到她的身上。

劉普成面上沒有絲毫的懷疑,點點頭。

「俗世多奇技,」他說道,一面伸手捻著鬍鬚,帶著幾分追憶,「我們劉家祖上原本是做木匠的,給了一個上門乞討的乞丐一個炊餅,那乞丐便留下一個能治蛇纏腰的方子,借著這個方子,我的先祖才一揚成名,開始走上這條路,所以至今祖上留下的規矩,子孫後代見了乞丐上門必不可慢待,每年還要專為乞兒施粥一次…」

真是神奇的傳承,齊悅聽得很好玩,不過她的確民間好多偏方治病的確用科學解釋不清。

還有蛇纏腰這個病…

「你們治這個急性皰疹的?那個方子真的特別管用?一般我們用阿昔洛韋片,也沒好的辦法…」齊悅帶著幾分好奇說道。

「皰疹?阿..起微?」劉普成聽得一頭霧水,不解的問道。

齊悅搓搓手訕訕笑了。

「娘子,時候不早了..」阿如從後邊走出來低聲說道,打斷了她們的談話。

夜色濃濃了,街上早已經沒了白日的喧嘩。

「那這個傷者…」齊悅有些遲疑。

「娘子放心,老夫會親自看著,娘子白日再來。」劉普成說道。

阿如偷偷了看了眼一直坐在一邊的世子,伸手扯齊悅的衣袖。

「那好吧,該做的都已經做了,盡人事聽天命吧。」齊悅說道,「我明日一早就來,今晚這個點滴不要停。」

點滴…劉普成順著她所指看那個倒掛的酒瓶。

「這裡面的熬制的,我已經讓阿如告訴你的學生了..」齊悅說道。

她話音才落,就見劉普成肅然站直身子。

「是哪個?」他大聲問道,「哪個娘子這個點..點滴做的?」

問詢下去,立刻有一個小學徒誠惶誠恐的跑了。

「叩頭。」劉普成肅容說道。

小學徒噗通就給齊悅跪下了叩頭。

「這是干?」齊悅嚇了一跳忙阻止。

「你向娘子發誓,自此後是娘子門下,絕不會欺師滅祖吐露半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