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十二章勇者

第四十二章勇者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21 01:50  字數:3744

費章節12點

看著這些急紅了眼的人們,齊悅又是急又是惱火又是難過。

「不是因為這個。」她只得舉著手大聲的喊道,蓋過這亂鬨哄的叫喊聲。

「那是為?」定西候世子問道。

「這個葯。」齊悅將那些麻醉藥的藥瓶一把抓起來舉給他們看,「是用來消除手術時痛苦的葯,現在全部都用完了..」

說到這裡她又笑了。

「本來還有點,不過被你們用來實驗了…」她說道看向一旁的元寶,「可見害人者必自害…」

「少他娘的廢話!」定西候世子陡然喝道,面容瞬時變得陰沉。

自他來到這千金堂,一直是神情淡然,就連砍人時也帶著笑,這還是第一次露出嚴厲的神情,以及罵人,還是罵一個….

這句話吼出來,讓大堂里所有人的心跳都咯噔停了下,他們已經這個男人身份不低,是這永慶府第一高門貴族定西候府的世子啊,別說罵個人了,就是打死人,也沒人敢把他樣。

「世子爺..」阿如眼淚湧出來,噗通就跪下了叩頭。

「你他娘的喊喊?還好意思罵我?」齊悅啪的將手裡的藥瓶砸在桌子上,並沒有如大家猜測的那樣掩面哭起來,而是豎眉瞪眼喝道,「自作孽不可活,你活該!」

滿堂人的剛恢復正常的心跳頓時又停了,阿如更是嚇得連眼淚都不流了。

「你..」定西候世子盯著她,面色陰雲密布,額頭青筋漸爆。

「我說的不對嗎不跳字。齊悅毫不退讓也瞪著他,樣的家屬沒見過,樣的醫鬧沒見過,治病的時候,這裡是醫生的地盤,才不會輕易就被別人控制!怕你?!才怪!

「好了,都別吵了。」一個男人搖頭說道,一面伸手將定西候世子拉住,一面沖齊悅溫和一笑,「這位娘子,沒有這種葯,手術是不是真的不能做了?」

「那當然,你要是要用針線把血管,肉,皮縫起來的,得有多疼,沒有麻醉藥,人根本就受不了。」人給我笑臉,我自然給人笑臉,齊悅神情緩和說道,一面嘆口氣,想起看向那大弟子,「哎,對了,你們,你們有沒有麻醉藥?」

「麻醉藥?」大弟子面色糾結。

「你們叫?麻沸散的?」齊悅問道,「就是華佗李時珍都發明過的..」

「華佗我,只是這李時珍是何人?」大弟子問道。

齊悅張口結舌。

「不管是人吧,你們中醫應該也有麻醉的葯,快些給他用。」她甩開這個問題忙忙說道。

「華佗神醫所創的麻沸散我們無緣得見,如今只有睡聖散,不可否?」一個聲音從外邊傳進來。

大家尋聲看去。

「師父。」千金堂的學徒們頓時滿面驚喜的喊道。

這是一個年約五十的老者,鬚髮斑白,穿著長衫,面容慈祥,這便是千金堂的主人,劉普成。

不他時候站在這裡的,所有人都被齊悅這邊吸引了注意力,竟無一人察覺。

劉普成時,正從元寶旁邊站起身來,一面放下袖子,顯然剛查看過元寶的傷口。

「您了?」

「師傅您時候的?」

弟子們紛紛涌問候。

「且不說這個,救人要緊。」劉普成擺手制止徒弟們的喧嘩,邁步上口中說道,「這位娘子,可能一試?」

齊悅看著這老者,點點頭。

有了那老者的歸來,滿堂的學徒有了主心骨,很快按照他的吩咐端來了葯。

齊悅停止了輸血,看著那老者親自喂傷者喝下藥,然後等待葯起效。

「娘子,請試一試吧。」劉普成說道,一面讓開位置。

也不行不行,齊悅深吸一口氣,剪開包紮。

血肉模糊的傷口還是讓阿如心慌,她忙轉開了視線。

齊悅拿著剪刀慢慢的接近失活的肌膚,伴著剪刀的動作,傷者陡然發出一聲慘叫,但他很快咬牙忍住,卻已經痛的渾身不自覺的發抖。

齊悅咬著牙剪下了這塊肌膚,然後拿起持針器慢慢的穿向一根血管….

痛聲無法剋制,傷者渾身痙攣。

「不行。不行。」齊悅放下針鑷子,搖頭喊道。

所有人這才見識到有多痛,然後大家忍不住去看一旁的元寶,想起方才他縫合的時候,就跟沒事人一般。

「這麼厲害的麻醉藥啊…..」有人忍不住喃喃自語,看向被齊悅扔在一旁滾落在地上的空瓶子。

伴著方才的動作,再加上解除了包紮止血帶的束縛,傷者傷口的血又開始湧出。

「果然是不行啊。」劉普成臉上也是失望,「當年傳華佗神醫剖腹救人,一碗麻沸散吃下去,無痛無覺,看來是真的,只是偏偏失傳了…」

齊悅一臉的沮喪,沒有器械,她就跟聾了瞎了一般,沒有葯,她就跟沒了手腳一般,用都沒有….

爸.,我真的是用都沒有啊….

爸,離開了那些器械,離開了那個環境,我真是都不行的…

「大夫..」傷者虛弱的喊道,「沒關係,我能忍的,給我拿根棍子咬住,只要不咬到舌頭,我就能忍的,你別管我,繼續縫吧..」

「不行的,這痛不是你想忍就能忍的..」齊悅矮身在他面前,聲音低沉的說道。

矮下身,第一次認真看清這傷者的樣子,還很年輕啊,也就十七八歲吧,這古代的人真是早熟啊,十七八歲擱在那裡,還是被社會庇護的學子們呢。

「大夫長得這麼漂亮,不是說秀色可餐嘛,我看著大夫,就能止痛了。」傷者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兩排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