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十七章手下

第三十七章手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12 10:13  字數:3560

這話傳到秋桐院,阿如氣的渾身哆嗦。

「她們,她們這是太過分了。」她說道。

齊悅坐在臨窗的大炕上繼續翻看那人口冊子,桌子上還放了好些紙,她不時提筆在上面寫幾個字。

「…這個蔡三婆子是管針線的,她女兒鍾兒認了誰當乾親?」她問道,卻是沒聽到阿如的話。

「…那幾個小丫頭說,是認了管廚房的董娘子當乾娘。」阿如答道,看著齊悅點點頭,提筆又寫了幾個字。

「少夫人,你看著人口冊子看了這幾天了,這能看出什麼?」阿如忍不住問道。

齊悅合上冊子,放下筆伸個懶腰。

「一個單位嘛,不就是人事財務兩件要緊的,這其中人事又最重要,看花名冊當然是第一要事,能看出的事多了。」她笑道。

阿如哦了聲。

「那選丫頭的事,肯定是這些婆子們在後嚼念的,不如讓我出去走走,那些老姐妹們找一找,總比讓她們這些埋汰的好..」她說道。

「不用,那成什麼了?我這當家理事的,連個新班子隊伍都拉不起來,笑死個人吶。」齊悅搖頭笑道,說這話往外邊看了眼,「這不是來了。」

阿如忙看去,果然見蘇媽媽帶著幾個丫頭進來了。

「少夫人,人選好了,你來瞧瞧,定奪下留下那幾個。」她邁進來笑道,招呼身後丫頭在台階下一字排好。

阿如站在門口先看了眼,見這十個丫頭高高矮矮胖胖瘦瘦,長得也多是粗傻的,再不然就是一瞧就妖嬈不安分的,心裡就憋了火,以往這等貨色根本就第一輪就過不去,還能站到眼前備選!

沒了老夫人竟然步步艱難到如此…阿如神情黯然,老夫人您去的太早了,丟下少夫人一個人太年輕了…..。

齊悅倒高高興興的說著我來瞧瞧站過來,目光逐一掃過這些丫頭,見有的肆無忌憚打量自己,有的害羞低著頭不敢看人。

「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聽聽。」齊悅笑道,「就說自己叫什麼多大了擅長些什麼,原先在哪裡當差的就行了。」

丫頭們一番縮手縮腳之後便都說了,有說的詞不達意有說的聲如蚊蠅有的乾脆就沒聽明白齊悅要她們說的什麼,寒磣的只讓蘇媽媽都有些不忍聽。

齊悅含笑從頭到尾的聽完了,沒有露出絲毫不悅,然後指了其中三個聲音最亮說的最利索的人留下了,就有那個長得妖嬈的。

這一下出乎大家意料,就連那個丫頭本人都很意外,她一向自詡貌美,一直想著能在侯爺跟前當差,只是侯爺跟前美人太多了沒她機會,又想在幾個少爺跟前,卻每次管事娘子選人時第一關就被刷下來,反而那些長得不如自己的都選上了,可見是天妒紅顏人作怪,這一次她沒想來,是遭了人暗算才被蘇媽媽拎來的,只當還是白受一回侮辱,沒想到竟然被選上了,可見少夫人一定是看中她的美貌,要用來籠絡世子的。

「少夫人。」那丫頭噗通就跪下了,媚眼閃閃的,「奴婢一定伺候好您和世子…」

此話一出,齊悅蘇媽媽阿如皆是一臉黑線。

不僅不安分,還是個傻的……

一個大丫頭阿如,四個二等丫頭,定西侯府中大婦身邊的規格算是配齊了,雖然四個二等丫頭一個病著三個歪歪扭扭的新手,但至少拉出去面子上是可以了。

「餘下的八個三等丫頭,十個四等丫頭,直接從府里撥過來。」阿如拿著名冊子說道。

齊悅點點頭,不到天黑,餘下的丫頭使喚婆子們也找齊了。

只不過看著站在院子里的那些人,阿如怎麼看都不那麼順眼,齊悅倒是依舊高興的很,興緻勃勃的搬了椅子來講話,如果不是阿如再三打眼色,說不定晚上秋桐院還要來個大聚餐呢。

手下配齊了,第二日蘇媽媽帶領著的管事娘子們也都按時過來了,只不過依舊沒齊,今日這個沒來,明日那個沒來,甚至有些則一直沒來,齊悅只是點點頭笑著並沒有說什麼,每日讓這些管事婆子們來也沒別的事,就是讓每個人說說今天有什麼事要做,打算怎麼做,第二日的時候再讓說說做的怎麼樣,好了誇兩句,不好了也只是讓再做去,這等不痛不癢耽誤工夫的事,漸漸的來的人更少了。

連鵲枝等人都看不下去了,齊悅卻依舊沒事人。

「這也沒什麼可愁的啊,府里什麼都有定製,有管事娘子,你別總把自己緊張的舒不開臉。」她笑著打趣阿如。

「對呀對呀,姐姐,少夫人肯定沒問題,這不是都挺好的嘛。」阿好也說道。

阿好已經能下床活動了,只是做不得重活,也不敢劇烈活動,按照齊悅的囑咐完全被當做小姐養起來,每天被抬到院子里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什麼的,好湯好水的喂著。

「你可給我爭氣點,閻王殿上把你拉回來的,多有面子。」齊悅笑道。

這話讓本來愧疚自責覺得無用而哭的阿好又噗嗤笑了。

「聽少夫人的話。」阿如看著她只是說道。

當初就是因為不聽少夫人的話,才惹來這場禍事,阿好點點頭,乖乖的聽話。

阿好歇了起來,原本該她作為第一位的二等丫頭做的事都由鵲枝來做了,鵲枝成了齊悅對外發號施令的人,阿好因為病退居其次倒也可以理解,阿如如今也清閑的很。

「姐姐,會不會覺得少夫人不喜歡咱們了?咱們也幫不上忙,反而不如新來的鵲枝…」阿好偷偷的問阿如。

阿如坐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做針線,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