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十四章登堂

第三十四章登堂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2744

阿如一愣,不明白她突然問這個做什麼。

「是..」她答道,面上幾分驚異,「少夫人,您…」

「看來我得去見見你們這位夫人了。」齊悅一拍手,從椅子上站起來說道。

阿如看著她,神情由驚愕到驚喜又到擔憂,噗通跪下了。

「少夫人,您,您不用為了奴婢們…」她伏地哽咽道。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原本你們這裡什麼事什麼人的,我並不在乎也不想摻乎,但總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跟我的人倒霉,我就是一閉眼走了,心裡也有些不安,再說,我也不是單單為了你們,誰不想讓自己過得舒服點,總是這樣,我可過不下去…」齊悅笑道,「來,給我更衣吧。」

庫房這邊相對來說清閑一些,因此在上午其他地方都是最忙的時候,這邊的婆子們卻能聚在一起閑話聊天,也有偷偷躲進屋子裡打牌的,在這一片熱鬧中,那個拿著掃帚認真打掃庫房牆角窗戶的婦人就顯得格外扎眼。

「我說馮婆子,這庫房單靠一天三掃的可不行,沒人氣再好的東西也放不住啊…」

「..你那庫房,除了耗子就沒別的活物光顧,別白費力氣了…」

「馮婆子..瘋婆子..」

「看她還能撐幾天,早晚趕走了事。」

其他婆子們不是嘲笑譏諷幾句用於取樂,那馮姓的婦人卻依舊低著頭做自己的,如同什麼也聽不到。

就在大家說的正熱鬧時,見不遠處匆匆走來一人,巷子里背光,婆子們眯著眼一時看不清。

「馮媽媽在嗎?」那人問道。

走近來,大家也看清了,是個十七八歲的姑娘,穿的是絳紅比甲嫣紅裙,先沒看清面容,單看這穿著是房裡的大丫頭的打扮,婆子們都忙忙的站起來。

「姐姐是要找….咦?是..是阿如!」幾個婆子上趕著問好,點頭哈腰一般陡然看清形容便是一驚。

「是。馮媽媽在嗎?」阿如含笑說道,對她們的一驚一乍並不在意,而是向裡面看去。

那個婦人依舊孤零零的打掃著,聽到阿如喊了聲,手微微一頓。

「馮媽媽,我來取件首飾。」阿如看到她,高興的說道,一面避開那些婦人們走過來。

那婦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轉過身怔怔看著走近的阿如。

「喏,這是少夫人的對牌,少夫人要用那件九尾大鳳釵,我記得是收在這裡的。」阿如說道,伸出手,遞過來一個對牌。

馮婦人身子微微顫抖,看到那遞到眼前的朱紫色對牌。

「少夫人。」她猛地抓過對牌,激動的跪地叩頭,「老奴這就給您開庫房!」

且說另一邊,劉媽媽匆匆的離開了秋桐院,徑直就來到榮安院。

「沒死?」蘇媽媽聽了她的話很是驚訝,「怎麼可能?你看清楚了?那晚那大夫不是說沒治了?」

「可不是,先前那幾個都是最多熬個兩三天就….」劉媽媽忙說道,話說一半,被蘇媽媽瞪了一眼,這才發覺自己說的什麼,嚇得一頭汗咬住了舌頭。

「這丫頭身子好福氣大,好了就好了。」蘇媽媽恢復淡然神情說道,「你下去吧。」

劉媽媽應了聲退了出去,才走出門,就見不遠處有人走來,再看周圍的來往的丫鬟婆子們都停下看著那人。

「誰啊?」劉媽媽嘟囔一句,眯起眼看著來人,能穿著那樣好衣裳的,除了府里的小姐們….

她看著看著終於看清了,猛地拍了下腿,轉身就又跑進院子。

「蘇媽媽,蘇媽媽,了不得了,來了..」她喊道。

蘇媽媽剛掀起正屋的門帘,陡然被她這一嗓子喊得一股火。

「幹什麼大呼小叫的,像什麼樣子,夫人在裡面呢。」她低聲喝道。

「少夫人來了。」劉媽媽顧不得她的呵斥,忙忙的說道。

蘇媽媽聞言一愣。

「她來了?」她有些意外。

「是,一定是為了那丫頭的事..」劉媽媽低聲說道。

蘇媽媽嗤了聲笑了。

「她?別說有沒有那個心,先說有沒有那個膽子吧,再說,怎麼,丫頭犯了錯,還不能管教了?」她一臉不屑的說道,瞪了那劉媽媽一眼,再看了外邊一眼,就要掀帘子進去,但抬腳卻又停下來,有些不可置信般的轉過身,看向門外。

劉媽媽見她臉色有異,便也跟著看過去,齊悅已經走到院門口了,正邁過門檻,身後跟著丫鬟阿如。

「我來給夫人請安,夫人可在?」齊悅含笑說道。

兩邊站著的丫鬟們都瞪大眼有些失態的看著她。

「少夫人..夫人她…」蘇媽媽最先反應過來,才要說話,就聽內里腳步響動。

兩個丫鬟低著頭走出來,將珠簾分兩邊打起。

「少夫人請。」她們齊聲說道。

齊悅微微停了下腳,看向正堂里出現的在視線里的那個婦人,來這裡算下來也快要兩個月了,第一次見到這具身主的婆婆,古代人結婚早,婆婆真年輕的,眼前這婦人不過是三十五六的年紀,這在單位就是和自己在一起玩的同輩人呢,穿著玄色鑲領對襟褂子同色鑲邊馬面裙,挽著元寶如意鬢,插著一直龍爪菊卷鬚金釵,面色端莊,神態祥和,端坐在椅子不喜不怒看過來。

這也是謝氏三年來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兒媳婦,自從將她扔進秋桐院,免了一切請安逢年過節祭祀活動,久的都要忘了家裡還有這個么人。

當然,她的心裡是絕不會用兒媳婦來稱呼這個女人的。

這個小賤人穿著大紅縷金梅花對襟褂子,隨著走動可以看到那深紫馬面裙上翻起的繁雜花紋,頭上戴著一隻九翅金鳳釵,珍珠流蘇在日光下映照的臉龐更加靚麗,精緻妝容的臉上是燦爛的有些刺眼的笑,就這樣一步一步而來,兩邊的丫鬟婆子皆是看呆了眼,杵在原地,目光追隨她邁上台階,站到了屋門口。

「你來了。」謝氏緩緩開口說道,面上沒有絲毫的笑意。

「是,夫人,我來了。」齊悅笑答道,一手拎起裙子邁過高高的門檻,走入堂屋中。

----------------------------------------------------

抱歉,過年了放假了,婆婆家媽媽家乾媽家來回跑,買東西收拾家送禮物團團轉,親朋好友相見吃飯歡,急急忙忙寫了一半,大家先湊合看,更新時間不定,大家見諒,也放假了,多去玩陪陪親友什麼的,得空掃一眼更新就好了,千萬別守著,八天假期過了保證恢復正常。

推薦:

沐水游新書《貴婦》

一念起,萬水千山;一念滅,滄海桑田。

在棺材裡醒過來的那一瞬,葉楠夕看了足以影響她以後所有選擇的一幕。

她從未見過一個男人能將那麼多情的一句話,以如此無情的方式說出來。

因此,在面臨自己將重回夫家大宅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拒絕,然而魚死網破亦非她所願……

下面有直通車,順便還沒看過我以前書的童鞋也可以先去看,那些都是完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