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九章午間

第二十九章午間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2491

夜色降下來時,吃過簡單的飯菜,阿如和阿好收拾出來。

「阿好,聽。」阿如忽的低聲說道。

阿好嗯了聲,豎著耳朵聽。

夜風中隱隱有絲竹歌弦聲傳來。

「哦,前邊開宴了..」阿好說道,眼睛閃了閃,帶著幾分憧憬,「今晚一定很熱鬧,姐姐,你說世子現在什麼樣了?走了三年了,我都忘了..」

阿如看著院門外笑了笑。

「世子啊,一定長得更好了。」她說道,推了推還在歪著頭想的阿好,「快走吧,早點收拾了,燒點水,讓少夫人洗漱。」

阿好點點頭二人說笑著進廚房了,屋裡的齊悅放下豎起的耳朵,有些頭疼的搓了搓臉。

老天爺,都這麼久,怎麼還不讓我回去啊,連戀愛都沒談過,就直接跟人家當老婆,這也太耍我了吧。

這一晚上伴著夜風中時隱時現絲竹歌弦歡聲笑語,齊悅睡得是噩夢連連,夢裡一個兵馬俑般的男人死死的纏著她不是打就是罵甚至還要欲行不軌。

第二日看著齊悅明顯沒睡好的樣子,阿如嘆了口氣,神情有些黯然,說不在乎哪能不在乎呢,久別的丈夫歸來了,妻子卻不能相見。

晚上依舊有熱鬧傳來,據阿如分析應該是親朋好友都來探望了,這一天並沒有人來她們這裡,似乎秋桐院的三人已經完全被忘記了。

齊悅有午睡的習慣,每到這個時候,阿如和阿好都會坐在自己屋子裡做些縫紉活,雖然府里有針線婆子,但她們秋桐院的東西總是遲遲領不到,送過去的活也是排在最後,甚至活沒給做了,東西還能丟了,所以乾脆阿如和阿好兩個人自己做,這些繡花縫補倒都是必修過的技能,做起來也不費事。

「少夫人的鞋好像磨了邊了。」阿好一面綉著一塊手帕,一面想起什麼對阿如說道,「我放到耳房那邊的鞋櫃里了。」

「我去拿來修修。」阿如便放下手裡的活站起來說道。

七月的正午有些炎熱,院子里外傳來秋蟬的鳴叫,家裡的粗使丫頭日常也粘蟬趕鳥,只不過她們秋桐院這裡無人理會,阿如只怕吵到齊悅睡覺。

「少夫人晚上睡不好,你去外邊粘蟬去,別吵到少夫人歇午覺..」阿如說道。

阿好應了聲,走出來在院子里拿了一根竹竿就打開門出去了。

阿如輕輕的走到齊悅屋子的門口,還沒掀帘子,就透過紗簾看到齊悅正站在正堂的凳子上,手裡還拿著一條單子,嚇得她一聲尖叫。

「少夫人,你..你..」阿如撲進去,抱住齊悅的腿就大哭。

拿著一條床單當做繩子的齊悅很是尬尷,因為這具身主的合法丈夫歸來,她坐立不安,恨不得一覺醒來重回現代,但偏偏不能如願,她左思右想這具身主是上吊時被自己附身了,那再上吊一回是不是就能穿回去,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橫豎也沒別的法子想,便鬼使神差的來試試,剛站上來就被阿如撞到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只得哭笑不得的解釋,一面伸手安撫阿如。

阿如積攢多日的情緒伴著這一聲哭宣洩而出,根本就控制不住,哭了好一會兒齊悅又好說歹說,才讓她情緒平復下來。

「這可不是玩的…」阿如聽齊悅磕磕巴巴的解釋,流淚說道,一面跪下來抱著齊悅的腿,仰頭哭道,「這可玩不得..」

「是,是我錯了,我不玩了。」齊悅笑道,再三伸手拉她起來,拿著手帕給她擦淚。

「少夫人,您心裡難過的話,就哭著說出來,這麼久了,您別把奴婢當外人…」阿如哽咽道。

「我真不難過…」齊悅笑道。

「世子一定會來看你的,要不然,就讓奴婢去見見世子..」阿如說道。

「可別。」齊悅嚇得忙拉住她的手,「都沒人通知咱們一聲,顯然是不想咱們出現,你這時候去,只怕要惹惱人家,只怕落不到好,等等吧,反正人回來了,不可能一直不見的。」

阿如點點頭,擦了淚看著齊悅。

「那少夫人可不許再做傻事。」她說道。

齊悅忙忙的點頭再三保證。

「阿好呢?」她岔開話問道。

「我怕夫人睡覺吵,讓她出去粘蟬了。」阿如說道。

粘蟬,這個齊悅倒是沒玩過。

「好玩嗎?」她笑著問道。

粘蟬好不好玩的,阿好倒沒感覺,相比之下她更想快點把給少夫人的帕子綉好,此時天熱手帕子都不夠換洗的,因此做這個覺得耽誤了時間心裡很窩火。

「讓你們叫,讓你們叫,哼,偷懶的蹄子們,看人下菜碟的蹄子們,狗眼看人低的不管我們這兒的蟬兒…」她一邊圍著樹一顆一顆的轉,一面嘟嘟囔囔,「去,去,離了這裡,都去人多的地方叫去…」

「阿好。」

忽的有聲音喊她。

阿好舉著桿去看,見不遠處的路上一個穿紫衣服的丫頭沖她招手,大中午的日頭正亮,晃得她有些睜不開眼。

「誰啊?」她問道,「叫我呢?」

「阿好,你快來。」那丫頭招手喊道。

「什麼事啊?」阿好拿著竹竿走過去,走近了見是一個面生的丫頭,認真認了一會兒才認出來,「是夫人院里的銀環啊,你找我?」

「我現在去世子院里了,」她笑道,「世子給各個院里派東西,我們那裡忙得很,實在是顧不得往各個屋裡送,你閑著的話去拿一下吧。」

家裡的人外出了,回來時的確會給各個房裡帶禮物,也不是多貴重,男人都是筆墨紙硯,女子們則是一些扇子等小玩物,不過世子這裡還是頭一次。

阿好一臉驚喜。

「真的?」她問道,有些不信,世子竟然會給她們帶東西,三年來連隻言片語都沒….

「不信?」銀環笑了,擺擺手,「那就罷了,不過也是,其實世子也沒說特意給你們,我不過是挨著院子傳話,正好從這裡過見到姐姐,就多嘴了,姐姐千萬就當我沒說..」

她說著調頭就走。

聽她這樣說,阿好就信了一大半,世子果然沒有點名要給她們,但也沒說沒有,既然是各個院子都有,秋桐院作為一個院子,去了也不算錯,再說如果自己過去,說不定能見到世子,運氣再好點能湊上去說句話…

「姐姐等等我。」阿好扔下竹竿,忙追上去,「夫人將你分到是世子院里了?這次夫人給世子院里添了幾個?」

一路說著話漸行漸遠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