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八章歸來

第二十八章歸來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2872

從七月初五開始,不斷有人在定西侯府來回奔波,傳來世子進了涿鹿城了,出了城了的時時消息,到七月初十便傳來進了永安府界了,自從這時起府里上下幾乎沒了日夜,白天黑夜都是人來人往,燈火通明,謝氏的院子里更是熱鬧。

素梅帶著小丫頭們走進來時,周姨娘和宋姨娘正從謝氏那裡告退。

「周姨娘,宋姨娘。」素梅避讓在一旁矮身施禮。

周姨娘看也沒看她一眼,宋姨娘瞥了她一眼。

「怎麼沒見你們姨娘?這時候斷不該少了她啊。」她似笑非笑道。

「我們姨奶奶這些日子害喜害的厲害,夫人不讓她出來,讓好好養著。」素梅答道。

宋姨娘便哦了聲。

「那真是要辛苦梅姑娘你了。」她意有所指的笑道。

「是奴婢的本分。」素梅低著頭答道。

「行了,跟她哪來那麼多話,走了。」周姨娘淡淡說道。

宋姨娘笑著跟上她。

素梅這才抬起頭,看著那兩個走開的身影撇了撇嘴,面露不屑,這邊屋子裡丫鬟已經通報進去了。

「你不在屋子裡守著那個,又跑來做什麼?」謝氏正翻看賬冊,低著頭看也沒看她說道。

素梅見屋子裡除了幾個管事娘子,還有四個十六七歲的丫頭站著,一個個低著頭但也掩不住喜氣洋洋。

她溜了眼,一面施禮一面含笑答話。

「姨奶奶熬了茶湯,想著夫人這幾日操勞,特意讓送來。」她忙接過小丫頭手裡的食盒,說道。

「她自己吃不好呢,還給我熬什麼茶湯。」謝氏淡淡說道,微微抬頭看了她一眼。

因為她沒發話也沒人敢來接,素梅捧著便有些尷尬。

「侯爺來了。」門外丫鬟們喊道。

話音未落定西侯就大步進來了。

素梅顧不得手裡捧著食盒,就驚喜的笑著接過去,謝氏坐在炕上沒動,嘴邊浮起一絲譏諷的笑。

「你怎麼在這裡啊?」定西侯看到素梅,含笑問道。

「我們姨奶奶熬了茶湯讓我送來。」素梅雙眼脈脈含情的看著定西侯嬌聲說道。

「她怎麼還做這個?不是說身子不舒服嗎?」定西侯說道,一面在炕上坐下來,招手,「拿來我嘗嘗。」

素梅大喜幾步過來,借著給他端出來,整個人都要倚在定西侯身上。

定西侯只是笑著,接過喝了一口。

「萍兒熬的好茶湯,在街上有名。」他笑著對謝氏說道。

謝氏抬眼看了他一眼,定西侯也覺得自己提了朱姨娘以前的出身有些不妥,笑著忙止住話頭。

「是我們姨奶奶教我,我做出來的。」素梅忙趁機說道。

「你做的?」定西侯很驚訝,點頭「不錯,不錯。」

謝氏笑了。

「有朱姨娘這麼個好主子,果然什麼都學的快。」她說道。

素梅只當沒聽懂她的話,只是對著定西侯又羞澀又期盼的笑,她和朱姨娘在一個院子里,如果定西侯不去她們那裡,她就見不到,更別提侍寢了,這些日子,朱姨娘害喜的厲害,定西侯有些潔癖便不去了,已經好些日子沒見他了。

才開臉做了小婦人的年輕女子這樣大膽的對著自己訴衷情,定西侯不由心中酥麻。

「告訴你們姨娘,我過會兒去看看她。」他說道,借著遞盅碗捏了捏素梅的手。

素梅面如朝霞歡天喜地的施禮道謝。

「成哥兒屋子裡的人挑好了,你看看怎麼樣?」謝氏淡淡說道。

屋子裡的四個丫頭忙沖侯爺施禮。

定西侯很認真的一一看過。

「不算太漂亮。」他以毒辣眼光評價道。

那四個丫頭有些羞愧的低下頭。

謝氏笑了。

「這幾個都是老實木訥的,你也知道成哥兒的脾氣。」她說道。

「男人家哪有不喜歡漂亮的。」定西侯搖頭說道。

謝氏面色拉下來,還沒說什麼,這邊定西侯卻又點頭。

「不過,也是,有月娘在,咱們家還沒比她更漂亮的,成哥兒那裡一人足矣。」他笑道。

謝氏心裡咯噔一下。

「月娘?怎麼提起她了?前幾天我還讓人去問,說還不好不想出來見人。」謝氏漫不經心的問道。

「哦,我方才路上遇到阿好..」定西侯笑道,撩衣裳盤坐在炕上,「阿好,那小丫頭,一笑兩虎牙…」

什麼時候遇到什麼人,定西侯關注總是長得什麼樣,謝氏心裡冷笑一聲。

這邊蘇媽媽很有眼色的擺擺手,帶著幾個丫頭退了出去,素梅遲疑一下,直到謝氏冷冷的掃了她一眼才忙低下頭出去了。

「在湖邊撈魚呢,真淘氣,被我喊了聲,嚇得跑了。」這邊定西侯笑著說道,似乎還能看到小女子如脫兔般而去的模樣。

謝氏可沒覺得哪裡好笑,她嗯了一聲,將賬本推給定西侯問開支岔開了話。

家中的庶務定西侯一向不關心,說了幾句就覺得坐不住走了,待他離開了,蘇媽媽帶著丫頭們剛進來,原本還笑著謝氏猛地沉下臉,一句話不說將手中的賬本嘩啦啦的摔在地上,嚇得一屋子裡丫頭忙跪下。

「你們都是死的嗎?手都伸到侯爺跟前了,還在這裡咧嘴對我笑!有這功夫,去對著你們新姨奶奶笑去吧!」

這話罵的重了,連蘇媽媽都半跪下了。

「老奴這就去查,老奴這就去查。」她叩頭說道。

她起身忙忙的往外走,還沒出門就聽外邊一陣喧鬧。

「夫人,夫人,世子回來了。」婆子丫鬟們笑著跑進來,一邊跑一邊喊。

謝氏猛地從炕上站下來,因為起的太猛差點跌倒,蘇媽媽已經調頭回來了,及時的扶住她。

「夫人,世子回來了。」她流淚喊道。

「快,快..」謝氏喜極而泣,扶著蘇媽媽疾步就往外走。

整個定西侯府都沸騰起來。

「幹什麼呢?」阿好拎著兩條小魚從花樹後轉出來時,聽見喧囂,再看有粗使丫頭從不遠處跑過,她忙喊了問。

那丫頭頭也沒回。

「快點,世子回來了,前邊放賞呢。」她說著話一溜煙的跑了。

阿好啊的驚叫一聲,手裡的魚也不要了,扔下撒腳就向秋桐院跑去。

秋桐院里齊悅正和阿如坐著說話,阿好咣當一下撞進來,嚇了二人一跳。

「誰欺負你了?」

「怎麼了?」

她們看著阿好被惡狗追一般的樣子都忙問道。

「不是..」阿好手扶著膝頭喘氣,「世…世子…回來了。」

齊悅和阿如同時色變,不同的是齊悅是驚懼,阿如則是驚喜。

「世子回來了?」阿如不可置信的跑下來拉著阿好問,「你看見了?」

「沒,都往夫人院里跑呢,府里都鬧開了,說是放賞呢。」阿好喘氣說道,一面拍著胸脯,這才哎呀一聲,「我的魚..」

魚?阿如暫時顧不得問哪來的魚,而是歡喜的扭頭看齊悅,才要張口說話。

「關門,關好門,這幾天誰也不準出去,也不見人,」齊悅一臉肅容的說道,「就說我病了,有賞就接著,有喜就道著,只是誰都不許出去,尤其是往夫人和世子那邊湊熱鬧。」

阿如和阿好愣了下,但很快她們都點點頭。

秋桐院虛掩的大門咯噔一聲插上了,將府里喧天的熱鬧隔絕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