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七章退避

第二十七章退避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843

秋桐院的反應很快就被有心人知道了。

「這麼說,沒給衣裳,她什麼都沒說?」周姨娘翻過一頁佛經,問道。

阿金點點頭。

「丫頭還被劉婆子罰的說跪就跪了?」周姨娘抬頭看她,笑道。

阿金嘆口氣,臉都有些發燒,苦笑一下。

「真沒想到,老夫人跟前出來的丫頭,竟然會向一個三等婆子下跪了…」周姨娘用手擋著嘴大笑道,「要真是老夫人送她回來的,只怕氣的一巴掌就要把她拉回去了…」

「少夫人也許是想要討個好。」阿金說道。

「討好?她傻了嗎?且不說她如今占著人家大兒媳的位置,就憑她是老夫人帶進府的這一點,這輩子,她是永遠不會討了那賤婦的好。」周姨娘嘴邊喊著一絲淡淡的笑說道,說著又自嘲的一笑,「這個,我怎麼還能指望她懂?罷了,各人各隨命吧。」

說著她看了阿金一眼。

「你還想去她那走走么?」她似笑非笑道。

阿金苦笑著忙搖頭。

「我就跟說過,爛泥就是爛泥,永遠扶不上牆。」周姨娘笑道,笑著又嘆了口氣,「當初老夫人對我若是有對她這般不管不顧的心,那賤婦哪有機會進門,我又怎麼會…」

她說到這裡,握著筆的手緊緊攥起,話到這裡驟然停下,望著眼前的佛經半響不語。

一旁的阿金只是低頭安靜的站著,似乎什麼都沒聽到什麼也沒看到,過了一刻,周姨娘又提起筆緩緩的抄寫經書,屋子裡又恢復安靜。

天近傍晚的時候,從侯爺夫人的榮安院後門出來往西,穿過一條夾道,就是侯府庫房所在,遠遠的看到幾個婦人走過來,聚在一起說笑的婆子們忙站好。

「周媽媽吃過了?」大家恭敬的笑著問好。

周媽媽含笑點頭。

「如今下雨的時候潮,不下雨的時候天又乾的厲害,防潮防水的,你們都注意點。」她一面說道。

「我們都知道,媽媽放心。」婆子們齊齊的笑答著。

得到消息更多的婦人小廝男人從門裡跑出來,自動站好對周媽媽問好,周媽媽一路看過去,走到最後,停在一個年約四十的婦人身上。

這婦人低著頭,穿著婆子們常穿的對襟衫,毫無出彩之處。

「馮姐姐,後日家裡有宴,是京城董國公的家眷,記得老夫人的庫里有件金玉擺件屏風,讓人搬出來擺一擺。」周媽媽含笑對她說道。

那婦人低著頭先是一施禮。

「是,」她說道,「可有對牌?」

周媽媽含笑拿出一個對牌。

那婦人看了眼。

「可有少夫人的對牌?」她垂眼問道。

四周無數視線看過來,那婦人只是低著頭沒有任何多餘的話。

周媽媽看著她依舊含笑,什麼也沒說,收回了手。

「世子就要回來了,這幾日家裡用東西的多,世子的院子也在修整,人來人往的,都仔細點。」她說道。

大家齊聲應著,看著周媽媽帶人走了,呼啦一聲把那婦人圍起來。

「董娘子,你是怎麼回事啊?」

「你想什麼呢?什麼還要少夫人的對牌?」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道,面色都有些憤憤。

「老夫人當時說過,她留下的是給少夫人的陪嫁,必須有少夫人的對牌才能開。」那婦人也不急也不惱,低著頭悶悶說道。

便又一個婦人嗤的笑了。

「董娘子,我知道你想什麼,是聽說少夫人的病這些日子好像好了,心裡便活絡起來了。」一個婦人陰陽怪氣的笑道,「不過也有可能,這次府里做衣裳,單單忘了少夫人的,說不定少夫人一氣之下就會拿著對牌來庫里挑料子衣裳首飾的…」

大家都笑起來,那婦人卻依舊低著頭不言不語的,似乎天聾地啞,大家又取笑她一時,這婦人始終無反應,便也都沒趣散去了。

七月初,世子歸家的日子終於有了確切的消息。

「果真如夫人所想的那樣,世子推了一路上州府的應酬,就要十五之前趕回來。」蘇媽媽擦著眼淚說道。

念世子信的小廝被謝氏賞了一大把錢送出去了。

謝氏神情激動有些坐立不安。

「我得去看看屋子收拾的怎麼樣?成哥兒不愛那些花啊草啊的,也不愛紅紅綠綠的配飾,可別一進家門就添堵…」她說道。

蘇媽媽笑著按她坐下來。

「夫人,您就放心吧,給世子收拾屋子的人都是跟著世子長大的人,哪裡還不知道這個。」她笑道。

謝氏就吐了口氣坐好。

「也不知道黑了瘦了沒…」她到底忍不住用手帕輕輕抹淚。

蘇媽媽陪著感念一番,又說了好些寬慰的話才好了。

「那女人最近可有什麼動靜?」謝氏收正神色問道。

「倒是沒有,老實的很,按照您的吩咐,請了大夫去瞧瞧,問好了沒,人都沒出屋,說還不好,不想見人。」蘇媽媽說道。

謝氏冷笑一聲。

「她有這麼識趣?果然是聰敏了…」她說道,「給我傳下話去,看好了,一旦起了那不該起的心思….」

她說到這裡,面色陰沉下來。

「…她病的也夠久了..」

蘇媽媽不由打個寒戰,垂下頭應聲是。

「夫人,山石採買來了,正往世子的院子里安置,夫人,您瞧瞧去唄。」大丫頭阿鸞掀帘子進來笑道。

屋子裡的氣氛頓時歡快起來。

「走,瞧瞧去,這可是侯爺親自為世子挑的…」謝氏笑道,扶著蘇媽媽的手站起來。

她這一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