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三章小名

第二十三章小名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797

看著這笑臉,阿如也露出笑臉,點點頭。

這是自弟弟出事後,阿如第二次回來,姐弟二人自是一番流淚。

「來,我瞧瞧傷口長得怎麼樣?」齊悅笑著說道,打斷他們姐弟的悲傷,「可有按我說的吃藥,不碰水,不劇烈運動,我讓人送來的藥棉紗布換上了沒?」

要是按照她的本意,隔個兩三天就要過來瞧瞧,傷口長得如何,有沒有發炎,順便還得換藥,但阿如死活不許她這樣,齊悅沒辦法,自己如果強行出來的話,不僅安慰不到這姑娘,反而讓她更憂心,也只得隨她去了,只是通過後門可以停留的貨郎傳話,還好這期間沒有出現感染。

「年輕人身體壯,傷口癒合的快,不錯。」齊悅查看完傷口滿意的笑了。

阿如的弟弟雖然不知道這女子是什麼人,但也感覺出身份比自己的姐姐要高的多,一直低著頭,局促不安,此時聽了這話,更是臉紅到了脖子梗。

「有點疼,忍忍啊。」齊悅笑道,從無菌換藥包里拿出剪刀鑷子。

「我幫忙按著。」阿如過來說道,帶著幾分緊張。

齊悅剪開了包紮,露出切口。

阿如只覺得一陣心悸,下意識的轉過頭不敢看。

「這是做什麼?」門縫裡陡然傳來一個聲音,正是前幾日那個胡大夫。

齊悅差點剪到肉,她吐了口氣,轉頭看門邊。

破舊的門關著,從縫裡露出一隻窺探的眼。

阿如氣急的過去拍門,嚇得那人從門邊站開了。

「我..我只是想看看…」胡大夫在外說道。

這邊齊悅不再理會,用鑷子提了線頭剪斷然後拉出了縫線,阿如的弟弟身子抖動著,死死的咬住唇,不讓痛呼聲出口。

「好了。」齊悅拉出最後一根縫線,笑著說道。

阿如弟弟整個身子都放鬆下來,下一刻便是冰涼頓時又繃緊了。

齊悅笑著酒精棉擦拭了傷口,用乾淨的紗布裹上。

「過幾天,自己摘下來就好了。」她這才站起身說道。

跟弟弟細細的交代後,阿如還是沒有多停留一刻,便要和齊悅回去。

走出門,那胡大夫還站在牆角等著。

「快給我」他一見阿如弟弟出來,雙眼放光的撲過來。

「你幹什麼?」阿如瞪眼喝道,擋在弟弟身前。

「我只是想看看而已。」胡大夫說道,看了眼齊悅。

齊悅笑了笑,走過去,將阿如弟弟傷口上的紗布揭開。

「喏,看吧。」

胡大夫瞪大眼屏住呼吸一寸一寸的看過去,神情驚訝而激動。

縫過的長長的傷口,翻著新鮮的肉色,沒有腐爛沒有惡臭,而最關鍵是這個傷者早已經恢復如常,跟以往那些不是流血流去半條命,就是傷口爛去半條命,躺個十天半月才能起身就是好運氣了的傷者完全不同。

「只要縫起來就…」他忍不住結結巴巴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齊悅打斷了。

「不是。」齊悅說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雖然是個小小的清創縫合手術,也不是你看看樣子就能畫成瓢的,你可別遇到類似傷者,就以為學我的樣子縫起來就能好了。」

技術藥方,都是醫家秘而不宣的,胡大夫哼了聲如是想著,沒有再說話。

「元寶,要是他再騷擾你,去告官。」阿如說道。

胡大夫哼了聲,晃了晃頭背著自己的破舊藥箱掉轉頭走了。

「姐,你回去,我沒事,都好了。」元寶說道,眼裡帶著不舍。

阿如看著他點點頭,又低聲囑咐幾句。

「就不能贖身嗎?」回去的路上,齊悅問道,「是不是錢不夠?」

「少夫人,阿如哪裡做的不好?您要趕阿如走?」阿如驚恐問道。

齊悅笑了。

「我趕你走幹嘛,我是說,要是贖身豈不是自由,何必跟人當奴婢。」她說道。

「奴婢就是奴婢,哪有該不該的。」阿如鬆了口氣,低頭說道,「少夫人快別說這樣的話了。」

此時她們已經走進定西侯府,因為說了這話,阿如似乎有點不高興,低著頭走在了前邊,齊悅也不知道自己哪裡說的不對,笑嘻嘻的跟在後面,不敢再提。

「月亮。」忽的一個聲音在後面響起。

齊悅的腳步猛地停下了,一股熱流從腳直衝到頭頂。

月亮是她的外號!只有熟悉的好友才這樣喚她!在這個孤零零的時空里,陡然聽得到有人喊自己的外號,簡直就是見到親人解放軍…。

她轉過身淚眼朦朧的看向說話的人。

這是一個年輕的男子,或者說少年,當然也是一般的古代打扮,看著齊悅幾乎要哭出來,他嚇了一跳,旋即面容有些複雜。

「你…沒事吧?」他問道。

「我..我..你是誰啊?」齊悅有些失態,抬手掩住口鼻,但眼淚還是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三少爺。」阿如從前邊忙過來,看到此人,驚訝的喚道,忙忙的施禮。

常雲起看著眼前女子的神情,他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少夫人,這是三少爺。」阿如忙對齊悅說道,不知道她怎麼突然這個樣子了,心裡又是驚訝又是焦急,一面忍不住扭頭看四下,所幸無人經過。

大嫂對著小叔子這樣失態的流淚,還指不定被一些下作的人怎麼嚼念呢。

三少爺?定西候的三兒子。

「你是不是也是從那邊來的?」齊悅顧不得理會阿如的話,急忙忙問道。

常雲起被她問的有些不解,下意識的就回頭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