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二章貪嘴

第二十二章貪嘴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2900

離得有些遠,院子里的燈也不是很亮,那女子的形容常雲起看不清楚。

「少爺,快走吧,讓人看到就….」彩娟低聲說道,聲音有些擔憂。

大晚上的小叔子站在嫂嫂院子前,的確是不太好。

「我就不能從這裡過一過了?丫鬟貪嘴吃,我就不能縱容一次了?」常雲起笑道,說這話抬腳慢行。

「明明可以不從這裡過的..」彩娟低聲嘀咕道,「我又沒非要吃..」

真是委屈,她不過是聞到香味,隨口說了句什麼東西這麼好吃,少爺就讓人家去吃。

「沒關係,去瞧瞧要來嘗嘗,去吧去吧,別弄的少爺我多苛待你似的,去吧。」

少爺這樣說,弄得她不去都不好意思…明明要嘴吃才是不好意思的事嘛。

常雲起只當沒聽見,從她手裡隨便抽過一隻串兒。

「這是什麼?大蒜?」他聞了聞驚訝的說道,「這個也能烤著吃啊?」

「是啊,哪有專門吃大蒜的?」彩娟不喜歡大蒜味道,乾脆掩住了口鼻,「秋桐院如今已經到了連大蒜也要用來充飢的地步了嗎?」

常雲起沒有說話,他看著手裡的連皮都被剝就那樣烤的大蒜,眼前浮現那個女子偷偷的烤豆子吃,被丫鬟們看到了一時傳為笑柄。

「果然是乞兒出身呢,放著金玉佳肴不吃,躲起來吃烤豆子,怪不得老話說狗兒改不了吃屎…」

齊月娘如同受驚的兔子一般眼裡泛著淚水驚恐站在院子里,如果可以她整個人都想要縮起來,縮成一團…

「食不分貴賤,天地有靈,生萬物,不管什麼都是上天的恩賜。」他緩緩說道,一口咬下去,蒜香四溢。

夜色深深,秋桐院上空的香氣漸漸散去。

「少夫人,夜露重,回屋歇息吧。」阿如低聲說道,看著躺在美人榻上用扇子遮著臉似乎睡著的齊悅。

這邊阿好吃的撐得在一旁打嗝。

「好,都去睡吧,明日該給你弟弟拆線了。」齊悅笑著起身。

「又要勞累夫人走一趟了。」阿如忙施禮道謝。

齊悅擺擺手示意她別說這樣的話,打著哈欠進屋子裡去了。

一夜無話。

「阿如姑娘請稍等,蘇媽媽正和庫房的人對賬。」一個丫頭笑眯眯的說道。

阿如說了聲有勞妹妹了,便站在一旁等著。

來往的婆子丫鬟不少,看到她都若隱若現的投來視線,但上前打招呼的卻幾乎沒有。

阿如一個人站在這裡,顯得那樣的突兀,但她的臉上卻沒有以往那種失意,反而帶著些許的笑意。

遠遠的見路上走來三四個人,其中一個連枝牡丹刺繡對襟衫挽著鬢攢著新開的花兒,搖搖晃晃的走在最前,正是已經抬了通房的素梅。

她正帶著笑意和身旁的小丫頭說什麼,抬眼看到這邊的阿如,那臉上的笑意就凝了下。

阿如轉開視線。

「阿如姐姐這一大早的來這裡站著做什麼?」素梅晃悠悠的走過來,笑問道,「今日不忙了?院子里的活做完了?」

秋桐院沒有使喚丫頭,只有她們主僕三人,一開始是忙亂的忘記了,後來則是故意忘了,所以阿如和阿好拿著一等二等丫頭的分例銀子,干著粗使丫頭婆子的活。

「姑娘臉上的傷倒是好了。」阿如轉過頭看她淡淡說道。

素梅的臉騰的紅了,那日在秋桐院所受的屈辱是她想都不願想起的。

要說阿如的嘴如此不留情面也不是太意外,想當初在老夫人跟前,哪個丫頭是好惹的,只不過這三年跟的主子讓大家覺得她完全是隨便捏的沒脾氣的泥人了。

素梅想到這裡又笑了。

「少夫人最近精神了很多啊,捎帶著姐姐的氣色也亮了,都有些扎眼。」她搖著小扇子說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來的快去的也快。」

「那就不用梅姑娘操心了,還是想著怎麼伺候好侯爺,盡好本分吧。」阿如淡淡說道。

阿如這態度讓素梅氣的咬牙切齒。

「芽兒,我有事要見見蘇媽媽,替我說一聲。」她轉頭對一旁看戲的小丫頭說道。

小丫頭始終保持笑眯眯的神情。

「梅姑娘,我先來的。」阿如說道。

「你也知道叫我一聲梅姑娘。」素梅晃著頭看她,綳著染得紅紅的唇,「那自然知道誰先誰後的規矩吧?」

阿如微微一笑,將手裡的對牌遞給那小丫頭。

「少夫人命我出門,請換對牌來。」她說道。

笑眯眯的小丫頭立刻伸手接過對牌,阿如一開始來只是以自己的身份來請見蘇媽媽,自然可以被稍微怠慢一點,但如今拿出少夫人的對牌,那就沒得商量了,說什麼就是什麼,要什麼就要給什麼。

「請姐姐稍等,我這就取來。」她笑著說道,又沖素梅含笑做請,「請梅姑娘隨我進來吧。」

素梅看著阿如咬牙冷笑,她本來沒事,見了蘇媽媽少不得還得費些口舌,但此時卻不得不進去,雖然已經當了通房丫頭,但跟大大夫人身邊的陪房相比,她還是個丫頭,端不得架子。

「拿主子壓人,但願你能永遠壓得住。」她冷笑一聲說道。

「我沒壓人,這只不過是事實而已。」阿如抿嘴一笑道。

少夫人的地位就在那裡擺著,你這個通房丫頭永遠也越不過去。

「梅姑娘,請吧。」小丫頭笑眯眯的說道,熱鬧看的差不多了,自己轉身先進去了。

素梅憤憤看了她一眼,甩著扇子跟進去了,不多時,那丫頭親自拿了對牌出來給阿如,阿如自去了。

這門口發生的短短的一幕,落在了或明或暗很多人的眼裡,很快就在有心人中傳遍了。

少夫人要出來當家理事了!

沒看到大丫鬟阿如又如同在老夫人身邊那般氣勢了!

其實阿如並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多氣勢,秋桐院依舊門可羅雀,走在路上她還是讓人避之不及,這個月的月銀子還是被遺忘了,提出更換的鍋碗瓢盆還是沒人理會,一切的一切如果她不主動,便沒人主動理會,唯一的改善是,當她主動走出來時,那些故意的冷落刁難不再那麼赤裸裸,但也僅此而已。

「不過,姐姐的確精神好了很多。」阿好笑道,將大早上才做好的一盒子雞蛋糕裝好,要阿如帶去給她弟弟吃。

「我只是覺得有了精神,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阿如笑道,制止她再往裡面放別的吃的,「好了,出門的時候還得查,讓人看到了不好,意思一下就好了。」

「是覺得,有了希望了,不像以前那樣,看不到頭。」阿好歪著頭想了想,說道,「我就是這樣想的,看到少夫人笑啊說話啊,我就不自覺地滿心亮堂堂的,也就說話啊走路啊都覺得有勁了。」

說到這裡,她點點頭,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感覺。

「如今的少夫人真好。」她又補充一句。

原本笑著的阿如一頓,笑容在臉上凝固了。

如今的少夫人…..

「阿如,快點走啦。」齊悅的聲音在院子里響起,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

「哎,好了。」阿好將食盒用布包好,口中大聲的應道嗎「少夫人,讓我也一起去吧。」

「不行,你看家吧,又不是什麼好玩好看的。」

聽著主僕兩個的對話,阿如從廚房裡走出來。

「阿如,記得拿著你要給你鄰居大嬸的衣服。」齊悅沖她笑道。

這笑容明媚而亮麗,如同這清晨的日光,能掃去一片陰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