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一章觀望

第二十一章觀望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818

周姨娘停下筆。

「月娘啊。」她慢慢說道,「最近她倒是挺熱鬧。」

「是啊。」阿金說道,「奴婢看,少夫人她終於醒過神來..」

周姨娘笑了。

「她…」她搖頭說道,一面繼續提筆抄寫經書,「她醒過嗎?我怎麼覺得她從進咱們家,就嚇得沒睡過,何談醒來?」

想到少夫人的樣子,阿金也有些無話可說。

「我早就說過,這種出身的孩子,底子骨子裡都是壞了的,除非洗經伐髓,否則是扶不起來,老夫人偏偏不聽,真是跟別人說的那樣鬼迷了心竅一般,竟然還做出求聖旨定姻緣的事,我知道在成哥的親事上,老夫人定然不會讓那賤婦好過,但這做的也太過了,何止那賤婦不好過,我們又佔得什麼好處?」周姨娘慢慢說道,說曾經想到如今,已經抄了三年佛經的心境還是亂了,落筆微抖。

她口中輕輕鬆鬆的說出賊婦這個稱呼,阿金神色淡然,還微微的點點頭。

「一個乞兒!一個乞兒!無父無母無親無靠,除了狠狠的打了那賊婦一耳光,自己也是傷了手,讓那賊婦在她死後瘋了似的報復,逼得我們措手不及無力還手,如果當初聽了我的話,挑個好的給成哥兒,也不至於我現在落到這個境地…..」周姨娘吐了口氣,放下筆,神情帶著幾分憤恨,「你知道今年的年禮那賊婦給我們周家送的什麼嗎?老夫人才去了三年,她就敢這麼做了,哥哥捎信來沖我發脾氣,我又有什麼辦法,難道我不想嗎?難道我不想像老夫人在的那時候一般風光嗎?」

阿金倒了杯茶端過來。

「姨奶奶,小心你的身子。」她低聲勸道。

周姨娘閉上眼緩了緩情緒,吃了口茶吐出一口氣。

「我這身子沒事,我不僅要比那賊婦多得侯爺的情,比她多生養了兒女,還要比她晚死,我一定會把身子養的好好的,我一定要看著她先死…」她緩緩說道,面上露出一絲笑。

「姨奶奶,我覺得少夫人這次不一樣了。」阿金停了一刻,還是開口說道,「不管怎麼說,她也是老夫人親自定下的人,在這府里要論起來,是姨奶奶您可以親近的,更何況,她的位子在那裡,您忘了,老夫人當初將管家的牌子是直接放到她手裡的,只待她成親三日後就撒手全部給她的,然後由姨奶奶您扶持著,只是沒想到到底老夫人那樣突然,少夫人她又哭的死去活來的變成那樣,姨奶奶怎麼說她也不聽,這才被大夫人抓住了機會拿過了管家權….」

周姨娘的手攥緊了茶杯,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過去的事就不提了,在她手裡跟在一個死人手裡有什麼區別?」她說道。

「可是這次少夫人做的很好。」阿金說道,「現如今全府里都知道少夫人她走了遭黃泉道,而且是老夫人親手推她回來的,老夫人既然讓她回來了,那自然是要她當家主事。」

周姨娘手轉著茶杯,聽著她的話,也不由一笑。

「說起來,還真是,」她看著阿金笑道,「這丫頭竟然會玩出這麼一招,說起來荒唐,但無可否認越是荒唐傳開的越快,大家印象也更深…」

「是吧,」阿金笑道,「還有,痛痛快快乾凈利索的教訓了一個丫頭幾個婆子,溜的周婆子和蘇婆子都驚訝的不得了,大夫人嘴上不說,暗地裡還是將府里查了遍,這還是說忌諱了?說到底,要是少夫人想要管家,她還真就不太好辦了。」

「都三年了,晚了。」周姨娘幽幽說道。

「姨奶奶,不晚,三年了,雖然老夫人的人被大夫人換的換攆的攆收服的收服,但也何嘗不是讓咱們看的清楚,哪些是真正能用的,哪些是牆頭草而已,如今那些還想著老夫人的人,只要少夫人一聲喚,她們必定死心塌地。」

「那賊婦嫁過來雖然十八年了,但被老夫人壓得死死的,就著三年而已,她縱然看似握住了侯府的大權,但不過是移栽的樹兒,根兒淺,那風兒如果厲害些的話….」周姨娘慢慢說道,神情變幻。

「是啊,所以,您看,奴婢是不是往秋桐院走一走?也好看看少夫人的口風。」阿金問道。

周姨娘沒有說話沉默一刻。

「還是罷了。」她最終說道,再次提起筆,「看看再說吧,你看著點那邊,但不可妄動,免得咱們檯子搭起來,結果戲子嗓子啞了,那到時候可就是咱們被晾在台上了。」

也是,想想少夫人一貫的性子,還真有這個可能,阿金嘆口氣。

「是奴婢太急躁了。」她說道。

「不急,慢慢來,耗了這麼久了,還在乎這一天兩天的。」周姨娘含笑說道。

阿金不再說話,安靜的研墨,桌案上裊裊而起的佛香在屋子裡彌散開來。

六月的天很是悶熱,尤其是當阿如看到院子里燃起的炭火時,更是覺得身上的汗唰的就下來。

阿如正有些興奮又激動的從齊悅手裡接過燒烤工作。

「….有明火了澆點水..」齊悅在一旁的美人榻上坐下,搖著小扇子,指揮著。

這邊阿如手忙腳亂但是滿臉笑的將各色食物放在鐵絲蒙上,因為動作不純熟,不是被燒到手放在嘴裡吮吸。

「阿如,我烤好了,你來嘗嘗。」齊悅看到阿如,笑著招呼道,一面指了指旁邊小石桌上擺著的吃食。

「…冬天下雪的時候家裡的小姐們也玩過這個」阿如笑著走過來幾步說道,不過那時候都是廚娘在忙碌,小丫頭們都不會去動手的,更別提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