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十章吃食

第二十章吃食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834

定西侯府如同如今的所有人家一般,都是一日兩餐,飯菜統一由廚房裡按照身份的高低依次往各個院里送。

如今老侯夫人不在了,那麼身份最高的內宅主婦便是侯夫人謝氏。

謝氏陪著定西侯走入飯廳的時候,站在屋子裡的姨娘們躬身施禮。

「侯爺大夫人休息的可好?」大家會一起問候。

定西侯家子女媳婦來不伺候早飯,這是自從大謝氏去世後定下的規矩,老侯夫人說媳婦作為家中的大婦,事務繁雜便要讓他們吃個自在飯,飯後過來說說話就可以了,因此在侯爺大夫人跟前伺候的便是自己屋子裡的姨娘們。

謝氏一如既往的微微點頭表示回答,定西侯則會含笑依次跟女人們說句話,無非是好,你怎麼樣,昨日都做了些什麼之類的寒暄話,當然也不會每個人都問到,因為定西候有五個妾侍,要是都問到的話這飯就要涼了,但這樣還是讓屋子裡的所有人都感覺愉悅。

他們夫妻坐下後,周姨娘便會親自捧過來手巾,讓定西侯和謝氏擦拭,原本這個是由庶長子的生母,黃姨娘來做的,不過黃姨娘這幾年身子越來越不好,謝氏免了她的規矩,不用日日來伺候,於是這個便由周姨娘接手了。

然後宋姨娘和柳姨娘便會捧著兩盞漱口茶,新進府來的朱姨娘因為有了身孕,被謝氏免侍立規矩,在一旁陪坐,但她還是待二人漱完口後恭敬的起身將筷子擺好。

這期間一直到吃完飯都安靜無聲,侍妾們布菜添飯也安靜無聲,只有偶爾詢問一兩聲要不要嘗嘗這個。

早飯很簡單,定西侯胃口好也不過吃了兩碗粥幾口小菜就放了碗筷,謝氏只是略進了半碗米粥。

然後又是一套重複的擦手漱口。

「你們快下去吃飯吧。」待做完這一切,謝氏便頷首說道。

姨娘們齊齊的施禮告退,她們退出門的時候,廚房裡便得知消息,備好的飯菜往各自的院子里送去。

周姨娘踏入院門,常雲起正坐在屋子裡翻看周姨娘日常抄寫的佛經,周姨娘的大丫頭阿金正陪著他說笑。

「怎麼這時候過來了?」周姨娘一面在跪著的小丫頭捧著的銅盆里洗手,一面問道,「可吃了雞蛋羹?」

少爺小姐們的飯菜是在侯夫人屋子擺飯之後就開始的,比姨娘們的要早。

「我都多大了,我不愛吃那個。」常雲起笑道。

周姨娘也不看她,只對屋子裡侍立的丫頭說道:「去告訴廚房,我這裡添一個雞蛋羹來。」

丫頭應聲是出去了。

「姨娘,別麻煩了。」常雲起有些無奈的喊道。

周姨娘已經過來了。

「沒事,不麻煩,我雖是姨娘,但在府里這麼多年了,份例飯菜之外再添個雞蛋羹還是能的,不會有人為了這麼個吃食打姨娘的臉。」她淡淡說道。

她伸手扳過他的臉認真瞧。

「張嘴我看看。」她一面說道。

常雲起笑著張嘴。

「已經好了。」他有些無奈的說道。

「看你下次還敢亂吃東西。」周姨娘自己看了也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臉,帶著幾分責備說道。

那日常雲起吃了齊悅的麻辣雞塊不僅嘴腫了,還是起了泡,以至於吃飯不痛快,讓周姨娘很是擔心。

「是哪個廚子做的?竟然放那麼多麻椒…」阿金在一旁隨口問道。

常雲起笑了笑,含糊一句亂亂的誰知道,便不再多說。

「姨娘日日抄這個,字是越來越好了。」他笑著岔開話題。

周姨娘的字是跟著自己祖父學的,在兄弟姐妹中是佼佼者,對於自己的字一向很是自信。

「說到字,我聽你父親說,你倒是不如以前了,家裡有你大哥一個從武就夠了,你趁早斷了那個心思,老老實實的給我讀書習字才是正道。」她說道。

常雲起笑著應了聲。

「那我幫娘抄抄佛經。」他口中說道,果然坐好提筆慢慢的書寫。

「這是我上了年紀的人打發時間,你年紀輕輕的少寫這個,都沒了血氣。」周姨娘說道。

她的聲音淡淡,帶著一絲寂寞憂傷。

常雲起的筆微微一停。

定西侯這短短的幾日身邊就添了兩個女人,從外邊帶回來一個女人,雖然這個女人在外邊是養了四五年了,但能進府便也是新人了,昨日還聽說朱姨娘屋裡的一個丫頭被抬了通房….

紅顏易老,但見新人笑。

常雲起透過珠簾看外間坐著慢慢吃飯的周姨娘,人到中年別有風情,但到底是再不見了那明媚韶華光彩。

她慢慢的吃的飯,桌上飯菜都是精挑細選的配置,上好的米,色香味俱全的菜,但周姨娘的動作卻顯得那樣索然寡味。

常雲起想起小時候在老夫人跟前時,父親常過來了一起吃飯,姨娘自然也在,一家人說說笑笑的坐在一起,姨娘那時候每咽下一粒米臉上都是幸福的笑。

只是那樣的日子很久都沒有了,也許以後都不會有了…

她吃的不是飯,是滿滿的寂寞。

常雲起嘆口氣,低下頭慢慢的抄寫經書。

院子里有丫頭們腳步聲以及低低的說笑聲,常雲起不由抬頭透過窗戶看去,見一個丫頭捧著食盒另有兩三個圍住她,不知道從食盒裡拿了什麼。

門口的婆子咳嗽一聲,丫頭們忙散開了。

「姨夫人,雞蛋羹來了。」捧著食盒的丫頭進來說道。

「給少爺端過去。」周姨娘說道。

那丫頭便過來了,對著常雲起矮身施禮,笑吟吟的喊了聲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