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十九章夜思

第十九章夜思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764

齊悅主僕三人回到家。

「這果然是救命的東西啊。」阿好抱著醫藥箱一臉的驚訝感嘆。

齊悅哦了聲。

「那個,你也知道了,當乞丐的時候沒辦法啦,沒有錢,被人打了被野狗咬了,都是靠自己的,久病成醫嘛。」她搓搓手說道,「所以祖母就一直帶著這個東西,給我看病也給其他的乞丐看病,慢慢的我都學會了。」

「是啊,要不然當年少夫人救了老夫人的命呢。」阿好認真的點頭,帶著滿面的崇拜看著齊悅。

看著她毫無懷疑的笑容,齊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同時又慶幸運氣好,這齊月娘以前真是懂醫的,還救過老太太的命,這一點是人盡皆知的,也好讓她有個緩衝,讓她編的瞎話不至於顯得太瞎..

這樣想著齊悅不由看了眼阿如。

阿如也正看著她,聽了阿好的話,垂下了頭。

「都累了,阿如,你快去歇會兒吧。」齊悅說道。

「少夫人,伺候少夫人是奴婢該做的,哪能為了外人就失了自己的本分。」阿如低頭說道,「奴婢伺候夫人洗洗吧。」

身上是黏黏的,齊悅點點頭。

「我去燒水做飯。」阿好說道,小心的將醫藥箱擦乾淨用布包好,給齊悅放回床上,用被子壓上,這才心滿意足的出去了。

吃飯的時候,齊悅和阿如都有些沉默,只有阿好高興的忍不住唧唧喳喳的說些救治阿如弟弟的事。

「那麼多血啊,少夫人一點也不害怕嗎?我都要嚇死了..」

「…少夫人,縫衣服的時候不疼,縫人的時候真的也不疼嗎?可是我被針扎到手還是會很疼的呢?」

齊悅被她問的只是笑,含糊的應付過去。

「少夫人..」阿好又開口說話,被阿如打斷了。

「你又忘了規矩。」阿如瞪眼說道,「少夫人吃飯呢,你哪來那麼多話?」

阿好吐吐舌頭,安靜的服侍齊悅吃飯,吃過後她們收拾了出,在小廚房裡坐下來吃剩下的。

「姐姐,少夫人真厲害啊…」阿好舉著碗還是一臉的激動,「那麼多血,她就一點也不害怕…」

說道這裡,她舉著筷子忘了吃飯。

「哎,姐姐,是不是走過黃泉路所以什麼都不怕了?」她壓低聲音說道。

一直沉默的阿如將碗筷重重的一放,嚇得阿好忙低頭。

「我不說了不說了。」她忙忙說道。

「不僅今日不許說了,以後也不許說。」阿如沉臉說道。

「為什麼?」阿好不解的問道,「少夫人這麼厲害…」

「少夫人金貴人兒,我們知道少夫人是菩薩心腸降尊為奴婢的弟弟救治,別的人呢?本來她們就背後嚼念少夫人,如今你再把這事嚷的滿院子去,她們指不定還要說出些什麼呢。」阿如說道,「夫人原本就不喜歡少夫人的出身,私底下說她是賤命,咱們何必再添把火,讓人說少夫人只會往咱們這些下人奴婢身上用心。」

阿好點點頭。

「是,我記下了,我一定不會往外說的。」她鄭重說道。

阿如看著她點點頭,神情放柔和。

「快吃吧,今日你也累壞了。」她說道,「謝謝你,阿好,你不知道當我看少夫人和你出現時,我心裡….」

她說到這裡眼圈紅了,聲音哽咽不能成言。

阿好也跟著掉眼淚。

「好姐姐,你快別說了,我都快嚇死了,這次多虧了有少夫人,沒想到她會親自來給我們要對牌,還把那些婆子說的一句話不敢回…..你不知道我當時心裡要急死了,想起那年你爹娘不在的時候,你足足在蘇媽媽門外跪了一天一夜….那是大雪天你差點死了過去,到現在落下的病根….我當時真怕,真怕你還要再這樣跪,那這雙腿就要廢了…」她說著說著比阿如哭的還厲害。

「快別哭了,讓少夫人聽見又要擔心了。」阿如忙勸道,一面拉起她給她擦眼淚,「所以少夫人的恩德我們要記在心裡,好好的做事,千萬不要給她惹來事端,少夫人在這個家,沒別人了…」

阿好綳著嘴點點頭。

「好了,咱們也快收拾了,早點睡,早點起,明日還有好些活要干。」阿如淚中帶笑說道。

夜色深深的時候,阿如還站在自己屋子裡的窗前往外看。

「少夫人還沒睡嗎?」阿好在床上翻個身問道。

阿如嗯了聲。

「姐姐,少夫人該不會害怕一個人睡,所以亮著燈吧?」阿好在床上嘀咕道,不過很快她又自己我否定,「少夫人都敢在人身上縫針,還有什麼害怕的…」

她嘰嘰咕咕的,阿如並沒有聽進去。

「少夫人以前都讓咱們兩個陪著才敢睡,如今一個也不陪….真是跟以前不一樣了…」阿好嘀咕道,打了個哈欠。

阿如嘆口氣轉身走開窗邊上床。

不一樣的何止這一點啊…

「..阿好,你說少夫人說的是不是有些奇怪啊?她喝了孟婆湯,為什麼不是所有的都忘記了,那些我們記得的她都不記得了,我們從來不記得不知道的那些,她…」阿如咬下唇低聲說道,「會做飯,還會治病..這些少夫人以前都沒提過…」

阿好已經睡得迷迷糊糊了。

「以前..少夫人沒跟我們說罷了…」她嘟嘟囔囔的說道。

「而且,你不覺得少夫人變了很多,愛笑愛說也會說敢說了..」阿如又問道。

「少夫人以前可能就是這樣的吧,她忘了現在了,只記得以前,以前的她我們又不知道…姐姐我好睏我先睡了…